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保监会分类“排雷”中小银行风险

继包商银行、锦州银行和恒丰银行风险处置之后,河南伊川农商行和营口沿海银行相继出现风险事件,一时间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针对中小银行一系列风险事件,中国银保监会近日表示,中小银行的整体经营稳健,风险可控。各项经营和监管指标处于合理区间,有些指标高于监管。同时,国内有4500多家银行,个别银行在面对复杂多变的环境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出现问题,退出市场很正常。

如今,监管在处置风险手段上非常丰富,中小银行风险处于收敛状态。

据《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了解,股权结构、信用违约、同业业务、表外业务等方面是中小银行风险的高发区。监管已明确表示,将对不同风险分类进行处置。

从市场整体看,目前个别机构的风险仅限于小银行、非银金融机构。作为银行体系的核心,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压力都不大。

风险整体可控

近日,监管对外公布了河南伊川农商行和营口沿海银行两家银行所暴风险事件的详细情况,并对中小银行整体风险进行了表态。

银保监会农村银行部副主任纪艳梅介绍,伊川农商行的挤兑源于谣言。

10月28日,由于该行前任董事长因个人违法违纪问题被有关部门采取了强制措施,不明真相的群众在网络上开始传播这家机构倒闭谣言,引发了网点集中取款。

“在监管部门和人民银行及当地政府多方紧密配合下,到11月2日,事件已经基本平息,伊川农商行已经恢复到正常经营状态。”纪艳梅表示。

对于营口沿海银行的集中提款事件,银保监会城市商业银行监管部副主任刘荣认为是个偶然事件,也是谣言所致。“两名造谣人员已经被公安机关抓获。当前,营口沿海银行各项经营指标不错,流动性指标远远高于监管要求。” 刘荣指出。

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肖远企称,当前银行保险机构包括中小机构整体经营稳健,风险可控。有个别机构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积累了一些问题,有些问题还比较突出,但这些机构出现的风险也是完全可以控制的。

“排雷”股东风险

事实上,监管对于银行业乱象的整治已有两年时间。两年来,中国银保监会展开了多次专项整治工作,并出台了一系列法规进行风险“排雷”。

“中小银行的股东风险是最大的风险。”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向记者表示。他认为,一些股东通过对银行的持股,展开关联交易、利益输送,甚至将银行作为提款机。“中小银行的风险抵御能力本就相对较弱,经不起折腾。”该人士指出。

2018年1月5日,监管出台《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强化对银行股东的管理。但是,个别中小银行存在的问题仍然较严重。

据记者了解,2018年中国银保监会对农村中小银行股东及持股情况进行了一次大规模排查,覆盖全部农商行、农合行、农信社。2019年4月底,监管公布了此次排查结果,并表明一些问题比较突出。

银保监会表示,部分机构关联交易控制不足,未制定关联交易管理制度,关联方授信余额未纳入全面授信管理,甚至通过不当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

此外,少数机构部分股东通过违规筹资、资质造假、委托代持等方式入股;少数股东集团突破入股机构家数限制形成“资金系”;少数机构股东通过隐性关联谋求控制主导经营,越权干预机构经营以服务自身利益,甚至指使机构向其发放贷款后拒不归还,恶意“掏空”机构,将其作为自身“提款机”。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监管对于银行金融机构的股权监管也对银行股权交易市场产生了较大影响。此前,一些企业为了能够与银行建立较好关系以便业务开展,入股银行的意愿很强烈。但是,在银行股权管理相关办法出台后,市场交易持续降温。

相较于股东风险而言,同业业务、表外业务等业务风险目前已有很大收敛,这得益于银保监会此前的“三三四十”专项检查。

“同业业务和表外业务在扩张时存在违规兜底出保函、绕道给限制行业提供资金等行为,这也是出现‘萝卜章’事件和通道业务盛行的原因。”

上述股份行人士认为,银行业借助同业、表外等业务无序扩张的时代已经终结,虚增的“泡沫”被持续挤出。随着穿透式监管的深入,表外业务将加速“回表”,为金融的“脱虚向实”打下基础。

关注信用风险

11月12日,银保监会公布了前三季度银行业主要经营指标,上市银行和中小银行分化明显。

数据显示,2019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3672亿元,不良贷款率1.86%,拨备覆盖率187.63%,贷款拨备率3.49%。单季不良贷款和关注类贷款同步小幅增加。

2019年前三季度,不良贷款余额增长3058亿元,同比少增207亿元;不良贷款率1.86%,较年初增加0.03个百分点,较上季末增加0.05个百分点。关注类贷款占比3%,较上季末增加0.06个百分点,较年初下降0.13个百分点。

实际上,随着经济增速放缓,中小银行风险抵御能力相对较弱的情况已经逐渐显现出来。

在二季度末不良率上升0.42个百分点至2.30%之后,城商行三季度末不良率继续上行0.18个百分点至2.48%。农村金融机构的不良率则由二季度末的3.95%升至三季度末的4%。

此外,城商行和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也面临不足的困境。

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国有大行、股份行、民营银行以及外资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40.20%、198.77%、384.64%和270.63%,接近或高于200%。但是城商行与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则均已经低于150%,分别下降至147.99%和130.81%。

如果将关注贷款等考虑在内,中小银行的资产质量压力则更大。

“在业务模式上,部分农商行此前债券投资占比很高。随着经济增速下行,债券的违约情况将会越来越多,受此影响的农商行将不在少数。

另外,中小银行的客户群体较大型银行更加下沉,这也意味着客户的风险更高。”一家券商分析师认为,中小银行的不良率恐仍未见顶,短期内可能还有一个持续上行的过程。

据彭博社近日报道,对于处置中小银行风险的问题,监管层正考虑通过中小银行合并重组以降低风险。

“机构的重组可能只会针对个别银行进行,大规模的合并重组在实施上很难。”上述分析师认为,中小银行的经营存在地域限制,跨地域的合并涉及到监管、股东等多方面,并且需要各方能够达成一致。

推荐阅读:

与国同立,土耳其一家百年银行的前世今生

创新可圈可点,罚款却接连不断,浦发银行怎么了?

京东要开银行了,但还差临门一脚

编辑:马晓龙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