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苹果、亚马逊、微软之后,谷歌市值也突破万亿美元

谷歌母公司Alphabet迎来历史性时刻!

截至美东时间1月16日收盘(北京时间1月17日),谷歌母公司Alphabet周四股价涨至1451.7美元,市值10012亿美元首次突破1万亿美元,成为继苹果、亚马逊、微软之后第四家市值突破一万亿美元的美国科技巨头,目前在美国排名第三,前两名分为为1.38万亿美元的苹果及1.27万亿美元的微软,亚马逊则于去年冲破万亿后回落,最新市值9311万美元。

有分析人士表示,谷歌母公司Alphabet股价不断攀升的背后,是谷歌成功成为全球广告和营销支出向线上转移的最大受益者。近日,Alphabet宣布将于2月3日公布第四季度财报,多位华尔街分析师认为,其中的广告销售额数据将令人惊喜。

全球广告向线上转移的最大受益者

2018年8月,苹果成为第一家市值破万亿美元的美国科技公司,此后亚马逊和微软先后于2018年9月及2019年4月突破万亿市值。目前,苹果、微软市值依然保持在万亿以上,但亚马逊已回落至9311万美元。

回看历史数据,Alphabet股价在一年内上涨超过40%,这首先得益于全球广告和营销支出向线上转移的大趋势。业内普遍认为,其是这一趋势的最大受益者。因此,有华尔街分析师预计称,该公司2月3日发布的四季报中广告收入将为469亿美元,同比增长近20%。

另一方面,美国股市,尤其是美国科技股集体上涨的大势或许也是促使Alphabet股价上涨的宏观因素。美东时间1月16日,美国三大股指高开高走,再创历史新高,截至收盘,道琼斯工业指数上涨0.92%,报29297.64点;纳斯达克指数上涨1.06%,报9357.13点;标普500指数上涨0.84%,报3316.81点。大型科技股中,苹果涨1.25%,Facebook涨0.28%,亚马逊涨0.85%,谷歌母公司Alphabet涨0.76%,微软涨1.83%;奈飞跌0.13%。FAANG五大科技股中,仅奈飞收跌。

近日,多个机构及分析师上调了对Alphabet的预期。例如Evercore ISI将其股价目标从1350美元上调至1600美元,并预计Alphabet将继续“巩固其在搜索和视频广告领域的优势地位”。本周早些时候,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将其目标价上调至1735美元的高点,称该股“交易过于便宜”。根据这一价格,Alphabet的预期市值已经接近1.2万亿,但仍与微软存在差距。

再如,Jefferies将Alphabet的目标股价上调100美元至1650美元,使其成为华尔街最看好谷歌的机构之一,分析师蒂尔重申“买入”评级,认为得益于移动、YouTube和国际扩张的贡献不断增加,谷歌搜索实力在持续增强。据悉,在追踪的机构中,没有任何公司对Alphabet给予“卖出”评级,他们设定的Alphabet平均目标股价约为1467美元。根据这一目标,Alphabet已经基本达到其预期市值。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Alphabet的广告收入不及预期,或许也不会影响其股价上扬的大势。2019年10月29日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Alphabet第三季度营收405亿美元,市场预期为403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337亿美元增长20%;净利润70.68亿美元,市场预期为87.3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91.92亿美元下降23%;每股收益10.12美元,市场预估12.35美元。财报发布后,Alphabet股价回落数天后便恢复上涨。

一系列收购+新兴市场扩张

除去对广告收入的乐观预期外,Alphabet近年来的一系列收购,以及向云计算和自动驾驶汽车等新兴市场的扩张也促使其股价不断上涨。例如,去年6月谷歌云斥资26亿美元收购了数据分析企业looker。去年下半年,路透社报道称Alphabet正在与美国可穿戴设备制造商Fitbit洽谈收购事宜,以进军可穿戴设备领域。如若成功,这将是业内最大的一笔收购。

2019年初,Alphabet还跟投了共享出行平台Lime的D轮融资,这家公司是美国历史上最快的估值超过10亿美金的初创公司,也是美国最大的短途出行共享平台,还是全球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运营电动滑板车、电动自行车和自行车3种无桩共享出行产品的公司。

2019年上半年的Google I/O开发者大会上,谷歌推出了全新的搜索技术,巧妙地整合摄像头和增强现实(AR)技术,强化谷歌搜索结果的互动性和实用性。例如,在谷歌上搜索出的二维图片,可以直接转换成三维模型,并通过摄像头放在真实环境中。它们不仅可以活动,还能够接受放大、缩小、运动和转移等操作指令。

不过,Alphabet股价也曾因为性骚扰绯闻出现过下跌。去年8月,一位谷歌法律部门的女员工在社交网络上发表一篇针对时任首席财务官Drummond的文章,称其与自己及多位女员工存在不正当关系。受此影响,Alphabet股价曾跌至1147美元,距离7月份的最高价跌去9%。此后,董事会发起了一项调查,处理公司内部的不当性行为指控,而Drummond被列为调查对象之一,目前Drummond已经辞职。

事实上,在2018年至2019年期间,谷歌母公司的股东们已经向董事会发起了多起民事诉讼,其中就包括指控公司包庇性骚扰的高管,之后还向其支付高额的离职费用,并且试图掩盖其离职的真正原因。据纽约时报报道,谷歌前明星高管、被称为“安卓之父”的安迪·鲁宾尽管面临可信的性骚扰指控,但仍获得了谷歌9000万美元的离职金。这一报道引发了2018年11月多达20000名谷歌员工的全球性罢工,抗议他们认为对女性不安全的职场文化。

此外,越来越多的人呼吁加强隐私保护和反垄断监管,也是影响Alphabet的负面因素。

2018年10月,据外媒报道,Google+存在某种安全漏洞,允许第三方开发者访问用户资料,此安全漏洞出现在2015年,但谷歌直到今年三月才发现并修复,而且没有向外界公布。报道发布后,Alphabet股价两日内下跌6%,一名投资者还因此对Alphabet进行了起诉,声称该公司未能及时披露Google+隐私漏洞,结果导致用户个人信息曝光,也让投资者受到欺骗。

2019年12月,Alphabet公司对法官表示,该公司将在1月4日前提出拟议和解方案,以解决因为已经下架的Google+社交网络中的软件错误导致的数据泄露诉讼。 一位联邦法官上周计划于2月20日在加州圣何塞举行听证会,对该协议展开评估。

(钛媒体编辑石万佳综合,参考自新浪财经、投资界、DeepTech深科技)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