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山泉老板竟是医药界隐形富豪?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八点健闻(ID:HealthInsight) ,作者:吴晔婷 ,原标题 《这只医药股1个月涨9倍,农夫山泉老板竟是医药界隐形富豪》, 题图来自:IC photo

1个多月的时间,21个涨停,股价从8.75元上涨至84.82元,涨幅接近9倍,而且还没停下,万泰生物有可能成为2020年涨得最多的新股。这也远远超过2018年时药明康德16个涨停和接近5倍的涨幅。

和股价一同上涨的,还有实控人钟睒睒的身价,他持有的万泰生物股份价值已经达到276亿元。2001年9月,他花费1710万元买入万泰生物95%股权,19年过去,已经增值了1600倍。而低调的钟睒睒,最为人所知的商业版图,是即将在港交所上市的农夫山泉, 估计上市后将是千亿市值,钟睒睒的财富也将超过1000亿。

万泰生物成立于1991年,最初是一家中日合资企业,此后股权几经转换,主营业务倒没变化,主要从事体外诊断试剂、体外诊断仪器及疫苗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虽说以疫苗为主营业务,但万泰生物第一款疫苗从1998年开始研发,直到2012年才上市,而且这是一款戊肝疫苗,2019年销售收入只有1400多万,占比不到2%。

到了今年,第一款真正有市场前景的主打产品、从2003年开始研发的2价人乳头瘤病毒疫苗 (HPV疫苗,宫颈癌疫苗) 馨可宁 (Cecolin) 才上市,而万泰生物投入的研发费用已经超过11亿元 ,可见医药行业真的需要时间和资金的锤炼。

万泰生物的馨可宁是全球第三款HPV疫苗,同一天获批的,还有沃森生物的13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这是中国第一款13价肺炎疫苗,对标“疫苗之王”——辉瑞年销售额58亿美元的沛儿。而新冠疫情爆发后,康希诺和科兴生物都处于全球新冠疫苗研发的第一序列。

那么,中国的疫苗行业,是否开始从过去的销售驱动,转向重视研发、两条腿并重的趋势上?万泰生物的火爆,是2018年“疫苗危机”后行业走出阴影的投射,还是新冠疫情下对疫苗股票的一场资本炒作?

股价涨9倍、21个涨停是什么水平?

自4月29日登陆沪市主板以来,万泰生物稳定地保持着每个交易日涨停的节奏,至6月1日, 连续收获了21个一字涨停板

截至目前,创造了今年登陆沪市主板新股的记录的,是2月上市的斯达半导,实现了22个一字涨停板。其次便是万泰生物,而 万泰生物目前仍未开板,有望破记录。

而把时间向前推放到更长的周期里,根据Wind数据统计,自2014年实行新股上市首日涨跌幅限制以来,共有51只新股上市后的一字连板数量突破20个。自2017年10月上市的聚灿光电之后,斯达半导、万泰生物是两年多来仅有的两只达到20个一字连板的新股。 同样在医药领域,上一个连板数量较多的是2018年上市的药明康德,经16个一字板从首发的21.6元一路上涨至92.91元。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万泰生物2017、2018、2019年分别实现了9.49亿、9.83亿元和11.84亿元的营收,这其中比重最大的是诊断试剂。不过这个构成即将发生变化,万泰生物的HPV疫苗已于今年5月正式上市,该公司预计销售收入将迎来爆发式的增长。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万泰生物联合厦门大学国家传染病诊断试剂与疫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NIDVD) 研发出了新型冠状病毒抗体检测试剂盒 (双抗原夹心法) 等11种检测试剂,并投入了重组蛋白新冠状病毒候选疫苗 (COVID-19XWG-03) 的研发。

与新冠相关的检测试剂盒和疫苗是万泰连涨的重要原因,一位证券分析师向八点健闻分析,检测和疫苗是万泰涉及的两个重要概念,前者产品质量得到了国际认可,出口至多国;后者因为最终能够完全对抗新冠病毒的将会是疫苗,而参与新冠疫苗研发的公司包括万泰生物在内都有一定程度的超涨。

