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员”蔡崇信的新战场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全天候科技,作者张吉龙,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放下“枪杆”后,被称为“阿里巴巴篮球打得最好”的合伙人蔡崇信终于将自己的业余爱好变成了新的事业。

两个月之前,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通过全员信宣布阿里新一轮的组织升级,其中一项就是阿里巴巴CFO武卫接棒蔡崇信兼任集团战略投资部负责人,这意味着蔡崇信完成工作交接,告别具体战投工作。

从阿里淡出后,蔡崇信将重心放到了自己的体育事业上。

近日根据NBA官网报道,蔡崇信将斥资13.5亿美元收购NBA球队布鲁克林篮网队51%的股份,此外还将花费7亿美金收购巴克莱中心。由于2018年蔡崇信已经花费10亿美元收购了篮网队49%的股份,因此在此次交易完成后,他将成为篮网队唯一的股东,也是NBA历史上第二位中国老板,高达23.5亿美元的交易也成为NBA历史上最昂贵的交易。

蔡崇信收购篮网交易达成,图片来源:篮网官网微博

从1999年加入阿里迄今已20年,蔡崇信一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在人人都要取花名的阿里,他是极少数甚至可能是唯一用英文名的人;喜欢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在2019年之前,极少接受国内媒体的采访,更没有任何一家国内媒体能够专访到他;虽然是马云的副手,但从来没和马云在一起工作,就连阿里内部员工也很少见到他或者讨论他,2014年他才第一次在国内与媒体见面,就连阿里员工也第一时间更新微信朋友圈,感慨“终于见到活的了”。

然而,对于阿里和中国互联网来说,蔡崇信的影响力不容忽视。

在阿里前二十年的发展历程中,从融资到港股上市,再到退市私有化,最后又在美股上市,蔡崇信参与了每一个重大的事件。

他所执掌的阿里战投部在过去十年对外投资了800亿美元,成为搅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关键势力之一。

随着2019年9月10日,马云将正式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阿里的第一代管理层核心开始陆续退出,原首席战略官曾鸣、董事局执行副主席蔡崇信也进入处于退休或者半退休状态。

但作为身价接近百亿的原“阿里财神爷”,蔡崇信显然不打算离开资本圈。

“我还会专注投资领域”,他说。除了他本身是阿里的永久合伙人,需要留在阿里扶持新人外,蔡崇信还在体育领域建立了一块新阵地,而这将成为他的新战场。

体育和慈善布局

实际上在体育领域,蔡崇信已经建立了一个体育方阵。

除了篮网队之外,早在2017年蔡崇信已经在圣地亚哥购买了一支 NLL(国家曲棍球联盟) 的扩张球队;2019年初,以蔡崇信为首的投资集团完成收购WNBA(美国职业女篮)纽约自由队。

对于了解蔡崇信的人来说,不难理解他对体育投资的狂热。

蔡崇信本身就是一个体育爱好者,喜欢曲棍球和篮球运动,并且是一名NBA铁杆球迷,“我高中、大学时都玩过长曲棍球,还曾是大学校队成员。”一些资料显示,早在蔡崇信大学期间,他就加入耶鲁大学校篮球队。甚至在工作时他还关注NBA的比赛,“国内开会没时间(看球),我偷偷拿出手机看了几眼”。

但是从个人爱好到拿出资金收购一家NBA球队并不容易。在蔡崇信之前,中国体育营销公司双刃剑体育创始人蒋立章购买了森林狼队5%的股份,成为第一位NBA中国籍老板。

至于蔡崇信为何收购篮网这一NBA排名靠后的球队,他解释称,“NBA 的收购不是说随时的,当时恰好篮网有出售的意愿。所以就出手了”,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蔡自己对纽约的情结,“我在这个城市读书、就业,我和我夫人认识也在这里。”

但是对于蔡崇信而言,投资并非简单的处于个人的爱好或者怀旧,实际上更重要的是长远考量。

在收购篮网球队的背后,蔡崇信看重的是NBA在中国的市场前景。“我收购篮网队,投资了一个球队,等于投资了 NBA。”蔡崇信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

因此对蔡崇信而言,投资篮网更像是一种伏笔,除了完成自己的体育梦之外,还为 NBA 在中国的未来“下注”。

一个更明显的信号是在2018年10月,2018年NBA中国赛上海站赛前发布会上,NBA主席萧华(Adam Silver)称,蔡崇信已加入NBA董事会。他称蔡崇信拥有互联网和电商行业的双重背景,加入NBA董事会后帮助NBA在中国更好地发展。

多年来,由于在中国球迷众多,NBA在中国已经形成了庞大的商业体系。2017年6月,NBA中国CEO舒德伟透露,大中华区通过电视观看NBA的人数达到7.5亿。且NBA中国在体育转播、门票收入、广告赞助方面已经形成了完整的市场。

