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北上广到非洲,我还是买不起房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新周刊(ID:new-weekly), 作者:晏非,头图来自:Africa's Business Heroes宣传片截图

如今的非洲,像极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要投资要“淘金”,还来得及。只是,在非洲奋斗,也许不止赚钱那么简单。

一心想实现阶层突围的年轻人,越来越难。

上一线城市打工十几年,供不起当地一套房子的房贷,还要面临中年危机。狠下心创业,才发现市场已成红海,房租、水电、员工薪酬都没那么好对付。越来越多的人发现,机会在别处。

但如果不是朱一旦,“非漂”这个词,或许不会在今天获得爆发式的讨论。

朱一旦宇宙的设定,早已借助短视频平台深入人心,前阵子又靠暗怼B站宣传片《后浪》的视频《非浪》出了圈。

有人在弹幕里感叹:“后浪讲的是1.3亿年轻人中1.3万人的生活,而非浪(讲的是)剩下的人的生活。”

诚然,提起非洲市场,创投圈的人或许依然会双眼放光。这片几乎尚未得到开垦的商业土壤,还处于开个纺织厂就能上新闻的阶段,也无怪乎有越来越多的人到非洲寻求暴富的机会。

但真到了这里,人们探讨更多的并不是VC、PE、风投、天使轮等虚幻的名词,而是疟疾、埃博拉、抢劫甚至枪战,以及“什么时候回家”。

“若不为赚钱,谁要来非洲”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市场的机会俯拾皆是。当年的奋斗者,逐渐成长为今天的富一代。而遗憾未能成为富二代、又认为在中国奋斗无望的年轻人,开始将目光转向非洲。

2017年到刚果布工作的阿亮,目前在一家中资民营石油公司做财务。这家公司于2013年将业务拓展到非洲,目前已有上千人的规模,中国员工和非洲员工各占一半。

谈及最初的契机,除了想获得更多的人生体验,最大的驱动力还是钱:“在国内一年才能存个一两万,到非洲一个月就赚到了。为什么不来?”

担心网络不好,阿亮直接丢来了整个相册链接。图中是油田设备。/受访者供图

因为公司包吃住,阿亮日常不怎么花钱,悉数寄回家存起来。十几个人在二十多公里外的郊区开采石油,住公寓酒店式的院子。公司有自己的农场,种蔬菜养家禽,以满足日常所需。

工作辛苦,阿亮每5个月休息一次,一休就是1个月,但他已经有3个春节没回家了。工作之余,他看看书打打球,和中国同事一起聚会烧烤。如果不是身边的黑面孔,或许还会觉得自己仍身在中国。

但是离了公司,他们并没有太多的娱乐场所可去。物价普遍偏高,吃、用、住的价格基本是国内的1.5倍,这让他们更愿意留在宿舍。

李钥则是因为专业的关系初涉非洲大陆。英语专业毕业,迷茫之下进入了一家口译机构,阴差阳错到乌干达支教,后来顺势留下在当地工作。一年半后辞职回国,却又因为家族中的药剂生意,得以重返非洲。

在海边长大的李钥,也喜欢看乌干达的河海。/受访者供图,维多利亚湖边

然而,非洲给他们的初印象,却并不美好。

在国内几小时能办成的事情,在非洲要耗费好几天。Deadline追着你,你追着办事员,办事员当无事发生。

基础设施也不如人意。在刚果布,几乎一天一断电、一月一停水,信号只有3G,买流量还特贵。发发微信可以,刷短视频就吃力了。

即便没有新冠,原先听着觉得遥远的疟疾、埃博拉,到这里就是近在咫尺的距离。阿亮的同事小何得过疟疾,发烧、验血、打针好一顿折腾。所幸,他们没有近距离接触埃博拉的机会。

无处不在的治安隐患也在威胁着他们。一个人出门是不可能的,落单极易被抢,还有可能人头落地。

为了防范独自在外打电话时被抢,有些人只买百来块的便宜手机,一见有人靠近就赶紧揣兜。在有些地区治安堪忧的肯尼亚,会有一些交警拦下中国人的汽车,以诸如“轮胎没气不能上路”等由头随意罚款。

阿亮出门基本有公司的司机接送,司机忙不过来时才选择打的。/受访者供图

阿亮甚至亲历了一场枪战。

一天夜里,阿亮被枪声惊醒。一打听才知道,院子外面突然来了一辆皮卡,下来5个带枪的非洲人,意图翻进院子实施抢劫。院内的军警连开4枪,才让阿亮他们幸免于难。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穷,以及收入水平不平衡。贫富差距之大,甚至达到了魔幻的地步。

在人口1800万的埃及开罗,有个商场叫the Mall of Egypt(埃及购物中心)。在当地人眼中,它甚至比上海的任何一个商场还要大。但就在这个商场不远处的老市区,有一片名为the city of dead(死人城)的墓园,近100万流离失所的人住在这里,更有1100万人只能住进违章建筑。

上为埃及购物中心,下为死人城。/官网&Wiki

在乌干达,清洁工平均月薪约500元人民币,警察也只能拿600-700元人民币,连吃饱都很勉强。但在李钥看来,乌干达已经算是非洲大陆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了。

错过非洲,天理不容?