检测+疫苗,万泰生物踏准疫情需求

体外诊断和疫苗是万泰生物的核心业务。

体外诊断是指在人体之外,通过对人体的样本 (血液、体液、细胞、组织等) 进行检测而获取临床诊断信息的诊断方法,国际上统称为 IVD (In-Vitro Diagnostics) 。新冠疫情期间,咽拭子采样进行核酸检测就是一种体外诊断方式。

根据其招股说明书,万泰生物在艾滋、肝炎、结核、登革病毒等方面形成了特色检测产品。2019年,诊断试剂和诊断仪器为万泰创造了12亿元的营业收入,占比超过八成。

相比体外诊断,疫苗研发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研发上市所需的时间也会更久。目前研发管线包括了重组戊型肝炎疫苗、二价宫颈癌疫苗、九价宫颈癌疫苗、新一代宫颈癌疫苗、冻干水痘活疫苗,其中仅前两者获批上市。

万泰在招股书中对其核心竞争力归结于研发能力,截至2019年底,公司拥有一支382人的研发团队,占员工总数比为21.41%。

来源:万泰生物招股书

此外,万泰生物和厦门大学共同组建国家传染病诊断试剂与疫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与厦门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夏宁邵团队保持紧密合作,万泰生物每年提供不低于1000万元的研究经费,享有研究成果的知识产权。

报告期内,万泰投入的研发费用分别为 1.59亿元、1.38亿元和1.6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在 15%左右。

来源:万泰生物招股书

这个比例在行业中处于较高位置,但是和占比近30%的销售费用相比,这个比例仍然是不高的。

疫情爆发之后,万泰生物投入了新冠抗体检测试剂盒和新冠疫苗的研发。

3月,新型冠状病毒抗体检测试剂盒 (化学发光微粒子免疫检测法) 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应急审批通过,成为当时已审批通过的 5 个新冠病毒抗体检测试剂之一。此后,万泰生物联合厦门大学国家传染病诊断试剂与疫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NIDVD) 研发出了新型冠状病毒抗体检测试剂盒 (双抗原夹心法) 等11种检测试剂。 截至3月30日,万泰生物已向国内供应43.7万人份的检测试剂,国外50.2万人份。

根据万泰披露的信息,该产品是采用双抗原夹心法检测血液样本中的新冠病毒总抗体 (包括 IgM、 IgG 和 IgA 等各种抗体类型) ,从方法学上保障试剂具有更高的灵敏度和更好的特异性、降低假阳率。此后,万泰研发的多个新冠病毒抗体检测试剂盒获欧盟CE认证,并出口供应至韩国、 意大利、匈牙利、奥地利、荷兰等国。

4月2日,万泰生物与葛兰素史克 (GSK) 联合宣布,双方已在新冠病毒研发上开展合作。但目前来看,相比其他在研新冠疫苗,万泰生物的进度已经落后了。

来源:国盛证券

HPV疫苗五月正式上市,价格是进口疫苗的一半

HPV疫苗的上市对万泰生物来说,是一个里程碑。

根据其招股说明书,作为全球第三家宫颈癌疫苗供应商、中国第一个上市的国产HPV疫苗,万泰预计领先国内同行 2 年左右。

这个市场很庞大,根据万泰的测算, 目前国内适合进行宫颈癌疫苗接种的 9~45 岁女性共计约 3 亿人 ,按国产宫颈癌疫苗售价为进口疫苗的 1/2 (约 300 元/剂,900 元/人) 计算,存量市场规模高达 2700 亿元,按 1%的疫苗接种率估计市场需求为 27 亿元。

目前市场上可获得的宫颈癌疫苗分为二价、四价、九价,数字越大,能预防的病毒型号就越多。二价疫苗针对宫颈癌预防的总体保护效力为84.5%,九价疫苗的总体保护效力是92%。

图片来源:厦门大学公众号

价格和低龄人群是万泰的二价疫苗的优势,定价为329元/针,9至14岁接种全程需两针,即658元;超过14岁者全程需三针,即987元。而GSK的二价疫苗为580元/支,全程三针共花费1740元,默克的四价和九价疫苗则分别为798元/支、1298元/支,三针需要2394元和3894元。