在预见了体育行业的广阔前景后,不仅阿里,目前腾讯、今日头条都已经在体育领域展开布局。

今年7月底,NBA和腾讯共同宣布,双方将再度携手五年,腾讯将继续作为“NBA中国数字媒体独家官方合作伙伴” 至2025年,权益包括NBA赛事直播、点播、短视频在内的全方位观赛和互动体验。据第一财经此前报道,为此腾讯下了“血本”,费用高达15亿美元,是上个五年价格的三倍之多。

去年11月,NBA和字节跳动也宣布,就NBA短视频相关权益达成一年半的合作,字节跳动旗下诸多产品比如日头条、抖音(包括Tik-Tok)、西瓜视频均拥有NBA短视频权益。

近些年,阿里一直在大手笔投资体育领域。阿里旗下的优酷拿下2018年世界杯的官方版权;而蔡崇信此前也运作了包括阿里体育和美国 NCAA 冠军联盟 Pac-12 的战略合作,向中国观众独家引进后者旗下足球、曲棍球等 175 多场赛事。

蔡崇信认为,自己在体育方面的投资也对阿里体育产业起到积极作用。“我个人在体育上面的投资,跟阿里要做的一些事情有可能是结合起来的,我在篮网队的投资对阿里也有一些战略性的意义。”

体育产业之外,慈善也是蔡崇信近来关注的新事业。

2018年10月,斯坦福大学神经科学研究院突然在官网宣布进行改名,该研究院官网宣布将“the Stanford NeuroscienceInstitue”更名为“Wu Tsai神经科学研究所”(Wu Tsai NeurosciencesInstitute)。改名的原因是为了感谢感谢蔡崇信和他的妻子吴明华等慈善家对于该学学院价值2.5亿美元的捐赠。

据蔡崇信的说法,他的捐款是为了支持人类在大脑方面的研究,更好地了解大脑在健康和疾病方面的功能,以及治疗抑郁症、焦虑症和阿尔茨海默氏症等神经和精神疾病。

而就在一个月之前,以蔡崇信命名的“蔡崇信公益基金会”在浙江湖州南浔成立,南浔是蔡崇信的祖辈所在地,“双林蔡家,百年名门”这是湖州人都知道的一句话。

蔡崇信公益基金会成立,图片来源:蔡崇信公益基金会

按照蔡崇信的想法,在基金会成立后,他希望做体育和电商相结合的扶贫,重点关注现代职业教育、青少年体育教育及教育脱贫三大领域,优先在南浔本地展开项目合作,目前蔡崇信已经在湖州捐款建设一座多功能得体育馆。

实际上做慈善并非蔡崇信一时心血来潮,而是他多年来的愿望。早在 2014 年 4 月,阿里尚未赴美 IPO 的时候,马云和蔡崇信就共同对外宣布将成立个人公益信托基金。拿出自己在阿里巴巴集团拥有的相当于阿里巴巴总股本2%的期权,致力环境保护、医疗健康、教育发展、公益生态等。

今年3月,这一售股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从4月份至其后的12个月内,蔡崇信将出售最多 920 万股(按照目前的股价,价值约16亿美元),用于达成公益慈善承诺及一般财富规划。

阿里往事

阿里内部有言,当马云做重大决策时,会问两个人,一个是首席战略官曾鸣,当他说肯定不能做时,就真的不用做了,因为战略上他已想通透;第二个就是CFO蔡崇信,当他认为可以做时,就可以放手一搏,因为他已算明白,这个风险值得冒,且输得起。

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表明蔡崇信在阿里的地位。在加入阿里后,除了前期短暂的担任首席运营官外,蔡崇信最常用的Title是阿里巴巴的CFO。

阿里巴巴合伙人、阿里巴巴集团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曾形容蔡崇信是“马云身后很低调的男人”。蔡崇信加盟阿里时,阿里还是一个草台班子,“我们的收入为零,但我们拥有大约2万8千名注册用户。”蔡崇信提到。

多年以后,人们回望过去会发现,在阿里草创期,蔡崇信加盟的意义重大。

作为阿里第一个来自中国大陆之外的人,蔡崇信也是第一个有西方教育背景,以及第一个拥有专业投资背景的阿里人。在外界看来,蔡崇信的加入对阿里而言有两个重大的意义:第一是阿里从一开始就走向规范化的财务运作,第二是他总能在关键时刻帮助阿里找钱。

在阿里发展的20年里,蔡崇信的任务可以分为两个——前期负责找钱,后期负责花钱。“我就是CFO,负责融资,以及安排如何花费融到的资金,我负责公司财务,而马云不干涉任何与财务相关的事。”

在找钱方面,加入阿里两个月后,1999年下半年,蔡崇信通过朋友牵线让高盛和自己老东家 Investor AB等联合投资了 阿里500 万美元的风险投资;2000年在互联网泡沫破灭的背景下,马云和蔡崇信找上了日本软银董事长孙正义,最终阿里获孙正义2000万美元投资,让阿里度过了寒冬;2004年2月。蔡崇信又帮阿里拿到软银、富达投资、GGV共计8200万美元的投资。

