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半后 BTC 会升值吗?

2020年5月12日,BTC的新增供应将减半。这种情况每4年发生一次。一个重要的衡量指标解释了为什么未来几个月价格可能会上涨。

其实现在市场不乏判断BTC正确估值的分析报告

由于BTC的新兴经济意义还没有实现,投资者必须问自己关于货币、价值和功能的重要问题。其中最根本的问题是,我们当初为什么要投资BTC?最明显的当然是为了让价值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值。但对一些人来说,也可能是为了保护其资产因通胀导致的购买力下降。另一些人可能是为了实现特定的效用而投资。这些问题有助于摸清为什么有些人可能想把法币投入到其他资产中。

什么是存量产量比(Stock-to-Flow Ratio)?

虽然很多人都在为BTC的稀缺性而辩护,但他们往往把它说得过于宽泛,存量产量比更进一步说明它的价值。它可以证明某个商品的价值,是一个既简单易懂又非常有信息量的指标。商品的存量(stock)是指现有的供应量,而流量(flow)是指在下一个给定的时间段(通常是一年)生产的商品数量。将存量除以流量,即得存量产量比。

简单来说,存量产量比就是每年供应通胀的倒数:

存量产量比可提供有关商品与货币价值的有用信息。在具体研究货币的价值时,存量产量比可为货币的硬度(hardness,即相对于现有的供应量而言,增加新单位货币的难度)提供一个值得信赖的解释。软(easy)货币是增加总供给量相对容易的货币。因此,硬通货的存流量之比会很高,而软通货的存流量之比会很低。年产量对总供给量的影响越大,流量对存量的影响越大,钱就越容易。

黄金的存量产量比

黄金存流量之比相当高,因为流量对存量的影响不大,所以通常被认为是最具硬度的一种货币形式。根据2017年的估计,黄金的全球库存量在19万吨左右。而由于纯金大多是坚不可摧的,所以这19万吨几乎占到了人类历史上所有的黄金开采量。平均来说,全球的开采量每年会给黄金库存增加2500吨左右。如果我们把黄金的存量除以黄金的流量,就可以得出一个数字:76。

美元的存量产量比

相对而言,很多人认为诸如美元之类的法币是软通货,因为它的存流动比率比黄金低得多。根据美联储自己的数据,2017年美国增加了6000亿美元的美元总供应量。而到去年年底,美国的货币供应量报告为13万亿美元。通过这些数据我们看到,美元的存流量之比约为21.6,说明美元的存流量之比并没有黄金那么大,因此没有黄金那样的硬度。而通过对它们的存流量之比求倒数,我们看到黄金的供给通胀率为1.3%,而美元的供给通胀率约为4.6%。

单从数字上看可以看出,USD的流量明显影响了其存量。但真正显示出美元的硬度不足的不只是2017年的数字,而是其供给增加的本质(nature)。对于美国政府来说,增加美元的流量并不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从理论上讲,如果政府想在某一年内增加纸币的供应量,那么政府这样做的资金成本将是微不足道的。但对于黄金来说,生产者必须利用大量的资本(自己的资本)来影响这一变化。因为资本是有风险的,所以黄金年产量的增加是相对(总是)较难的。有人也用对BTC的能源支出和工作证明共识(PoW)有着类似的看法。由于有了法币这样的软通货,增加流量并没有带来任何成本的显著增加。

硬通货、软通货,和“软通货陷阱(Easy Money Trap)”

经济学家赛义德安-阿穆斯(Saifedean Ammous)认为,如果把货币作为一种价值存储工具,那么它的供给量就会增加。而如果它的供应量是比较容易增加的,那么该货币价值储存的特性就会被侵蚀。阿穆斯将此称为“软通货陷阱(easy money trap)”。他认为,即使增加货币供应量可能对一个经济体有短期的好处,但由于资本壁垒的缺乏和和进一步增加货币供应量的诱惑也会侵蚀货币价值。相反,如果作为价值存储工具的货币的供给较难增加,货币的价值就会抵御这种侵蚀。