在刚刚过去的五月,馨可宁已经正式上市,支付宝上已经能够看到国产HPV疫苗的投放广告。

图片来源:支付宝app推荐截图

不过,对于市场需求,也有悲观的预期。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此前接受时间财经采访时表示,万泰生物二价宫颈癌疫苗对目前国内市场格局不会造成较大改变,因为宫颈癌疫苗的消费属性较强,消费者更喜欢九价的,二价宫颈癌疫苗优势较弱。

万泰生物的合作方厦门大学此前表示, 首批投放的区域为湖北、新疆、吉林、云南、江苏、山东等省份。 从这一市场布局来看,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开与默沙东和GSK的正面交锋,用性价比打开二三线城市市场。

来源:支付宝

除了2价疫苗,9价HPV疫苗也在万泰的研发规划中,2017年获得批件、2019年完成了1期临床,目前已进入了2期临床,领先于其他国内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 万泰关于HPV疫苗的研发技术能够帮助9价疫苗的保护率从92%提升至99%,这获得了该行业领先企业GSK的认可 ,将向万泰生物支付共计1.34亿欧元里程碑款 (约合10亿元人民币) ,用万泰的HPV疫苗抗原技术开发新型宫颈癌疫苗,并向万泰分享国际市场销售收入。2019年11月,万泰收到了首期1100万欧元 (约合8500万元人民币) 里程碑款。

中国疫苗行业的变化,正在发生

过去很多年,中国的疫苗产业是销售驱动型的。

君临投研机构在一篇文章中把中国的疫苗产业描述为: 典型的“两条腿一大一小走路”的驱动模式,研发是小腿,销售是大腿 ,因为前期研发成本高、后期生产成本低,只有卖的越多,才能快速回本,并产生数倍于营收增长的利润。所以谁能把疫苗卖出去,白花花的现大洋挣回来,谁地位就高。典型的疫苗企业中,智飞生物的蒋仁生销售出身,康泰生物的杜伟民销售出身,长生生物高俊芳财务出身,她老公兼副总张友奎销售出身,沃森生物董事长李云春也是销售出身。

销售驱动的好处是可以快速获得现金流,有利于反哺研发,推出新的疫苗。

但销售驱动也容易走入灰色地带。例如长生生物2017年销售费用5.83亿元,而销售人员一共25人,人均年度销售费用超过2300万。在裁判文书网中可以找出很多涉及疫苗经销商行贿疾控中心工作人员的案件。

万泰生物前期疫苗的销售较少,不过,在检测试剂的销售中,该公司也卷入了一例医院检验科主任的受贿案中,公司整体销售费用占比也很高,接近30%。

而在重销售的同时,如果轻了产品,就容易出问题。极端的案例就像2018年的长生生物疫苗事件,将不合格的疫苗推向了市场。

事件之后,疫苗行业陷入信任危机,面临重新洗牌。

而产品研发这一端,陆续传来好消息。2019年12月31日,万泰生物的HPV疫苗和沃森生物的13价肺炎疫苗同时获批,在这两个领域有了和进口疫苗竞争的空间。而在新冠疫苗的研发竞赛中,全球130多个项目,康希诺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和科兴生物的灭活疫苗,是极少数最早进入临床试验的项目。

不过,刚刚获批的疫苗,在上市之后的反馈到底怎么样,现在还不得而知。万泰生物的这一波火爆行情,和疫情之下生物医疗行业整体的上涨也有关系,根据wind的细分行业指数来看,如果把最新的指数数据与年初数据相比计算涨幅,医疗保健社保与用品指数 (50.65%) 、生物科技指数 (45.37%) 、生命科学工具和服务指数 (26.01%) 等均排列靠前,像康希诺的股票,在高峰时也上涨了3倍。

中国的疫苗行业,是否会从销售驱动转向销售、研发并重的模式,现在还无法得出结论。但变化,正在发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八点健闻(ID:HealthInsight) ,作者:吴晔婷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