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操纵火车票?还没放票 你就输给了这帮网络“黄牛”

春运中的人们。

来源 | 中国企业家

作者 | 程璐

“真是太可恶了!”

春节将至,在北京亦庄开发区从事物流工作的韩晓,早早通过第三方抢票软件预订了返乡回贵州毕节的火车票,但购票结束后,她发现自己被捆绑销售了——账单中无端被多扣了一百多块钱。

等回过头来再研究时,韩晓这才发现,在预订支付页面,她所使用的这款第三方抢票软件确实有一条关于购买加速包的文字提示,但字体极小,颜色较淡,非常不易察觉,没细致端详的她,因此为3条备选路线分别多花了几十块钱。

韩晓不是一个人。在当下各大社交论坛上,被如此“套路”而愤而发帖的,大有人在。

说到底,韩晓还算是幸运的,因为她总归买到了票。事实上,每年都有大量买不到票但又不得不回家过年的返乡者。有些人甚至迫不得已,只能报个旅行团,先回到家乡附近,再辗转去往最终目的地,而这么走上一遭,成本就高出了很多。

在北京五道口做服装生意多年的女生李言感叹说,春节回家的火车票可是一年比一年难买了。她的老家在山东,说起来不算远,从北京到德州,高铁只需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往年她都能顺利买到票,虽然有时要等上几天,而2019年,她几乎看不到希望。

“实在等不了了,那天看见朋友圈有人发了抢票软件的广告,决定干脆试试。新用户注册还赠送了我20个加速包,但一连抢了三四天,一点用都没有。”她失望地说。

在李言看来,这些第三方软件,不仅没有带来便利,可能还抢占了中国铁路官方购票软件12306上的有限通道,变相提高了购票门槛。

白帽VS黑客

“春运”,是中国独有的一个词汇,而韩晓和李言只是中国春运期间浩荡迁徙大军中两枚小小的缩影。每年这个时候,大中专院校学生、进城务工群体等便像候鸟一般,在中国广袤城乡之间大规模流动,而铁路在其中扮演着至为重要的角色。

2019年春运已于1月21日正式拉开序幕。在1月7日召开的全国春运电视电话会议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表示,初步预测,2019年春运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9亿人次,比上年增长0.6%;中国铁路总公司副总经理郭竹学预计,2019年春运国家铁路将发送旅客4.06亿人次,同比增加3089万人次,增长8.2%,日均可达1016万人次。

压力可以想见。

由于出行需求旺盛而集中,尤其热门线路极其拥堵,铁路系统春运期间一票难求早已是多年顽疾。

中国铁路历经百余年的探索与发展,目前已形成遍及全国的网络系统,尤其近年高铁建设,成就斐然。但与之相比,高峰期运力、火车票供给以及官方购票通道的便利性一直备受指责。

2010年1月30日,春运首日,12306网站正式上线。而在此前多年,乘客购买火车票大多依赖线下窗口,部分通过电话,春运时通宵排队司空见惯,“黄牛党”猖獗。

随着12306的问世,大量第三方购票平台纷纷出现,从PC端到移动端,从免费到付费。

PC端最先崛起。360、百度、搜狗、UC浏览器都曾上线免费抢票功能。2013年年底,12306推出手机客户端,此后,携程、同程艺龙、美团点评、飞猪等旗下移动端抢票产品应运而生,成为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黄牛”。

抢票软件页面截图。

初期的12306运算力有限,面对春运刷新高峰,服务器常因无法承载而瘫痪,用户体验极差。而不断接入的第三方抢票软件,无疑让12306雪上加霜。

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电子所副总工程师、12306技术部主任单杏花此前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人工刷新网页的速度和次数是有限的,而机器或软件自动刷新网页的速度可任意设置,极容易将12306服务器内存空间占满。“当时除了系统的日常运维,这些网站和APP的涌现,耗费了我们太多的精力和成本。”

