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起落落起起……零售大师张文中的“得”与“失”

在本应顺流而下的境况中,张文中却逆流而上。或许正是靠着这种精神,物美重新回到了中国零售业第一梯队。

采访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芳洁 谢芸子

| 谢芸子    编辑 马吉英

图片来源 |邓攀

沉寂数年后,那个拥有霹雳手腕的零售大师又回到了人们的视野。

2018年,物美集团创始人、多点Dmall董事长张文中恢复名誉后,物美便全面开挂。 在先后拿下乐天玛特华北区与邻家便利店北京门店后,2019年初,物美再度拿下了连锁超市老大华润万家在京的5家门店。 不久前,物美更是宣布斥资百亿收购麦德龙中国80%的股份。

物美曾有“明日沃尔玛”的美誉,一度处在中国零售业的“C位”,门店数高达567家,可与外资巨头沃尔玛分庭抗礼。 最常被媒体引用的是2006年《财富》对其的一段描述——“如果你想看看零售业的未来,建议阁下省却造访沃尔玛的时间,买一张前往北京的机票,去看看物美。

但2006年的一纸误判,让张文中与物美的命运急转直下,驶向了不受控制的另一轨道。

2008年9月,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不公开审理,认定张文中犯诈骗、单位行贿和挪用资金罪,一审判处18年有期徒刑。 张文中入狱后,物美无奈退市,而后取代其地位的是大润发与后来者永辉。 待张文中2013年低调归来,人们的生活已完全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商业社会也发生了一系列的改变。 这被蹉跎的十二年岁月,也是中国零售企业发展的黄金十年。

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张文中承认,漫长的“学习”生涯结束后觉得很不适应,一出来就觉得非常“晕”。

不过,物美没有因张文中缺席而与时代脱节太多,究其原因,除去零售商超消费频次较高,也少不了张文中与“物美人”的坚守,以及物美在探索数字化上的执着。

困境也没有将张文中的棱角磨平。 经过层层上诉与非常复杂的流程,2018年5月31日,最高法院终于宣告张文中无罪。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当张文中再度出现在媒体镜头前,他终于恢复了名誉与财富。 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张文中感恩并带着几分锐气: “这个宣判对于整个民营企业都具有重大的意义。

在不断为自己平反的同时,张文中也没有忘记在数字化的浪潮中加快赶上。

2015年4月,张文中创立的分布式电商平台多点Dmall正式上线,专门为传统线下零售企业提供数字化的解决方案,也为物美拿下麦德龙中国提供了技术保障。

“很多人都问我,怎么样才能不落后于时代? ”张文中告诉《中国企业家》,首先是要有开放的胸怀。 “你一定要去真正了解这个世界,真正沉下去看周边发生了什么。

除此之外,张文中在被收押期间,保持了阅读习惯。 在2018年的亚布力论坛上,张文中曾表示“最艰难的时光都靠阅读度过”。 在那六年多里,张文中还完成了4项研发专利。

在本应顺流而下的境况中,张文中却逆流而上。 或许正是靠着这种精神,物美重新回到了中国零售业第一梯队。

“收购麦德龙是完全的卖方市场”

10月11日,物美与麦德龙同时宣布,就收购麦德龙中国控股权一事,物美已与麦德龙集团签订最终协议,双方将设立合资公司,分别持有80%及20%股份,多点Dmall将成为麦德龙中国的技术合作伙伴。

在此前的传闻中,几乎所有的中国零售巨头都参与了这笔收购。 主角除了阿里、腾讯、苏宁、永辉之外,还包括房地产企业万科以及资方复星国际。 当然,最终还是物美拔得头筹。 在此次交易中,麦德龙中国的总价值为19亿欧元,也就是说,物美的交易金额至少在15.2亿欧元,折合人民币119亿元。

“零售商超的确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同时面临成千上万消费者与超长供应链条的生意,想要做到让老百姓满意,又有一定的利润,很难。 ”在张文中看来,中国零售业的规模已与美国十分接近,但中国零售企业的集中度却比美国小很多。 也就是说,中国市场的零售业集中化趋势更加明显,这也是物美选择收购麦德龙的主要前提之一。

但从价格来看,相比2019年6月苏宁斥资48亿元收购家乐福中国,麦德龙的119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比家乐福高出一倍多,而麦德龙的门店数却比家乐福的一半还要少。

那么对于物美而言,更看重麦德龙的是什么?

