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业工作停滞 疫情催化游戏业马太效应

[摘要] 疫情意外引发的市场红利并非惠及所有企业。由于风险抵抗能力较弱,许多中小规模游戏企业眼下已处在被市场淘汰边缘。

时代周报记者 曾宪天 发自广州

“原本春节前就提前请假回家了,没想到一直在家上班到现在。”2月17日,在上海从事游戏工作的宋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与流量高峰,让宋超在整个春节假期都处于线上加班的状态。

受疫情影响,春节以来,线下实体行业遭受重创,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线上游戏市场较往年却变得更为热闹。

2月15日,伽马数据首席分析师王旭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除夕到初六7日内,苹果畅销榜TOP10游戏流水同比增长40%,TOP10-60的游戏流水增长超过100%,远超去年同期。

以《王者荣耀》为例,国金证券团队的数据显示,该款手游在大年三十当日峰值流水约20亿元,远超去年同期13亿元的纪录。国金方面也预测称,《王者荣耀》去年2月创下的71亿元单月流水纪录,也将在近期被刷新。

然而,疫情意外引发的市场红利并非惠及所有企业。由于风险抵抗能力较弱,许多中小规模游戏企业眼下已处在被市场淘汰边缘。

“我现在担心的是公司能否有足够的资金撑到疫情结束。”2月16日,游戏创业者朱然(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长期以来迫于行业马太效应的压力,大部分中小公司原本的处境已较为艰难,突发的疫情更是使其雪上加霜。

头部企业加班忙

对于不少游戏公司员工来说,并不存在疫情减弱公司复工的说法。在春节游戏市场持续火爆的影响下,他们并未休假,始终处于加班状态。

宋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因为今年的流量高峰比往年更火爆,公司需要更多人手来加大各产品的营销宣传和活动推广力度,所以包括他在内许多市场营销宣传、运营调配等板块的同事,春节前就都在线上复工了。

“春节期间公司营收如果能创新高的话,我们的奖金也会更高。”宋超表示,公司各项目营收与参与员工奖金挂钩的机制,是他在假期依旧能坚持加班的主要动力。

宋超的情况可以看做是整个游戏市场的一个缩影,面对疫情,游戏成为为数不多逆势增长的市场之一。

“这是主流游戏公司精品化战略执行近两年来的一次意外收获。”2月16日,游戏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这份“意外”的红利蛋糕中,头部游戏企业在精品化战略下积累的优质游戏产品,无疑能切下更多份额。

王旭介绍称,在近期游戏流量增长期,伽马数据监测的相关榜单数据显示,排名前60的游戏产品流水、下载量等数据增幅较高,说明头部企业依然强势,中坚力量企业也有所斩获。

2月17日,游族网络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旗下《少年三国志2》《权力的游戏 凛冬将至》等多款游戏产品的数据显示,今年春节期间用户活跃度相比往年有进一步提升。

“疫情对公司的研发进程、宣发节奏影响较小。”该负责人告诉记者,针对疫情特殊时期以及春节流量高峰,游族提前做好了应对和部署,产品运行、版本更迭、宣发活动、产品排期等工作依旧稳步进行中。

与游族情况相似,2月17日,三七互娱相关负责人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各主要产品的流水在春节期间均有提升,新增用户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都会对业绩产生积极影响。在持续远程办公状态下,疫情也并未对公司正常经营产生较大影响。

中小企业恐失“黄金期”

在头部企业分享流量红利背后,中小游戏公司却承受着疫情带来的较大影响。

王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此前提及的榜单中,TOP60以外排名的游戏产品数据表现较差,甚至出现同比下降情况,其中有不少是中小游戏公司的作品,这也表明他们的生存空间依旧严峻。

张书乐也向记者坦言,疫情特殊时期带来的诸多不确定性因素,会引发资金链、运营、维护和研发等环节出现各种问题,而这也会让抗风险能力原本较弱的中小游戏厂商变得更为艰难。

“虽不至于完全无法运转,但影响是肯定有的。”2月17日,长沙的游戏从业者陈思(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眼下其所在公司部分同事已正常到岗上班,但内部运作依旧面临诸多问题。

目前,陈思许多技术类岗位同事,由于身处疫区或道路封闭等原因无法回公司到岗,而相关的技术类工作也无法远程在线处理,这为公司的技术开发与维护都带来了很大困扰。

对外协作方面,陈思表示受疫情影响,许多一线城市的游戏研发、渠道合作商还未恢复正常运作,这间接影响了公司下一步发展节奏和计划。

在游戏发行环节方面,武汉指游互娱创始人单梁2月17日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发行策略、需求报表、采买物料等都需要参与各方进行大量沟通,线上方式难以及时、全面地解决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

单梁坦言,相比人员到岗、工作计划等短期难题,疫情持续对公司的长期影响令其更为担忧。

“1-5月是中小公司发展的黄金期,错过的话将影响全年营收。”单梁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疫情的到来使中小游戏公司全年难得的发展窗口陡然关闭。

他向时代周报记者进一步解释,中小公司的竞争压力主要来源于头部企业。1-5月份,头部企业往往更侧重于梳理总结、制定新品计划和开展筹备工作等方面。中小公司如果能在这一段竞争空窗期中抓住流量机遇,同样能过得比较“滋润”。

然而疫情彻底打乱了中小公司的发展节奏,原本应该在2月、3月开展的发行、上线工作全线停滞。

在单梁看来,对既处于疫情中心,又以中小游戏公司为主的武汉游戏产业而言,这样的打击尤为惨痛。

在时间周期的划分上,朱然也表示赞同。他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称,6-11月是游戏用户付费相对高峰的时期,也是完成了筹备工作的巨头企业们竞争角逐的主战场,中小游戏公司以往会尽量避开在该阶段投入竞争。

“研发投入、发行成本、渠道平台等维度上,中小公司根本无法与头部企业‘同台竞技’。”在朱然来看,如果疫情再持续下去,今年留给中小游戏公司发展的时间就真的不多了。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