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og的价值在于记录还是分享?| 新榜品牌沙龙实录

Vlog和风口这两个词,最近大半年一直被绑在一起。

从各个平台陆续发布Vlog扶持计划,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并入局,Vlog屡上热搜,但风口上的Vlog也同样面临质疑:Vlog值得入局吗?有哪些门槛?如何获取流量?怎么实现商业化?

6月14日,新榜在上海举办品牌沙龙 “Vlog:挖掘‘记录’本身的价值” 。本次活动指导单位为上海市网络视听行业协会,主办单位为上海市网络视听行业协会短视频专委会,这也是新榜担任协会短视频专委会副主任后举办的第一场专题活动。

我们邀请了头部Vlogger、一闪视频运营总监王晓光,好看视频创作者运营负责人韦宏,新榜内容副总监夏之南,Soul App运营部视频组组长姚康,Vlogger、时尚博主打哈欠的大狮子共同探讨Vlog现状、趋势和商业化。

本文将通过7个问题的拆解,记录这5位嘉宾的观点精华,希望对你有帮助。

什么是Vlog?

Vlog是Video Blog的简称,形式和内容多种多样,此前在欧美、日本就很流行。但什么样的视频才算是Vlog?Vlog和其他短视频有什么区别?

对此,头部Vlogger、一闪视频运营总监王晓光分享了一闪的评判标准。这个定义来自Youtube:Vlog 是视频形式的博客,是一种轻松、互动感强的视频格式,最大的特征是有人对着镜头说话。 所以,一闪用是否有人对着镜头说话作为判断Vlog的标准。

一支Vlog时长多久为宜?

针对国内外用户“视频内容消费曲线”的差异,新榜内容副总监夏之南简述了此前新榜的观察,认为国外是由长及短,国内最先爆发的则是15秒-30秒的“小视频”。随着Vlog概念的兴起,抖音快手这样“国民级”短视频平台的入局,可能会重新定义国内Vlog的形式和发展,60秒和更短的Vlog可能会成为常态。

Soul App运营部视频组组长姚康认为, Vlog 最合适的时长是1分钟以下和5分钟以上。

1分钟以下的便于传播,受制于时长,Vlog内容不会很乱。而5分钟以上可以传播、输出Vlogger的价值观。2-5分钟的视频可能只是纯记录,很难做到清楚表达。

Vlogger、时尚博主打哈欠的大狮子从自身角度出发,坦言只能完整看完2-3分钟的生活向Vlog,超过3分钟的Vlog基本上都会拉进度条。不过她也说,如果是和日常生活有一定距离、平时接触机会较少的Vlog,比如记录小众旅行地、技能学习、出席特别的活动,完整观看的意愿会更强。

哪些人在做Vlog?

什么样的人适合做Vlog?

去年Vlog走红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尝试自己拍摄Vlog。Vlogger分为三类:

1. 明星、艺人

在明星越来越爱上真人秀的情况下,他们做Vlog是为了丰富人设。对他们来说,Vlog更像是异步直播的短视频。

2. 垂类大V

垂类大V指的是在各个领域已经做得非常成功的大V,如游戏主播、美食达人。他们做Vlog也是为了丰富自己的人设。

3. 素人

素人作为平凡的普通人,或许没有太多特长,但他们也是好看视频鼓励做Vlog的对象之一。虽然可能拍出来的是一些看上去平凡的Vlog,但是拍“平凡的Vlog”也要建立在不平凡的选题上。

除了以上三类人群,新榜内容副总监夏之南认为新媒体人也是Vlogger的新生力量之一。就像公众号创作者毕导一直用科研的方式写接地气的内容,比如秋衣穿在大衣外面更御寒,怎么拉屎能压水花等。去年年底,他把自己住兵马俑主题酒店的经历拍成Vlog,播放量超千万,话题#兵马俑酒店#一度登上微博热搜第8位。

想拍vlog的人怎么克服对镜头的恐惧?

王晓光认为,拍Vlog要让人觉得,你想和屏幕外的人有直接的交流,是在说一些新的东西。他给出了三个建议:

1. 通过练习来克服;

2. 习惯取景框里的自己;

3. 可以作为游客,从国外开始拍Vlog。

Vlog有哪些商业模式和商业价值?

打哈欠的大狮子认为,商业合作的Vlog其实商业痕迹更少,也更有粉丝号召力,会让粉丝自然地把这些品牌、产品融入到一个个日常的生活场景中去,更愿意相信这就是明星、博主日常在用的东西。

她举了个例子:一个运动品牌和一位小红书头部博主合作的Vlog,视频记录了一段时间的运动给她带来的改变,同时进行运动教学。这样的合作形式既贴近生活,又带有干货属性,同时承载了运动品牌的特性。“虽然个人感觉那个Vlog过于中规中矩,产生的影响力有限,但也是品牌一次全新的尝试,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Vlog的商业模式分为两个部分。 一方面,Vlogger可以通过MCN或者平台的后台接推广需求来变现,选择很丰富。另一方面对于平台来说,Vlog还是未知领域,其变现模式和内容电商不同。平台能从Vlog中获得什么,仍是一件值得研究的事情。

也有参与活动的视频网站运营建议Vlogger在Vlog中坦承告诉用户哪些是广告。“因为没有人是傻子。一旦有欺瞒被粉丝或其他用户发现,那么Vlogger之前做的所有努力可能都完了。况且,现在的用户都理解Vlogger是需要‘恰饭’的,没必要为了一个视频,放弃整个视频生涯。”

Vlog的价值在于记录还是分享?

