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电影节集体“失约”背后:整个电影产业链都将产生连锁反应

2020年,全球的诸多电影节因疫情被迫失约。

3月20日,全球三大电影节之一的戛纳电影节官宣:原定于5月12日至23日举办的第73届戛纳电影节推迟,或将在6月底、7月初视疫情发展情况另行举办。

而在最新戛纳电影节的官方问答中,电影节组织者甚至给出了“今年的电影节可能延期,也可能被完全取消”的选项。目前,戛纳电影节举办场所影节宫甚至已经在收容无家可归者。

事实上,在今年上半年,对于聚集人员众多、造成感染风险巨大的电影节类活动来说,按时举办大都成了奢望。

除戛纳电影节之外,先后有多国的许多电影节宣布延期、举办时间待定,或直接宣布取消。

被迫失约的国内外电影节

早在3月4日,据北京国际电影节官方微信公众号消息,原定于2020年4月19日-26日在京举行的第十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延期举办;原定于4月举办的第3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也宣布延期举办,并取消了实体颁奖礼,改为录播形式。

随着疫情的风向由国内转至全球,世界范围内的电影节也纷纷被叫停:

美国方面,西南偏南电影节日前通过其官方推特宣布,因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2020年的西南偏南电影节正式取消。

西南偏南电影节创立于1987年,2019年吸引了超过40万人参会。根据统计报告,有26%的观众来自美国以外的105个不同的国家。节展主题涵盖电影、音乐、数字品牌营销、环境可持续性和科学技术等。本次因疫情取消,也是该文化节自创立以来第一次停办。

不过最终,该电影节完成了云审片单,在线上颁发了剧情片竞赛单元和纪录片竞赛单元的奖项。

与此同时,原定于2020年4月15日至26日在纽约举办的第19届翠贝卡电影节官方宣布也将延期举办,新日期仍在商榷中;于近日举办的迈阿密电影节也被叫停。

在其它国家,原定于3月12日至21日在吉达举行的沙特阿拉伯首届红海国际电影节也已被取消。

红海国际电影节致力于支持和展示沙特阿拉伯和“南半球”的电影,“南半球”主要指的是非洲、亚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的作品。电影节出师未捷的现状对于中东地区的电影发展来说,无疑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宣布取消的还包括瑞士的“国际电影节和人权论坛”(FIFDH)和在洛桑举行的“为电影着想”影展。FIFDH原计划于今年的3月6日到15日在日内瓦举行,通常会吸引来自30多个国家的大约四万名与会者。

此外,原定于3月5日至15日在希腊举行的第22届塞萨洛尼基纪录片展也已被推迟至5月下旬或6月初……

电影节失约带来的连锁反应

对于许多电影资深爱好者来说,一些电影节线下活动的取消已足够令人沮丧:少了一个能够先睹为快去观摩尚未上映新片的机会,少了一个集中观影的场域来回味经典影片带来的大银幕震撼,少了一次能与影迷一年一会交流心得的契机……

而对于整个电影行业来说,大型电影节的取消,或者哪怕是延期,对于电影产业链来说都有着难以估量的蝴蝶效应。

电影业的周期常被认为是从戛纳起,到戛纳止的一年,正如体育的奥运周期一样。因此,虽然每年的自然年开年在1月,对于许多电影人来说,位于电影节产业链金字塔顶的戛纳电影节所在的月份——5月,才是电影产业的开年之月。

大量的制片人和导演会在5月云集戛纳,希望在戛纳入围自己的影片。并且,即便影片在戛纳电影节没能入围,作为许多其它电影节的前哨站,这些电影也会成为其它电影节争抢的对象。在戛纳露过脸的影片自然降低了其它电影节公关的难度、增加了曝光的可能、提升了获奖的几率。

北京电影节策展人沙丹老师曾经在微博中谈到,“ 上海电影节的首映内容是接续着戛纳的,因为戛纳的影响力和对题材的包容度,如果一些影片不在戛纳首映,也不可能放到上影节去首映。换言之,戛纳电影节的推迟,可能造成接下来的诸多国际电影节鲜有新片可放的窘境。