曾就职于国内某OTA平台的软件工程师张轩,却并不这么看。他认为,早年第三方的出现,实际为铁路系统分担了很大一部分流量和压力,虽然最终请求还是指向12306,但第三方会有一系列的容错处理。

“也正是有了第三方,12306才有压力,这几年飞一般地进步。”张轩的感受是,近年12306开始尝试用一系列技术手段封锁第三方,“这就好比黑客与白帽之间的较量。我们是见招拆招,他们也一直没能把第三方掐死”。

打不死的小强

为遏制第三方软件的接入,12306在技术上不遗余力。其中2015年、2016年相关动作最为频密。

以2015年为例。2015年3月,12306将动态验证码改为随机图片;2015年12月,为阻挡机器学习的验证码识别,12306又陆续加入了581种验证码类目,接着订单验证码改为双词组合形式,后来又增加了4秒限制,即验证码必须在4秒内提交,否则认为是错的。

“12306跟阿里云合作后,我们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他们打个喷嚏,整个火车票市场都得跟着地震,接着就是比第三方谁最先修复。”张轩透露,“12306常常在凌晨时分维护系统,早上手机一响,又有变动了,实时待命、起早上班,这种事对于我们来说如同家常便饭。”

2017年之后,12306与抢票软件间的战火稍有平息,但双方竞争从未停止。目前12306从网站到APP都更为注重人性化服务体验,比如增加了线上订餐、线上选座等功能,尤其是新版APP甚至被挑剔的业内人士评价为“流畅”。

在抢票软件市场,12306Bypass(分流抢票)是一款小有名气的产品。与市面上绝大多数第三方平台不同,这是一款由个人开发的抢票软件,而且因其绿色、免费而颇受欢迎。

据开发者小风介绍,12306Bypass是他在念大二时,花费一个月时间做出来的。如今这款软件至少有30个QQ抢票用户群,大多是近2000人的大群,基本满员。脉脉上一位猎头表示,开发一套系统容易,但维护更新这么多年很难,他曾经想找到这位开发者,但最后发现他是位写C#语言的程序员,自己手上没有与之相匹配的职位,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虽然众说纷纭,但至少在法律层面,迄今国家对第三方抢票软件并无明确定性,也没有哪家平台受到过行政处罚。2013年春运前夕,工信部曾打电话给相关企业了解情况,但据称目的也仅是要求他们关注网上流量情况,避免因抢票插件造成网络拥塞,大方向仍是“共同研究有效的方法,帮助广大群众能够顺利购票”。

当然,在12306面前,第三方抢票软件则如同洪水猛兽。

与张轩一样,王远来自另一家OTA平台,一直负责抢票软件的开发与维护。“有点见不得光,不能做宣传,就算有业绩,也不敢在集团内部大肆宣扬。”他说。

进入收费模式后,关于抢票软件的不当得利争议一直存在。“我也觉得我们的产品有点KPI导向了,有油水的功能就做,集团内部能挣钱的就是好项目。”王远向《中国企业家》直言,行业的搭售行为曾饱为外界诟病,在火车票的整个交易过程中,由于第三方平台的票价与官方同价,没有任何利润可言,“如果不默认搭售的话,那就只能赔本赚吆喝了”。

更为严厉的监管已经到来。

已于2019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电子商务法》,第十九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搭售商品或者服务,应当以显著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不得将搭售商品或者服务作为默认同意的选项。

“不许默搭套餐后,我们的收益折了很多,产品只能想办法补窟窿。”王远对记者表示,包括他所在的平台在内,第三方抢票软件近年来推出了很多增值服务,以开拓收入来源,寻求新的出路,而VIP会员系统和付费加速包,就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的。

还能走多远?

那么,这些抢票软件的工作逻辑是什么,所谓的“加速包”真的有效吗?

