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遇全网下架:“以游戏做社交”的机会与隐忧

头条的另一款明星产品,音遇,昨天全网下架。

但奇怪的是,一个日活百万级的产品被下架,几乎找不到任何媒体新闻报道。

但我们还能在社交媒体上看出一些端倪。

4 月 18 深夜,关于音乐社交App 音遇“犯事”的消息,开始在社交平台大面积传播,自称“音遇吐槽墙”的爆料者言之凿凿:

“音遇因为某些涉黄视频和软件内大面积不法分子的广告,所以全网下架。”

“现各大应用商店已下架,音遇凉凉,利用音遇达人和网红,包括之前的S级用户事件,音遇已经赚够钱了所有跑了?!”

我们第一时间在各大社交应用市场进行了验证,包括最大的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以及三星/华为/OPPO/vivo 等自带应用商店,都已经无法搜索到音遇,其中 OPPO 应用商店则显示:

“该应用内部优化中,暂不提供下载”。

全网下架已经成为事实,目前下载渠道仅剩音遇官网,但也只提供适用于 Android手机的 apk 安装包下载:

为了验证音遇是否真的在“内部优化中”,我们用一部安装好音遇的手机测试了一下:

显然,音遇依然能正常使用,并没有大到需要下架才能解决的问题。

在此之前,音遇一直发展极快。去年 11 月走红, 12 月 25 日便宣布完成由红杉资本和高榕资本共同领投的数千万美元童子,投后估值超过 2 亿美元。

据 QuestMobile数据,截至 12 月音遇 dau 已超 85 万;更有第三方数据显示其 DAU 峰值已超 140 万。

从各种迹象来看,音遇正处于上升期,赔钱跑路显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音遇到底犯了什么事?

音遇为何下架

事实上,下架对于音遇,以及此类 App 而言已经不是头一遭。

今年 2 月,音遇与脉脉、Hello语音、一罐、微光等语音社交类 App 都遭到了 App Store 下架处理;今年 1 月,包括西瓜视频在内的 433 款 App 也都遭到下架。据业内人士分析,App Store 下架往往与在内购不合规,隐藏第三方支付有关。

音遇的这次下架显得更为蹊跷。

上几次下架事件,实际上是苹果的单方面行为,Android 用户不受影响,甚至也只是下架了新用户下载,对于老用户而言,依然能在“已购项目”中的“不在此iPhone上”找到并进行安装。

不过,这次看上去事情就复杂了:

比如,在其他社交平台常见的“卖片”,在音遇中也能见到。往往是机器人操作,以评论吸引关注,再导流到微信的方式推广;

不少音遇的用户都表示因为因为“卖片”的用户太多而影响到用户体验,数量甚至高达一场遇到两三个的(共六人);

除了在评论区卖片,还有部分音遇见用户反馈,有的领唱会在每首歌前故意“娇喘”,并称之为“为了涨粉这么拼命”。

音遇官方发布的《净化游戏环境公告》中的 3、4 两点,也从侧面佐证了这一现象的存在:

3.禁止刻意模仿各种带有性挑逗的声音;4.禁止刻意发表低俗涉黄音视频,引导场内低俗互动;

直到发稿前,音遇在全网下架并没有引起大面积讨论。官方微博也只是表示:

由于系统维护,近期无法修改相册、头像。其他功能不受影响。

音遇到底怎么玩的

继续跟进音遇全网下架事态发展钱,有必要了解一下音遇到底是怎么玩的。

音遇最初上线于去年 9 月,开发方为北京有三逗科技有限公司,核心成员为头条系创业者。三逗科技还曾开发“专为手游打造”的输入法“66键盘”。

经历两个月的冷启动后,此前日活不足 1 万的音遇,于 11 月开始走红。从去年 12 月 20 日起的很长一段时间,霸占着 App Store 的社交榜第一,直接威胁到了竞品全民K歌。

发布初期,音遇的核心功能其实只有两个,即“劲歌抢唱”和“热歌接唱”:

