“美食色情片”的原罪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丁香医生(ID:DingXiangYiSheng) ,作者:邓潇斐、天线,原文标题:《看了会长胖的视频,很多人天天沉迷于此》,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会在吃饭、睡前的闲暇时间,打开手机电脑,浏览自己喜欢的视频。

其中有一类视频,会让观看者心跳加速,口水直流,身体发热……那就是:

美食视频 !

图片来源:giphy.com

一口一个金黄的鸡腿是青春的散文诗,酥脆的脆皮在嘴里迸射出生命的火花,混合着鲜嫩的鸡腿肉爆发一场欲仙欲死的革命——

他咬下去了!

鸡肉裂开了!

比毛片更刺激的是:边看美食色情片边吃东西

食物色情片 (food porn) 已经全面占领吃播界了。

很多人一定都有这样的感觉:原本平平无奇的食物,到了美食视频中,会变得特别有诱惑力。

其实,都是套路……

以炸鸡为例,为了让它更具魅力,专业摄像师会一层一层把它剥光:

  • 第一层是金黄酥脆的外衣

  • 第二层是薄如蝉翼的包裹

  • 第三层是一个爆浆的、火辣的近景

此外,超高清的像素、艳丽的滤镜、繁复的光效、讲究的景深,配合着 ASMR (颅内高潮) 般的声音体验,都在给食物视频一层一层加码。

脆皮混着鸡肉,咔嚓咔嚓,散发着愉悦的卡路里之歌,这无尽的味蕾缱绻,这奔腾的美食旋律......每一帧画面,每一口咀嚼声,都令人心痒难耐。

食物色情片 (food porn) 这个词最早出现在 1979 年,由美国公众利益科学中心的迈克尔·乔布森 (Michael Jacobson) 提出,用来形容 “有些食物看起来太棒了,以至于超出了食物应有的范畴,甚至可以被认为有点色情。”

一些充满探索精神的研究人员,对比了大脑在看美食和看色情图片时的反应,发现:

相比于令人脸红心跳的小电影......它甚至会更刺激。

图片来源:giphy.com

2018 年,德克萨斯大学的弗朗西斯科·范思哲 (Francesco Versace) 和同事做了一个实验,给 49 名参与者呈现包括美食和色情图片在内的一系列图片的同时,记录他们的脑电活动。

图片来源:文献截图

其中,他们着重分析了一种名为 LPP 的脑电波成分,它通常是由视觉刺激诱发,与情感、动机相关,可以反映我们的大脑对某件事所代表信息的重视程度。

结果发现,总体而言,美食和色情图片所诱发的 LPP 幅度都明显高于中性图片。

图片来源:文献截图

更刺激的是,如果看到美食图片时还可以获得一颗巧克力糖,有 41% 的参与者,LPP 反映幅度比看见色情图片时要高几乎两倍。

对于近一半的人来说,美食片 + 糖果的组合,比色情图片更刺激。

这么快乐的事儿,谁顶得住啊……

美食视频看多了,可能是会长胖的

如果只是喜欢看吃播也就算了,但请低头看看自己腰上的肥肉……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

齐默尔曼和贝尔在 2009 年进行过一项研究,他们想知道 为什么爱看电视的小朋友会容易变胖。

研究结果发现,这些孩子体重指数上升的 主要原因是——广告看多了。

有人统计过,在美国,每周六早上的动画片里平均每 5 分钟就有 1 则食品广告。

这一现象被称为 “视觉饥饿”——即使在不饿的情况下,外部食物线索也会引起人们进食的欲望

美食色情片,并不满足于让人长胖

更可怕的是,吃得多只是开始,它还会让人吃得更不健康。

有心理学者做了一个试验,将参与者分成两组,A 组观看 10 分钟的烹饪节目,B 组观看 10 分钟的自然纪录片。并为参与者提供了三种可供选择的食物:健康的 (胡萝卜) ,有点不健康的 (奶酪卷) 和不健康的 (巧克力糖果)

结果看烹饪节目的参与者,明显比看自然纪录片的人吃了更多的巧克力糖果。

这表明, 观看与食物有关的视频时,我们更有可能选择并吃下更多不健康的食物

图片来源:文献截图

为什么看美食色情片时,我们会更想吃可乐、薯片、蛋糕、烤串、炸鸡、炸鸡、炸鸡……呢?

美食色情片还攻占了大脑的伏隔核

就吃东西而言,视觉和大脑总是搭配出现的。

视觉的一项核心工作,就是帮助人类找吃的,而大脑可以对找到的食物做出评价:安不安全、有没有营养、好不好吃……甚至可以从记忆里提取出它的味道。

当人类首次接触某种美味的食物 (例如炸鸡) 时,大脑奖赏 - 动机系统的核心区域之一 (伏隔核) ,负责快乐的多巴胺水平会上升。

这意味着大脑会把这种食物当做一种快乐的奖励,并牢牢记住这个食物的样子。以后再看到它图像,我们就会产生冲动:这个好,我要吃这个!

而会让我们留下快乐印象的食物,通常都是高油高糖的。

2012 年的一篇脑影像学研究发现,被美食图片诱发的激活水平与参与者 6 个月后的体重变化呈相关性。

也就是说,看见炸鸡后伏隔核越活跃的人,越可能长胖。

图片来源:文献截图

总之呢,前赴后继的科研工作者都非常努力,在各大核心期刊发了无数篇顶级论文,来论证看美食影片会影响我们的进食量和食物选择,并且最终论证了——

没有人能抵抗美食视频带来的诱惑,那是热量的呼唤,是大脑的快乐源泉!

如果你真的想享受吃播的同时,又能逃避长胖的宿命——

试试那些看起来就不太有食欲的沙拉吃播、豆汁儿吃播,或是一个......用料昂贵的吃播 (贫穷微笑. jpg)

参考文献

[1] Versace F, Frank D W, Stevens E M, et al. The reality of “food porn”: Larger brain responses to food-related cues than to erotic images predict cue-induced eating[J]. Psychophysiology, 2018, 56(4).

[2] Zimmerman F J, Bell J F. Associations of television content type and obesity in children[J]. 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2010, 100(2): 334-340.

[3] Passamonti L, Rowe J B, Schwarzbauer C, et al. Personality predicts the brain's response to viewing appetizing foods: the neural basis of a risk factor for overeating[J].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2009, 29(1): 43-51.

[4] Bodenlos J S, Wormuth B M. Watching a food-related television show and caloric intake. A laboratory study[J]. Appetite, 2013, 61: 8-12.

[5] Halford J C G, Boyland E J, Hughes G M, et al. Beyond-brand effect of television food advertisements on food choice in children: the effects of weight status[J]. Public health nutrition, 2008, 11(9): 897-904.

[6] Small D M, Jones-Gotman M, Dagher A. Feeding-induced dopamine release in dorsal striatum correlates with meal pleasantness ratings in healthy human volunteers[J]. Neuroimage, 2003, 19(4): 1709-1715.

[7] Volkow N D, Wang G J, Baler R D. Reward, dopamine and the control of food intake: implications for obesity[J].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2011, 15(1): 37-46.

[8] Pursey K M, Stanwell P, Callister R J, et al. Neural responses to visual food cues according to weight status: a systematic review of 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studies[J]. Frontiers in nutrition, 2014, 1: 7.

[9] Ohla K, Toepel U, Le Coutre J, et al. Visual-gustatory interaction: orbitofrontal and insular cortices mediate the effect of high-calorie visual food cues on taste pleasantness[J]. PloS one, 2012, 7(3): e32434.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丁香医生(ID:DingXiangYiSheng) ,作者:邓潇斐、天线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