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时拥有4亿用户,如今五年亏掉10亿人民币,迅雷还会好吗?

摘要: 从快播到暴风影音,下一个倒掉的会不会是迅雷?

天下网商记者 徐艺婷

近日,热播剧《庆余年》被盗版一事闹得满城风雨。

想来也是,平台方花大价钱买了版权,本想凭借其火爆程度圈一波会员,结果还没播完就被盗了,盗的方式还如此简单——在部分微信号里输入“庆余年”,3元就可以轻松获得高清全集——这着实太猖獗了。

而在这样火热的场景下,有一款曾经深度相关的应用软件却显得冷冷清清,这就是迅雷。

放在十年前,电影也好,电视剧也罢,70%的网民都会从迅雷下载以后观看。

那时,迅雷总部的LOGO墙上有一句话:“未来实现1000万的付费会员,覆盖10亿个人终端,创造百亿价值。”话里包含着创始人邹胜龙的希望,让来往的人们都看到迅雷的愿景。

然而对此时此刻的迅雷来说,这份愿景已经遥不可及,如何活下去成了头等大事。

截止发稿前,迅雷的股价为4.6美元,市值为3.12亿美元,相较于最高时的17亿美元已经跌去了82%。

曾被称为“中国最大的下载服务提供商”的迅雷,究竟是如何走到了这一步?

国民应用:用户4亿,每天下载超千万次

迅雷的前身叫“三代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这源于创始人邹胜龙认为自己是第三代海归互联网创业的代表——第一代是张朝阳,第二代是李彦宏,自称“三代”,可见邹胜龙的自信。

他生于安徽,长于深圳。父亲邹德骏是大发明家,靠着诸多专利在深圳科技园创办了公司。巧的是,邹胜龙在美国念完威斯康星州立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经济学本科和杜克大学的计算机硕士后,也回到了深圳科技园创业。

 

邹胜龙

触发邹胜龙创办迅雷的原点是一场硅谷之旅。

1998年,邹胜龙应同学之邀去硅谷旅行。在那里,他不仅感受到了创新的氛围,还认识了徐勇、李彦宏、杨宁这些日后在中国互联网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年轻的人们常常聚在一起,聊技术的发展,聊创业的最新动向,壮志满怀。

2000年,李彦宏回国创办百度,几年后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这让身处硅谷的邹胜龙也萌生了创业的想法。他做出了迅雷的雏形,2002年回国成立公司,联合创始人是他在杜克大学认识的小三岁的师弟程浩。

迅雷赶上了中国PC互联网爆发的第一轮热潮。

21世纪初,中国互联网迎来大发展,宽带迅速普及,人们试图在网络上满足精神娱乐的需求。

邹胜龙仔细研究,认为下载领域还没有稳固的霸主”,于是专注开发下载软件,不断迭代版本。之后,不论是游戏还是影视,迅雷下载都快速便捷,瞬间俘获了网民的芳心,用户最多时达4亿。

那时候,迅雷每天服务来自几十个国家的用户,下载超过数千万次,堪称国民级软件。

被“优爱腾”抢去的地盘

当用户抛弃你时,不会说一声再见。

悄然间,迅雷就走到了这样一个关口。这个关口上,它遇到了两头猛兽。

第一头猛兽叫在线视频播放网站,以优酷、腾讯、爱奇艺为代表。2006年,古永锵创办优酷,2015年以约45亿美元的价格转卖给了阿里。2010年,龚宇创办爱奇艺,以“全站高清的视频模式”杀入视频领域。2011年,腾讯视频上线运营。

和迅雷的发展相同,“优爱腾”的创立及兴起,也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

十年间,宽带从4M变成了100M,网络速度数十倍地增加,移动互联网代替PC互联网,成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人们不再随身携带下载后的资源以备使用,而是享受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在线连接。

在线游戏,在线观影不仅成为可能,更成为了主流。

大势所趋,只能顺势而为。在这条路上,迅雷也推出过“迅雷看看”,但它却失败了。究其原因,与第二头猛兽——版权密切相关。

近年来,国家加强版权管理,版权资源受到了越来越多的保护。随着资本的涌入,影视作品的版权费用也水涨船高,部分作品暴涨1000倍。优爱腾背靠阿里、百度和腾讯,而迅雷看看背靠着一个主观上不愿意、客观上也无力持续大手笔投入的公司,自然难以为继,最终被出售。

在游戏方面,目前正版游戏均采用自家下载器,迅雷也已无用武之地。

外有猛虎紧逼,内也有顽疾缠身。

用户不付钱了怎么办?常理是想着法子让用户付钱,但迅雷是逼着用户付钱。不买会员就降速限流,买了会员,也不过是以前正常下载的速度。这一招用完了,就对会员级别进行细分,让用户不断升级。

这颇有杀鸡取卵之意。只是,取完之后,何以填肚?

记者统计2013年至2019年Q3的迅雷会员数目发现,会员人数的高峰是在2013年,为510万人。此后人数虽有涨有跌,但整体却呈现了连年下降的趋势。2019年即将结束,不知迅雷的会员数是否会创下新低。

区块链能救迅雷吗?

迅雷当然不甘心。它急速转向,希望探寻一个新的出口,这个新出口就是区块链。

目前,它已摇身变成了一家集会员、广告和区块链为一体的公司。

据公开平台innojoy查询统计,2019年上半年,迅雷旗下网心科技已申请23项区块链专利。

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迅雷当季营收为4380万美元,环比下滑8.3%,其中包括云计算在内的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为2090万美元,同比上涨5.5%。当季净亏损2460万美元,相较于上一季度的200万美元,亏损幅度大幅增长。

如今成为营收主力的互联网增值服务,早在2017年就已上线。那一年,迅雷管理团队大换洗。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小米为迅雷的最大股东,持股27.62%,金山为第二大股东,持股11.06%。

2017年,原小米联合创始人及高级副总裁王川成为迅雷董事长,原腾讯云计算公司总裁陈磊成为迅雷CEO和董事。陈磊上任四个月后就宣布“All in 区块链”,且以共享计算的方式切入。意即,收集各家闲置的带宽资源,再由迅雷进行分发。

迅雷的新业务先推出了“赚钱宝”,用户利用这款产品分享带宽获得奖励;后又推出了“玩客云”,购买玩客云不仅可以获得终身白金会员下载特权,还可以利用闲置宽带、存储空间等资源赚取“玩客币”,不少人每天稳定收入几十元。

“区块链”确实是个好故事,2017年一度将迅雷的股价推上了27美元的高峰。但只要是风口,就会有风险,没多久迅雷就掉了下来。

先是玩客币的价格涨跌过大,随着亏损人数的增多,维权者众;紧接着,国家对虚拟货币交易进行管控,迅雷随即也关闭了玩客币的交易平台。

目前,迅雷的诸多区块链产品中,与其主营业务关联较高的“星域云”相对可靠。据悉,它可以为视频、直播等行业提供弱网加速,将网速提高数倍。

不过,迅雷已经亏损了四年,2019年前三个季度共亏损3500万美元。在区块链行业踏出一条路之前,它先得确保自己在这场惨烈的搏斗中存活下来。

编辑 | 杜博奇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