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Wework、Uber估值缩水,软银十四年来首次季度运营亏损|看财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快讯|11月7日消息:软银集团在11月6日公布了截至9月30日的2019财年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软银第二财季净销售额为2.3153万亿日元(约合212.27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2.3811万亿日元下降3%;归属于软银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7001.67亿日元(约合64.19亿美元),上年同期实现净利润5264.16亿日元。

本季度财报是十四年来软银首次季度运营亏损,公司的营业亏损总计为7,044亿日元(约合65亿美元),该数字大幅超越了分析师预估的2,308亿日元均值。而去年同期,软银当季营收为7,057亿日元。

另外,软银旗下全球最大的初创企业投资基金Vision Fund(愿景基金)公布该季度亏损9,703亿日元。

愿景基金一直是软银利润增长的驱动力,在过去两年中贡献了超过140亿美元的账面收益。

尽管软银表示,截至目前,愿景基金已经向88家公司投资了707亿美元,投资价值约776亿美元,相对于购入股份的成本,价值增长了9.8%。

然而, 软银投资组合中的潜力股Uber和Wework估值的下降,增加了Vision Fund投资组合进一步减记资产的前景 。愿景基金面临的困境被认为是投资了大量优先考虑增长而非盈利能力的企业。

财报显示,软银公布其从Uber到WeWork的大量投资出现了5,379亿日元(约49.41亿美元)的未实现损失。

优步自今年早些时候以每股45美元的价格上市以来,其股价已经下跌了35%以上。该股周二收于28.02美元的纪录低点,此前该公司公布第三季业绩净亏损逾10亿美元。

在刚刚过去的近两个月,软银投资的共享办公社区WeWork估值急速下坠,从递交招股书之前的470亿美元下跌至不足80亿美元。

美国时间10月22日,软银集团已与IPO失败的WeWork达成救助协议。根据该方案,软银将获得该公司80%的股份以及控制权,WeWork将成为软银的关联公司。

据外界统计,此次协议使得软银用190亿美元换来估值80亿美元的WeWork,这笔投资也成了孙正义目前最大的败笔。Wework创始人诺依曼此前与公司的财务问题和日前的离职,更使该共享办公企业未来的前景扑朔迷离。

此次财报会议上,被奉为投资圭臬式的人物孙正义坦言其在投资判断上表现糟糕,已经深刻反思。他承认“对Wework创始人诺依曼的企业治理问题熟视无睹。”不过,孙正义表示,他仍认为Wework最终有望实现盈利。

但与此同时,孙正义也为自己的业绩进行了一些辩解。他驳斥了媒体报道认为软银和Wework都将破产的言论。

他表示,包括Slack Technologies Inc.和Uber都证明,相对于它们的收购成本,软银对这些科技企业的押注是有利可图的,尽管它们在IPO之后一路跳水。

巨额亏损之际,软银也在试图再次筹集1000亿美元的风险基金(愿景基金2号),以利用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等机构继续投资那些初创企业。孙正义将其视为未来重大投资战略的一部分。

但是,随着市场越来越关注其投资企业的盈利路径,软银正艰难地将这些初创企业推向市场。接下来,能否推动旗下投资公司上市,从而释放资本、维持投资优势,是软银未来一年要走的关键棋。

 (钛媒体编辑陶淘综合自新浪科技、金融界)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