“劲歌抢唱”,重点在于抢。系统会随机抽出一首歌,给出上半段领唱。倒数三秒结束后,房间中的玩家点击“抢”按钮争夺接唱机会。

“热歌接唱”,重点自然是接。系统按顺序为玩家匹配歌曲,给出上半段领唱,指定玩家可以选择“会”或“不会”。选“不会”后,则由剩余玩家抢唱。

两种模式下,判断接唱是否成功的依据,都是由音遇的 AI 识别完成。每一局玩家六人,可以选择随机匹配,或是自建房间邀请好友。

简而言之,音遇其实是将 KTV 搬到了线上,但仅此而已的话,音遇提供的游戏体验并不算新奇,和全民K歌相比也并没有拉出差距。

直到去年 11 月,音遇引入了“领唱”机制,才算正式出道,开启起被称为“抖遇”的道路。

在“领唱”模块中,整个产品的形态其实更像是一款短视频产品。在“劲歌抢唱”和“热歌接唱”中,互相还只是以声音交流。

领唱时,用户可以演唱发布(支持视频)自己最拿手的曲目提升人气。得票最高的玩家,将成为此段歌曲的“御用”领唱。也就是成为“劲歌抢唱”和“热歌接唱”环节的“上半段”。

简而言之,音遇直接内置了一个抖音,还是不能对口型的那种

在此之前,音遇唯一的收入来源是充值打上。但可以看出。在“领唱”推出后,音遇已经有了明显的算法分发也只,具备了打造红人、形成变现能力的基础。

也正是“领唱”在去年 11 月的推出,音遇才逐渐开始了用户规模的暴涨。

音遇的机会与隐忧

抢唱、接唱、领唱、战队赛……音遇的野心不言而喻——社交。

寒冬之下,一级市场全面收缩。但社交赛道却保持了难得的乐观。除了上线三个月拿到了数千万美元投资的音遇以外,去年下半年就有不少于七款产品说服了投资人打开钱包。

其中已经在年轻人中积累起影响力的包括:

1 月宣布数千万美元 B 轮的 Soul,以随机匹配、随机听语音作为卖点;9 月宣布数百万天使轮的 Soda,主打小众兴趣爱好社交;10 月宣布 1000 万美元 A 轮的 Echo瞬间,主打以树洞的方式记录生活;11 月宣布数百万美元天使轮的唔哩星球,以“和陌生人处3小时CP”为卖点

千禧一代、Z世代在互联网用户中比重逐渐增加,代际更替自然诞生出不同的社交需求。但以当下社交产品格局而言,大部分已经是“古董级”产品。

QQ、微信不说了,基本上已经成为“通讯录”,承载了大部分人从小学到成为社会人的所有社会关系。看似“年轻”的陌陌也已经诞生八年之久,产品形态亦难以满足新一代需求。

你看,当年人们“刚需”更盛,微信摇一摇、陌陌成为了最早的桥梁。时代变迁,微信干掉了摇一摇,陌陌则转型做了直播。

可以看出的是,这一批寒冬中出生的社交产品,都存在着一种共性: 以游戏做社交。

原因不难解释。社交赛道不乏挑战者,今年 1 月更是上演了一场“三英战吕布”,但一直没能解决的一个问题是:“咱们加个微信吧?”

所以我们看到,这一届社交产品,基本抛弃了“单刀直入”的逻辑,而是试图通过游戏达成社交关系,借游戏内容与模式的不断更新,保持更高的留存。不至于最终沦为微信导流工具。

不过,回到音遇,却也充满了隐忧。

首先是上文提到的监管问题。实时社交,自然涉及到审核效率的问题。但语音,尤其是音遇这类基于音乐形态,现阶段的技术几乎无法做到文字社交产品中,类似“关键词屏蔽”这样的精准度,这意味着“模仿各种带有性挑逗的声音”可能成为老大难问题。

其次,与抖音主打“围观”不同,音遇主打“生产”。用户几乎无法作为纯消费者留存。这意味着,音遇需要不断丰富曲库,才能保持用户持续获得新鲜感。至少,目前在音遇官方,投诉最多的问题都来自曲库。

只不过,当问题回到版权,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起来。且不说自家兄弟抖音最近正因为版权问题焦头烂额,腾讯自家的全民K歌已经几乎在版权完成制霸。

网易云和QQ音乐的仗还没打完,下一个会是音遇和全民K歌吗?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