如今,戛纳电影节宣称可能推迟至6月底、7月初,而上海国际电影节原本每年于6月初举行,这种时间上的“倒挂”在沙丹老师看来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因为上海国际电影节处在戛纳举办的20天之后,近年来抢滩的正是戛纳的入围影片。

而对于国内的其它B类电影节来说,上海国际电影节又成了国内的影展风向标。因此,上影节对全国影展来说也同样牵一发而动全身。

话锋再回到国际的戛纳。即便少数影片愿意越过戛纳电影节,而选择其它电影节首映,对于这些影片未来的市场影响力来说,也会大打折扣。正如一些好莱坞大片近期即便折损了部分宣发费用,也依然选择撤档一样——比起首映排期的改变,更大的损失来自于首映的时机。

著名影评人陀螺在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时表示, 戛纳电影节对原本就热门的影片来说,带来的主要是宣传效应;但对于冷门的优质影片,比如《何以为家》《燃烧女子的肖像》《悲惨世界》等来说,起到的是被大公司采买和被大众熟知的决定性作用。

在今年斩获了包括奥斯卡最佳影片在内多项大奖的《寄生虫》,也曾在去年的戛纳电影节就以全票获得了金棕榈奖。

因此,对于自己作品未来的市场寄予厚望的导演和制片人来说,很难选择错失戛纳。

这也意味着倘若今年的戛纳电影节彻底取消,就会有大量的优质影片加入明年的竞赛单元,两年的电影积压对于参赛者来说,无疑是灾难。

而对于全球其它电影节来说,类似于戛纳这样的A类塔尖电影节,推迟到自身举办时间之后,或者干脆取消,还意味着选片的“裸奔”。

各大其它电影节的选片人往往会在戛纳电影节的片单中大浪淘沙,找到符合自己电影节调性的影片,这也是历来许多电影人偷懒的做法。而戛纳电影节的延迟或取消,便意味着包括多伦多电影节、纽约电影节和平遥电影展等在内的这些选片人,缺少了可以参照的选片模板和范围,所有的影片近乎于盲选。

除了对其它电影节的影响外,戛纳电影节、北京电影节在内的大型电影节若仅仅是推迟,也将影响电影全产业链的生产与制作。

以往,在每个电影节的市场交易环节,影片在创投单元获得了青睐,便可以用投资方的经费加速剧本的细化、影片的拍摄和后期制作等等;而已经成片的影片所在的公司,则可以通过销售版权获得资金,从而用于开启下一部电影的制作。

而市场交易的延期,很可能造成一些影视公司资金周转困难,致使电影的制片周期延长。这对于原本因疫情影响而停滞了产业链末端院线放映、减缓了中游影片拍摄进度的电影公司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除非,像戛纳电影节这样的A类电影节的交易市场,并不选择与电影节时间共进退,而是如期在线上虚拟交易,对于影视公司来说,才能减少损失。

自从戛纳电影节开始举办的第14年——也就是1959年开始,电影交易市场已经在戛纳走过了60个年头,它也是全球第一个设立电影交易市场的电影节。全世界每年有大约70%的电影交易在此完成,显现出了其不可替代的作用。

当地时间3月18日,外媒曾报道戛纳电影节的电影市场因疫情将建立虚拟市场的计划,这场线上活动将于5月12日至23日举行。不过,自3月底戛纳推迟的消息官宣后,这个线上交易的计划也不再明朗。

尽管一些电影人表示,线上观看、交易样片与现场大银幕的效果大为不同,一些靠阳光与咖啡、酒杯的觥筹交错而拍板下来的交易量或许也不能与线上的买卖同日而语。但至少,若今年戛纳的电影交易还能够如期完成,那对于受疫情寒冬侵袭的不少电影公司来说,终究还能有一份如期的收入保障。(本文首发钛媒体App)

参考资料:

《戛纳电影节“失约”五月》,界面,作者:戴天文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