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柜到底方便了谁?

编者按:本文来自“财经杂志” (公号ID:mycaijing) ,作者 王小贝,36氪经授权发布。

今年4月份,刘先生所在的北京市朝阳区某小区安装了第三个智能快递柜,这位快递柜的老用户开始抱怨“柜子是不是有点多了?”“有时候你明明在家,他也不联系你就直接放这。”刘先生向《财经》新媒体表示。实际上,快递柜催生的“懒人快递”也是令多数用户对其生厌的主要原因。

但快递员也有自己的苦衷:“派一单就赚几毛钱,上门不一定得跑几趟才能送出去。让放门口的,真丢了还是找我们赔。”即使需要为快递柜支付租金,不少快递员仍愿冒着被投诉的风险“先斩后奏”,让包裹先“落柜为安”。

不过,按照《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的规定,今年10月1日起,若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应征得收件人同意。同时,智能快件箱的运营企业应合理设置快件保管期限,在保管期限内不得向收件人收费。随着快递柜行业的监管越来越完善,不仅快递员吸引改变“懒人”做法,作为快递柜运营方,也面临更复杂的盈利难题。

快递柜为何让人“又爱又恨”?消费者和快递员各有话要说

对不少消费者来说,“方便代收”是快递柜的核心价值。“白天上班家里没人,放在门口怕被拿走。”“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一般都让放快递柜,不用(给快递员)开门。”多个受访者向《财经》新媒体表示,快递柜的确让收取包裹变得更为方便和安全。

但随着不少快递员未经沟通便将包裹投放至快递柜,来自消费者的吐槽也逐渐增加。例如,包裹被放入快递柜后,往往导致变相强制签收,开箱验货的环节被省略,更容易产生退货纠纷;当包裹内是生鲜或大件商品时,若快递员拒绝及时上门派送,则可能导致商品变质或增加搬运难度;有时,快递柜的远近也决定了消费者是否会进行投诉。“小区东西门、我家楼后都有快递柜,快递每次都一声都不吭就放西门丰巢,我要走七八百米,来回跑几次,是个人都有脾气。”刘先生说。

除了由此付出的“隐形成本”,不少消费者也曾为快递柜直接付费。《财经》新媒体咨询速递易快递柜客服得知,若包裹超出免费存放时长,取件人需要支付服务费,但不同地区的设备收费标准并不统一。但据多位用户反映,超过24小时后,包裹每多存放一天需要交一块钱。丰巢快递柜虽未收取超时费,但取件窗口的打赏二维码已误导不少用户扫码打赏。“显示一个大大的二维码让你打赏一块钱,在下面不起眼的地方有行小字‘直接取件’。”家住北京朝阳区的张女士向《财经》新媒体表示透露:“我每次都打赏,以为是必须的,直到有次被旁边拿快递的人提醒,才知道可以点击跳过这一步。”

(丰巢快递柜的打赏二维码及支付页面)

对此,丰巢官方微博回应称,取件赞赏并非强制,也不属于二次收费范畴,用户可自主选择是否赞赏,亦可“跳过赞赏”直接取件。

对快递员而言,大多时候,直接将包裹投放到快递柜是一笔划算的买卖。一位北京地区的中通快递员向《财经》新媒体表示,自己负责的片区多是老居民楼,平均每天可派送150单左右,每派送一单提成1元。“扣去话费,一单赚不了几毛。都送上门,说实在的干到晚上也送不了100件。”

相比之下,若直接放在快递柜,尽管不同规格的格口租赁费从0.35元-0.45元不等,但好在能节省更多时间派件和揽件。“要想多派件,给快递柜和驿站的钱还是得花,效率上去了,有更多精力揽件,做一单十块,收入还能过得去。”

但如今令他担心的是,在《管理办法》生效后,若仍将包裹直接放于快递柜中,必然会导致更多用户投诉,而一旦投诉成功自己将被罚款五百元。此外,快递柜还时常会发生系统故障,导致给用户漏发取货码;在小区停电时,也将无法正常使用,这些都是引发服务纠纷的导火索。“一块一块的赚,一百一百的罚,如果单子数量没提上去,肯定越来越难干。送不送上楼,我们听公司的。”

依然在做赔本生意,快递柜运营商何时走向盈利?

在新规面前,需要改变的不只是快递员,快递柜运营商待解的难题也变得更加复杂。按照《管理办法》,运营企业在监控设备安装、寄件人身份查验、物品信息登记等方面的责任进一步被强化,同时要求其合理设置快件保管期限,在保管期限内不得向收件人收费。多重制约下,走向规范化的快递柜行业亟需尽快破解盈利难题。

国家邮政局发布的《2018年度快递市场监管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投入运营智能快件箱27.9万组,新增7.3万组,箱递率达8.7%,同比提高1.9个百分点。预计到2020年,快递柜市场规模将近300亿元。但面对庞大的市场规模,快递柜行业的两大巨头——丰巢及速易递依然未走出亏损状态,如何扭亏为盈已成为困扰行业多年的难题。

据速易递母公司成都三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2019半年度业绩预告》,今年上半年,三泰控股亏损5000-7600万元,整体亏损主要系对中邮智递科技有限公司(即速易递的运营方)按权益法核算分摊的投资损失所致。

来自丰巢方面的财务数据同样不乐观。可查数据显示,2018年前五个月,深圳市丰巢科技有限公司的净利润为-2.5亿元。2017年,净利润则为-3.9亿元。丰巢CMO李文青曾表示,丰巢亏损主要是增设新快递柜所致。

一位智能快递柜生产企业的市场营销人员向《财经》新媒体表示,一组40个格口的快递柜(主柜+副柜)成本平均在3万元左右,主要收入来自快递员支付的租用费、收件人支付的包裹超期滞留费及广告收益。放置于小区内的快递柜,运营方还需要与当地物业协商场地费及电费等。“这属于重资本投资,情况好的话一般两年才能回本。”

尽管如此,持续背负亏损的行业巨头们并未放缓扩张脚步。据最新数据,截至2018年8月,速递易快递柜共投放8.5万台,累计派件量超过18亿件。截至2018年底,丰巢称在北上广深的快递柜市场占有率超过70%,日均派件量超过900万件。“必须要有规模效应才有可能赚钱。”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曹磊认为,在此基础上,再来探索可持续的盈利路线。

同时,加快实现营收多元化,也被普遍视为突破盈利难题的重要途径。当前,丰巢上线了特惠商城及二手商品转卖等电商项目,速易递也提出要探索快递柜的增值服务。“大家都在摸索,但收入大头还是老几样。”

“由于投放、安装与后期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快递柜仍陷于盈利困境,这无疑将会成为该行业发展的重要障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财经》新媒体采访时认为,运营商需要开发出更多的商业模式,例如自助寄件、生鲜电商等业务,使快递柜真正成为连接社区O2O服务的重要枢纽。

今日话题

你有遇到过快递员不上门送快件的行为吗?又是怎么处理的?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你的想法。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