首先是麦德龙对食品安全的管控。 在张文中眼中,麦德龙深耕中国23年,是一家非常优秀的企业,且因为麦德龙长期坚持高标准的食品安全管控,每一家卖场都有HACCP认证,在消费者心中,麦德龙也早已和“食品安全”划了等号。 也正因此,麦德龙的很多单品都有非常高的销售能力。

据张文中介绍,来自北欧的三文鱼,一年的销售额度就能超过两个亿,以进口为主的葡萄酒一年的销售额度也能超过八个亿,高端烈酒一年的销售额度更是高达四十亿。

此外,让物美更加倾心的是麦德龙的B2B业务。

公开资料显示,麦德龙在B2B业务方面有完整的服务体系,酒店、餐馆、机关企事业、学校幼儿园食堂,对麦德龙提供的食材也高度认可。 包括张文中在内的更多业内人士看来,麦德龙有成为中国最好的食品配送服务企业的可能,而在被物美收购后,张文中认为麦德龙还有更大机会。 在未来,物美希望能够将麦德龙的食品采购体系进一步打通,实现B端到C端的全面共享。

基于上述情况,张文中向《中国企业家》强调,“麦德龙中国的收购是绝对的卖方市场。 ”德国人有非常严格的要求和标准,麦德龙选择物美与多点作为战略投资人,更看重的还是数字技术。

“在结合中国实际方面,物美与多点能为麦德龙做更多接地气的安排。 麦德龙在中国拥有2000万的用户群体,如果能用数字化的方式进行连接,会产生更大的效益。 当然,在与麦德龙战略合作后,物美集团的规模也进一步扩大。 ” 

张文中的得与失

在近现代中国零售史上,张文中算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在1994年以前,张文中还是一家计算机公司的老总,为了让更多人使用自己开发生产的pos机与信息系统,物美超市应运而生。 也正因此,张文中直至今日还是更喜欢人们称呼他“张文中博士”。

随后,物美集团通过“托管”、收并购等方式在北京迅速扩张,仅用一年的时间,物美的营业额就突破了1亿元。 2003年,物美集团赴港上市,成为内地第一家在香港创业板上市的民营零售企业。

在拿下麦德龙前,张文中就善于并购整合。

2006年,物美曾以3.7亿元收购美廉美75%的股权,随后,又以1.76亿元买入新华百货27.7%的国有股份。 同年11月,张文中开始接受调查。 伴随错误的审判,张文中的命运急转直下,但在三年以后,物美还以7.99亿元的价格接手了美廉美25%的股份。 2015年,张文中领导物美完成对百安居中国全部股权的收购。

在外界看来,物美失去了中国零售发展的黄金十年。 2013年张文中出狱时,站在舞台中央角逐的已是阿里、腾讯。 “得”与“失”之间,张文中重新面临抉择。

“六年多的时间里,我真的是与世隔绝的。 2014年重新看物美的发展,感受到更多的是零售业转型的艰难与挑战,所以也没有更多的考虑,每天想的就是如何将零售业与信息技术更紧密地结合。

在利用信息技术改造传统零售方面,最常被“引经据典”的是沃尔玛。

1987年,沃尔玛成功发射第一颗商用卫星,对全球4000家门店所有的进销存信息进行统一管理。 此后,亚马逊、阿里巴巴进一步推动了零售业的全面变革。 张文中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传统零售企业如果不能全面拥抱数字化,做到供应链的彻底优化,未来将不复存在。

他得出一个结论: 中国零售企业不能再走中央电商的老路,必须通过分布式电商走出一条新路子来。

从目前整体行业的发展来看,零售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主要分为两大模式: 一方是以盒马、7Fresh为代表的,线上向线下探索的“明星物种”; 另一方则是以“物美+多点”为代表的,线下向线上的主动求变者。

在张文中看来,这两种模式已无差别。 “不管是线上往线下走,还是线下往线上走,都只有一个统一的未来,而且目前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生存。 ” 

他对四年多以前,多点刚上线的一幕记忆犹新。 当时他跟大家说,要复用线下超市和供应链,真正用数字化把生产商、零售商、消费者连接起来,先到B端再到C端。 四年前,很多人不懂这个概念,四年后,他看到更多人认同多点的战略框架和说法。

按照第三方的数据来看,多点发展势头强劲,在移动电商的榜单中排名第八且增速最快,与80多个运营商实现联盟,共同服务超过一万家门店。

身陷囹圄近七年,从结果看,张文中仍在坚守零售梦想。 “物美+多点”的模式为线下零售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趟出了一条道路,当然,零售企业数字化的进程依然充满艰难。

对此,张文中对零售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预判是,“五年内或初见成效,十年后才能大有作为。 零售业的整合也是如此,都需要下很多工夫、付出很多辛苦。

。END  。

制作:任颖文  校对:张格格   审校:杨倩

董明珠领衔,宋志平、朱宏任、周汉民、聂庆平、张燕生联袂,中国制造实验室邀请20位中国制造行业龙头、隐形冠军公司董事长/CEO一起,深度解析格力生长密码,从智能制造、供应链、营销等方向开启赋能共生实验。

中国制造实验室“黄埔一期” 正式起航!点击下图报名。▼▼▼

[ 推荐阅读 ]  点击图片即可 阅读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