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做,谷歌街景在看

​​​​​ 本文 授权转载自公众号:摩登天空ZERO(ID:ModernskyMag)丨​作者:摩登天空ZERO编辑部丨监制:伍叁伍伍 王硕丨编辑:起帆

​如果上帝有具体的长相,那祂一定是谷歌街景的模样。因为人在做,谷歌街景在看。

穿行在各条街道路面上的白绿车队是神安插在人间的眼线,低调的配色赋予了它在世人不经意间拍下传世之作的权限。

即便是在汽车无法触达的犄角旮旯也无法幸免,没见识过谷歌三轮车与可背负的街景摄影机的你大概无法想象这家公司做的有多么全面。

水平360°及垂直180°几近无死角的记录,街头上发生的所有离奇狠事都被这九颗眼睛记录在案。

去西安旅游时哥们儿说尿在城墙根是切入当地生活的不二法门,下面这两位先生的帅气写真让我每次找不到厕所时都选择了再忍一忍。

本以为“生于街头”只是说唱歌手们的失实说辞,借以标榜自己从未被资本玷污的身份,说到底还是我没摸清街头到底有多狠。

日本的这群鸟人吓得我差点儿魂飞魄散,但看了看旁边艺术学校的坐标我随即释然,毕竟扯上当代艺术,什么鸟人的鸟作品都能美其名曰高于世俗的浪漫。

总有几个玩极限运动的小年轻试图在镜头前卖弄炫技,没想到这辈子最大的曝光机遇竟是年少时的不自量力。

人累了总得休息,不管你是超人还是外星人,来到地球就得遵循地球人的作息规律。

这些 one take pass 、未经审查到只在人脸和车牌上打码的成片中,时而弥漫着公路片悲凉的底色,时而又散发着伦理电影中父子反目成仇的苦涩。

当然,还少不了爱情动作片里的情与色。

有人在上面领略远方的风土人情,也有人在上面察觉了伴侣的无情。秘鲁一男子就在谷歌地图规划行程时发现自己被绿,那健硕的体型与熟悉的衣物就是确凿的证据。

它甚至还能帮助警察捉拿逃犯,无论是当街驳火的帮派枪战,还是路边便利店的抢劫案,谷歌街景总能给警方提供侦察的方向。

竖中指、扔东西、露臀,这些出格的行为可以理解为是对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现象进行的抗议,又或许只是无意义的恶作剧。

在没有情感色彩的人工智能面前,宗教失去了它的概念,人像和佛像都只是张需要打上马赛克的人脸。

上面两张“马赛克神像"的街景截图其实来源于艺术家 Marion Balac 的艺术项目—— Anonymous Gods (匿名之神)。

Balac 认为这种专制的工具应用在宗教上,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有趣的视角,让我们可以真正看到机器人的观点。

“在机器面前,无论大小如何,所有面孔都是平等的,使得在人类和其信仰之间,神圣和亵渎的界限被模糊了。”

除此之外,谷歌街景还催生了许多其他艺术项目,譬如英国《卫报》的 Halley Docherty 就曾用谷歌街景重现了那些经典唱片的封面。

包括了 Bob Dylan 的 “The Freewheelin' Bob Dylan” :

The Beatles 乐队的 “Abbey Road” :

Beastie Boys 乐队的 “Paul's Boutique” :

Oasis 乐队的 “Morning Glory” :

来自布鲁克林的艺术家 Jason Isolini 则把谷歌街景当成了三百六十度的画板,把超现实的拼贴元素植入到真实的街景中,制作出了一大批沉浸式混搭作品。

Mill Avenue and Washington Street 是2018年一场车祸发生的地方,年仅49岁的 Elaine Herzberg 被 Uber 研发的自动驾驶汽车撞上身亡。

Isolini 在这个位置的街景里放置了一个皱巴巴的印有 “THANK YOU” 的塑料袋、一个鼓掌的 emoji 表情,还有一大罐玉米。

这些生活日常的东西是他对 Herzberg 的纪念,也是一件实验性的艺术作品,被隐藏在世界上最大的制图系统之中。 

“谷歌街景是一种经过'消毒'的地图系统,它只显示了摄影车经过的那一刻的景象,却没有体现从前在此经过的人类与那些需要被铭记的历史。”

毫无疑问,科技改变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作为等价交换,也剥夺了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很公平。

谷歌街景让全球各地的人与物能随着你的鼠标与指尖变形拉伸,使足不出户游历世界变成了可能,也让每个人都有几率成为现实世界的楚门。

*文章经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PingWest品玩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