但在资本家看来,越穷越乱的地方,或许越有商机。而那些已经在这里成功的企业,更加深了人们的向往。

被戏称因疯狂刷墙打广告而带动了当地油漆产业的传音手机,用14年的时间在非洲站稳了脚跟,如今已是占据非洲手机市场半壁江山的龙头。

传易公司此前推出的“非洲版网易云音乐” Boomplay,在2019年年底达到了6500万的用户量,是非洲最受欢迎的音乐流媒体之一。如今他们正以Boomplay为基础,成功打造了“非洲版抖音”Vskit。

巨头们的布局也早已铺开。早在2015年,腾讯微信就开始了在非洲的扩张之路,而阿里巴巴也于2017年迎头赶上,在非洲启动互联网创业者计划。

但非洲真的有那么多中国互联网企业吗?至少我得到的回答是,并没有。

就阿亮观察,身边的中资企业不多,大的是建筑、黄金、石油公司,小的则是超市、餐厅一类。李钥看到的,则是房地产、水利、电力等基建类公司占多数。

想想也是,马云去当了评委的非洲创业选秀节目 Africa's Business Heroes (非洲商业英雄)上,见的是用废弃轮胎造鞋的赤脚姑娘,是构建自来水网络的工程师,是致力于实现医院血源信息互通的年轻妈妈……这些具有商业前瞻性的年轻人,还在解决非洲人最基本的生活健康需求,遑论消费升级。

非洲女性企业家数量之多,令人意外又惊喜。/Africa's Business Heroes宣传片截图

“要搞互联网企业,也得有卫星支持才能做呀。就3G信号,有什么搞头?”阿亮吐槽。

没错了,基建正是创业者在非洲开展互联网项目创业的痛脚。在当地,水电、公路、信息,没有一个是基础过硬的。除此之外,部分非洲国家的消费水平,才相当于国内四五线城市,这让创业者很难铺开战线。

非洲有太多吸引人的条件。人口红利大,预计2050年将超过25亿,届时世界约50%新生人口将由非洲贡献。但这么多非洲人,却不见得都是好用听话的雇工,也未必是轻易能割得下的韭菜。

正如前文所提到的,非洲效率不高,劳动者普遍懒散拖沓,今朝有酒今朝醉,非工作日基本不上班,甚至不怎么考虑储蓄。

相比之下,在非的中国人因为勤勉得过分,甚至让当地人产生了“来到非洲的中国人是囚犯”的揣测。而正是中国人的细致、高效,让他们在基建类行业一路吃香。

阿亮说,这是油井里排出来的天然气,需要用管子排出来并点火燃烧,否则会造成污染。/受访者供图

另一方面,即便消费潜力巨大,短期内基础建设上不去,也很难带动市场的发展。各地差距过大,让所谓的经验也不具备普适性,一切都要靠创业者自己摸索。

如今的非洲,像极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要投资要“淘金”,还来得及。只是,在非洲奋斗,也许不止赚钱那么简单。

在非洲10年,已查无此人

在非洲的中国人多吗?乌干达约有3万,肯尼亚约有4万,阿尔及利亚在2016年就超过10万了。但这些“非漂”,大多数都是“过客”。对当地人来说,“非漂”既夺走了他们的工作机会,又赚走了他们的钱,绝非善者。

满打满算,李钥在非洲待的时间也不到两年。加上项目刚起步,一切对她来说还很新鲜。但对于眼下被疫情困住、开始为婚姻大事焦虑的阿亮来说,非洲已经不是久留之地。

踏上这片土地之前,大家都相信自己的未来是绮丽的。/受访者供图

即便只是待了3年,阿亮在回国休假的时候,也已经感觉到无法跟上国内的节奏。

大家怀揣着“赚够钱就走”的心来,对晋升、上位之事并不太看重,工作氛围相对单纯。再回到国内激烈的竞争之下,未必能很好地实现心态上的转变。

加上国内的变化日新月异,即便是几天没刷微博,可能都听不懂年轻人在说些什么。要是在非洲待上个10年,跟国内的亲友怕是一点共同话题都不剩了。

而非洲人的随遇而安,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长留于此的中国人。阿亮的同事老金,20多岁去了刚果(布),如今40多岁,早已断了离开非洲的念头,只偶尔回国探望妻儿。

乌干达的一家印度餐厅,每周六晚上都有乐队演奏。图为一个踩高跷跳舞的本地人,正在与观众互动。/受访者供图

在国内缺失的存在感,有一部分人决定就在非洲找回来。

因为工作的关系,在非中国人的收入普遍比当地人高很多,居家有保姆,出门有司机,同等收入水平下,显然在非洲的生活会更滋润。有些人顺势就在非洲定居,租一套2000多平方米的带院别墅,过起非洲的桃源生活。

为什么不买房?要知道即便是非洲,房价也能高得吓人。

东非塞舌尔,均价约6万元人民币/平方米,比上海的均价还高。南非主流城市均价约为2.8万元人民币/平方米,法属留尼汪均价为1.52万元人民币/平方米,算起来可能还不如回老家买房划算。更何况,还有看不见的高额税费。

繁华的坦桑尼亚港口城市达累斯萨拉姆。/《 步步走非洲4—在坦华人的生意经

据说在非洲生活久了,有可能会走向两个极端。一类,是赤手空拳打出一片天,靠头脑和经验,一步步成为当地的精英;另一类,则是在公司的包办之下,活成只会工作、却逐渐全面丧失生活技能的人。

回不去的故乡,留不下的异地。如果再给他们一个机会,不知道那些远道而来的“淘金者”,究竟是选择做一个坚定的“非漂”,还是从容接受来自北上广深的捶打?

不向前走,谁也不知道自己将会走向何方。/受访者供图

(文中受访者阿亮、李钥、小何、老金皆为化名)

参考资料:

参加非洲版“赢在中国”,马云到底说了什么?,韩塞,8字路口

再不投资非洲就晚了,李拜天,投资界

中国人勇闯非洲,豆腐乳儿,非凡油条

逐梦非洲:写在“大航海”启幕之时,刘佳,金沙江创投

非洲的楼市,比鹤岗更魔幻,真叫卢俊

非洲,上千万中国人正在淘金,沈帅波,进击波财经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