每个人都有记录的需求,但不一定每个人都有分享的需求, 因此要区分对待用户记录和分享的需求:

Vlog之所以叫Vlog,前半部分是Video,后半部分是Blog。Blog本身是一种社交,社交行为里隐私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有人会把朋友圈设置为对所有人不可见,也有人会设置为三天可见或者半年可见。因此,乐于分享的人没有那么多,但他们都有记录的需求。

优质Vlog肯定会和用户有一个非常深度的互动,带着粉丝去看他们平时看不到的东西,做他们平时可能做不到的事情。这样的Vlog粉丝才会真正爱看。如果只是拍你自己每天早上都吃的鸡蛋灌饼,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当然,如果你已经是个大V,那拍吃鸡蛋灌饼没事。比如欧阳娜娜如果拍自己吃鸡蛋灌饼,肯定是很有传播性的。

最早一批Vlogger现在怎么看Vlog?

王晓光从2016年开始做Vlog,以cbvivi为网名被熟知,是国内最早一批Vlogger。在新榜品牌沙龙上,王晓光分享了他做Vlog三年以来的经历和思考 (想看 完整版分享 ,可点击变色字跳转阅读)

2016年:不是谁都懂Vlog

王晓光第一期Vlog是去东京旅游。在此之前,他也拍摄过一些视频,比如游戏解说、开箱、做菜。后来,他想做和Casey Neistat一样的Vlog。于是就在东京开始了一段日更的日子,做了五六期。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非常苦”。早上出门玩,晚上八九点回来剪辑,等到上传完成已经是凌晨五六点,然后又要出门玩。

据他回忆,当时很多人都不太懂Vlog。王晓光在街上拍摄的时候,旁边的人都不知道他在干嘛,朋友也不知道他做这些事情有什么意义,更多的人也不知道谁要看Vlog。Vlog只是把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剪成一个视频而已。换句话说,Vlog全方位地不被理解,或者说没有人有机会来了解它。

他第一年的想法是:“ Vlog是一种协议。 你把一个视频冠以Vlog的名义的时候,就意味着你会持续分享这样的内容,你的承诺就会反过来push你去多拍一些东西。”

因此,当时王晓光会记录一切。比如在上海迪士尼乐园里坐创极速光轮,他会把手机放在摩托车盖子里,展现玩的状态。

王晓光认为,Vlogger输出呈现作品的形态会决定自己被多少人认识。即便他回顾第一年的做法觉得非常初级,但又觉得这并不是完全没好处。

2017年:制造一些快乐的瞬间

王晓光做Vlog的第二年开始有了一些固定观众,他喜欢和他们玩以前说过的话,再说一遍的梗。

“给自己制造一些快乐的瞬间吧朋友们”是其中之一。他开始尝试以选题化的方式去操作拍摄Vlog。商业化也是促使他改变的重要因素之一,他需要告诉合作方一些能够提前预见的内容。

那年,他还做了一个爆款,用卡片机拍日本的花火大会。即便画质和观看体验都一般,但最终微博阅读量超500万,视频播放量超100万。而那时,他只有两三万粉丝。

2018年:做平凡的Vlog

Vlog选题化后,王晓光需要先想好一个选题,再考虑怎么把Vlog做得更加精品化。看视频的也不再是熟悉的人、陌生网友,还有可能是未来的客户。这样一来,未必能把视频拍得很好看。

而三年前大家看不懂的Vlog如今也发生了变化。现在,用户更愿意看个人制作的半专业内容。从电视到机构,到个人休闲内容,再到个人严肃内容,用户需求决定了创作人会往严肃内容的方向走。

对于王晓光来说,他更喜欢现在这种比较自由的状态。在Vlogger都朝着专业化前进的时候,他选择尝试用3年前最简单、最简朴的方式拍Vlog: “我想多拍一些我最早看到的那种Vlog。可能会很水,可能是流水账,但我想拍一些团队里的人多了反而会拍不出来的东西。”

今年5月底,他去了一次格鲁吉亚,开始日更实验。

他回忆说,日更做“平凡Vlog”的特征是剪辑时间有限,而且真的很累,质量不可能整齐,而且是反运营的,但他又真的很开心。因为那种“平凡Vlog”,是让人看了觉得“我也可以拍,而且我可以拍得不一样的”。

你怎么看V log?有没有尝试自己拍摄Vlog的计划?欢迎在留言区和我们分享你的看法和经验~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