综合记者采访到的多位软件工程师的观点,抢票软件其实是用程序模拟人为登录、输入和刷票,但与手动抢票相比,第三方软件可以通过增加带宽、提高查票频率,更快地查到余票、锁定票席,因此用技术手段的下单速度是高于手动购票的。另外,针对退票、不同时段放票的情况,第三方软件也可以在闲时持续刷票。

这并不意味着第三方软件就拥有优先抢票权,最终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12306的放票情况。软件程序对用户请求不会区别对待,这些加速包只是给同一软件下的用户排了优先等级。

张轩称,加速包就是可以让你在软件内部插队,但不同第三方软件之间的竞争依旧存在。此外,针对抢票软件,铁路部门已通过限制抢票方IP地址访问速度等技术手段进行控制。

铁路系统的封锁、竞争者们的扎堆入局,这些都让第三方抢票软件从业者感到压力陡增。“蛋糕就这么大,抢的人多了,市场混乱,我们的客户慢慢就觉得抢票变难了,开始有人觉得加速包也没用了。”王远介绍说,在推出会员模式后,他甚至感觉外界的吐槽更多了。

多数用户对于抢票软件到底是怎么“抢”的,并不清楚,只是看到了界面上跳跃的抢票时间、抢票次数变化。近期第三方抢票软件因“抢票次数”显示的真实性,再次被炮轰。

张轩透露,部分第三方软件在用户购票时显示“已全力抢票XXX次”,只是前端制作的一个动画,用一定频率计数,并非真实的抢票次数。“界面最初上线目的是为了缓解用户焦虑,将抢票时间换了一种方案展示,但抢票是在服务端完成的,如果实时展示,则需要前后端不停交互,从开发角度上讲,也不会允许这种功能存在。”

张轩指出,这种交互方式在软件中十分常见,包括摩拜开锁进度条的动画,“但后来内部感觉显示次数这个功能会产生误导,就下线了。”同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春彦也表示,此类非真实显示涉嫌诈骗和虚假宣传,应予整改。

火车票实名制实行后,购票产业的用户信息泄露风险大大增加。记者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12306就曾有用户信息泄露的情况发生。

2014年11月,施某花了200元购得一款专门对铁路12306购票系统数据进行扫描和提取的“密正”软件,后利用该软件和在网络上搜集来的数据,对12306系统进行“撞库”,提取了包括邮箱、用户名、姓名、身份证号、密码、手机号等字段的用户身份认证信息近69万组,并上传到网上供他人下载。施某因此获刑三年半。

2018年年底,网上再次出现售卖12306旅客信息的帖子,并宣称共有410万名旅客信息被泄露,包含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登录账号、登录密码、邮箱等信息。

对此,中国铁路官方辟谣称,网传信息不实,12306网站未发生用户信息泄露。这便将矛头指向了第三方抢票软件。

360网络安全响应中心负责人蔡玉光对《中国企业家》表示,由于第三方软件种类繁多,各个软件在安全上的防护水平也参差不齐,无法与12306官方渠道的安全性相比,如果这些软件背后公司的安全水平有限,很可能会被黑客攻破,甚至存在一些恶意软件打着“第三方抢票”的幌子直接收集公民的各类隐私信息。

与往年不同的是,2019年春运,12306在部分路段开展了候补购票服务试点,此举被外界认为是对第三方软件杀伤力极强的一件武器。

按中国铁路总公司官网的说明,候补购票是指旅客通过12306网站或手机客户端购票时,如遇所需车次、席位无票时,可按日期、车次、席别,提交购票需求,并在预付票款后,售票系统自动安排网上排队候补。当对应车次、席别因退票、改签等业务产生可供发售的车票时,系统自动兑现车票,并将购票结果通知旅客。

听起来似乎和第三方抢票功能异曲同工,但多位业内人士告知,两者差别极大:12306可以从服务器端查询和锁定余票,无需加载任何额外信息或做任何额外操作。这意味着,12306的自动购票速度和成功率或将快于抢票软件。

对于12306这一优势功能的添加,王远表示,他对互联网公司技术竞争力仍保持乐观。“12306的候补购票酝酿了一年,而我们只用了几周,就同步上线了。”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