多次在关键时刻找来救命钱,让蔡崇信在阿里内部赢得了财神爷的称号,“像蔡崇信这样的人不可能在公司内部培养出来”,马云感慨。

“我参与了每一宗融资和并购交易。但我不认为那是贡献。”蔡崇信自己却认为,阿里在融资方面成绩优秀,不是自己的功劳,而是阿里本身非常优秀,“我将自己看作销售员。如果是好产品,本身就好卖。”

在阿里内部,蔡崇信的股份也是仅次于马云。按照今年6月阿里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供的一份20-F文件披露,蔡崇信持有阿里巴巴2.2%的股份,而马云持股6.2%。

在阿里度过早期发展,并在电商领域建立了稳固的地位后,蔡崇信的职责也开始发生了变化,其主要任务从找钱变成了花钱,通过对外投资帮助阿里建立护城河。

2013年,随着BAT三家业务边界模糊,面对腾讯和百度等外来对手的进攻,阿里将对外投资放到了战略地位上,希望通过收购与并购实现竞争力,巩固业务边界。

为了适应新的竞争形势,当年阿里巴巴进行了一次组织架构变革,成了“阿里巴巴集团投资部 ”,蔡崇信卸任CFO的职务,出任集团董事局执行副主席,执掌阿里对外战略投资大权。

按照一些来自阿里内部的说法,蔡崇信认为,对于彼时的阿里巴巴来说,财务投资的意义已经不大,所有的投资都要围绕主业来进行,要对主业有帮助。

在蔡崇信主导投资的几年里,阿里完成了包括投资饿了么、复活口碑、投资共享单车赛道等大手笔项目。在去年阿里巴巴 2018 全球投资者大会上,武卫表示阿里已经进行了 800 亿美元的战略投资。

资本手段

提起蔡崇信,人们总是津津乐道于他“放弃70万美元年薪,不顾家人反对加入阿里领500元月薪”的故事。

然而对于这件事情,蔡崇信本人和外界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实际多年以后,蔡崇信自己回忆时认为,当年的做法并没有太多冲动的成分,“实际是个机会成本很小,但回报可能很大的选择,自己只不过是做了这个有利的选择。”

实际上,律师出生的蔡崇信对于事物的判断非常严谨和细心,他更看重财报而不容易被故事打动。“他的逻辑是ABCDEF你必须告诉我A和F之间的关系,如果BCDE连不起来,尽职调查就没办法过他这关,如果你想用意识流的故事打动他,可能他会把你开掉或者拒掉你。”在一篇关于阿里资本的报道中,有人这样描述蔡崇信。

前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兼阿里资本董事总经理张鸿平也认为蔡崇信是一个非常重视数据的人。张鸿平在后来的回忆里提到投资新浪微博时,蔡崇信担任总指挥,半夜还亲自用 Excel 做估值模型。

蔡崇信的这种习惯并不仅仅表现在投资上。阿里旗下的《天下网商》曾经报道过蔡崇信的一个细节:在中国女篮赴美时,蔡崇信亲自安排晚宴的座位和菜品,“中国女篮主帅坐哪里,领队坐哪里,球员坐哪里,需要哪些人员作陪,他甚至连翻译都考虑进去了,担心中美两队主帅万一需要交流技战术的话题,需要专业翻译。”

强调团队配合、激烈对抗,这恰好也是蔡崇信热爱的篮球和曲棍球运动的共同特点——他已将体育竞技的风格带到了投资上。

目前阿里的投资基本上围绕自己的核心业务,每个被投公司都和现有业务相关,服务于阿里整体。“我们就是把正确的资产放在正确的位置上,战略投资和并购是作为赢得围棋的一部分,给阿里建立长期的战略价值。”蔡崇信曾解释阿里投资并购的逻辑,他把投资并购看作是围棋游戏,在游戏中,把子放在棋盘上,可以从任一点开始,任一点结束。

一位来自战投部的人士认为,“我们更看重双方在业务上的结果,并不仅仅是朋友之间占个坑,未来只要财务回报就行。最好的情况是,我们帮助被投企业长大,同时它们也能提供我们需要的东西,让彼此在产品上做得更好。”

把被投对象视为“棋子”也引发了阿里战投部的另一个显著特点,那就是强势。在阿里投资的企业中,阿里都展现出了极强的控制欲,据《财经》杂志报道,在收购饿了么的案例中,蔡崇信给出的估值和条款一度强势到让饿了么张旭豪跳起来拍桌子。

但是在外界,这种风格也受到争议,甚至有创业者公开表态,“被阿里巴巴收购或投资的企业都没有好下场”。

并不是所有的创业者都能接受这种风格,其中典型的案例就是美团和陌陌。由于在支付方式上出现分歧,美团不愿意只用支付宝收款,双方最终交恶,同样的事情发生在陌陌身上,由于陌陌创始人唐岩及创始团队拒绝放弃公司的主导权,最终阿里退出。

但是对于蔡崇信来说,就像拿下篮网100%的股权一样,ALL in是他的风格,他也并不怕失败,运动给他带来的启发是可以培养输得起的精神,“你不可能赢得每一场胜利,”他说,“不断失败,不断爬起来,走向胜利。”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