全球的统计数据证实了阿穆斯的说法。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1960-2015年期间,全球167个国家的广义货币平均每年每个国家的年增长率超过30%。相比之下,像黄金这样的硬通货在人类历史上从未经历过30%的总供给量增长。当增加货币供应量的唯一限制因素是政治因素时,从长远来看,政府会想方设法绕开这些限制。当货币供应量年复一年地以如此庞大规模增加时,货币单位价值就会相应地减少,这就是货币贬值。

虽然凯恩斯主义支持控制货币供应(把握商业周期、自然灾害后的重建、战争后的重建),但历史已经证明,政府并没有负责任地控制政府货币。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应用经济学家史蒂夫-汉克(Steve Hanke)和埃里克-博斯特罗姆(Erik Bostrom)在2017年的报告中指出,历史上出现过58次恶性通胀,其中57次出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而这并非巧合,因为那是各国政府决定大规模脱离金本位的时候。一战之前唯一的一次恶性通胀发生在1790年的法国,当时法国国民议会同意发行称作assignats的纸币。但在短短5年内,国民议会印制了197亿张纸币,而assignat却失去了几乎100%的购买力。这一数据表明,恶性通胀与法币高度相关。

当恶性通胀问题困扰着一个国家时,公民们会清算他们的本位货币转而购买商品、黄金和国际储备货币,如美元、欧元、日元和瑞士法郎。这些国际储备货币在世界范围内无处不在,且相对于贬值的货币而言具有极大的稳定性。

"当人们研究这些国际储备货币供应的增长率时就会发现它们具备吸引力的原因,因为它们的供应增长率在一段时间内一直相对较低,"Ammous在其2018年出版的《比特币标准》一书中写道。

硬通货是稳健的货币,而软通货则会受到贬值的影响。恶性通胀的实例表明,货币超发会导致货币不具备价值储存特性的吸引力。相对而言,历史表明,黄金在很长的时间段内都能很好地保值。然而,黄金缺乏易便携性和可分割性,所以有些人就会认为这是它在当今全球经济中成为有效交换媒介的两大障碍。

聚焦BTC

BTC不受任何单一实体、个人团体或政府的约束,它不能被人为贬值和操纵。其代码不被任何政府的行为所改变。

虽然这些对于BTC爱好者来说,大部分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但通过BTC的存量产量比来BTC,可以让我们有所启发,我们可因此了解到为什么BTC的价值不仅是合理的,而且它的价值在未来几年内还可能继续大幅上涨。

BTC的存量产量比

按照前面的计算,黄金的存量与流量之比是76。在2020年的今天,我们可以用当前供应量(存量)除以过去一年新增的供应量(流量)来计算BTC的比率。根据Blockchain.com的数据显示,在当前流通的1834.5万BTC中,大约有68.3万BTC被添加到流通规模中。通过计算2020年4月比特币的存量与流量之比,我们得出BTC的存量产量比是26.8。

即使到了今天,BTC的存量产量比也比美元高一点。而事实证明,BTC成立九年来,除了2014年之外,BTC的价值存储特性每一年都有较好的表现。

2020减半过后

通过算力和难度调整之间的相互作用,我们可以可靠地推断出未来几年BTC的存量产量比将是多少。

在2020年减半后(2020年5月12日发生),BTC的年新增供应量(流量)将从每年656,250个下降到每年328,125个。BTC的可控供应量预测届时将有1837.5万BTC流通。因此,我们可以计算出BTC2020年的存量产量比为56,高于地球上大多数商品的存流量之比。

展望未来

在此我不对BTC未来其他几次减半做过多的计算,但2024年,BTC的存量产量比将达到121,超过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比率。

存流量之比可证明一种货币是否具备持有价值,或证明该货币到底是软通货还是硬通货。当一种货币变成了硬通货,它的价值就很难被侵蚀。几千年来,黄金的高存量产量比说明了它的硬度和价值存储能力。没有人知道BTC是否也会承担起黄金的角色,没有人知道作为数字货币实验的BTC是否会成功。但在9年的时间里,BTC已经证明了它的韧性。它保住了自己的价值,它的存量产量比急剧增加。当BTC在5月减少供应量的时候,预计未来几个月的价格会出现大幅上涨。当它超过黄金的存量产量比时,我们将见证这一货币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届时BTC的价值会远远高于此时。

Jackson Rickun   作者

子铭   翻译

子铭   编辑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