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编程“下沉”战:小城学生离编程还有多远?

编者按:本文系创业邦专栏作者罗超频道投稿文章,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人工智能浪潮汹涌而来,这届孩子将“智能”的精髓发挥到了极致。

这届00后有了新的追星方式

半年前,“中老年”粉丝为让周杰伦冲上流量榜首,不惜戴起老花镜熬夜学习打榜流程做数据,刷新了我们对追星“名利场”的认知。

这一次,易烊千玺的粉丝在“打call”的形式上进行了创新。来自哈尔滨的00后表示,他要用爬虫做个负面检测小程序,通过设置“关键词”自动爬取“黑粉”的评论进行汇总及删除,这种全新的控评方式,省时省力还显得很酷。

事实上,这届00后的想象力远不止在追星上。前有火上热搜的“自动烫毛肚机”,后有青岛小吃货突发奇想,想用编程设计“剥蟹神器”,只需调整好参数,机器就可将螃蟹进行切割与分剥。

除此之外,部分孩子还想用所学知识为所在城市的旅游事业做出贡献,譬如:

“上海的弄堂太多,如果用编程做一个弄堂引导程序,就能减少游客迷路的可能性。”
“用编程做一个方言翻译器,让别人都能听懂长沙味的普通话,也能学说长沙话,消除交流障碍。”
“我特别希望有一天,能够用编程还原古迹、让西安的兵马俑动起来!”

这届孩子不只是想法很多,而且开始学会用编程来动手解决问题,原因何在?从近期微博上很火的一个视频,或可窥知一二:

视频里,来自全国各线城市的100多个小孩,用不同的方言讲述了同一件事:他们希望借助编程的力量,实现成为“城市小英雄”的梦想,尤为值得关注的是一位12岁的福州小孩,从 故宫的“明沟暗渠”中得到灵感,用编程为城市设计了一个排水系统 ,根据雨量大小,给出3套方案排水,节能亦环保。

这则视频背景是一群在线少儿编程学员,为响应少儿编程品牌编程猫12月发起的“全民编程行动”,自发组成了一支“00后编程粉丝后援团”,拍摄的编程学习热城市接龙活动。编程猫发起“全民编程行动”,目的是在全球范围推动“编程1小时”(The Hour of Code)活动的落地。

“编程1小时”(The Hour of Code),由美国公益组织code.org于2013年发起,期间得到包括微软、苹果、亚马逊在内的400余家公司和机构的支持,至今已有180多个国家和超过6亿名孩子参与,是规模最大的编程学习活动,旨在让世界各地的孩子有机会接触编程,以全新的方式了解计算机科学的趣味所在,看到未来更多的可能性。

值得一提的是,这群自发组建的“00后编程粉丝后援团”,除了来自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外,还有大量来自三四线城市的孩子,比如克拉玛依、鄂州等“小地方”。

“全民编程行动”,也得到了不少海外学员的支持与响应。

见微知著,从这样的变化可以看出, 编程作为素质教育学科,其重要性已渐渐被二三四线家长意识到,并广泛受到全国各地青少年的喜爱。

三四线城市的少儿编程如何从无到优跨越?

长久以来,教育行业尤其是互联网公司青睐一线和新一线城市,投入大量资源获取市场份额。

442亿美元市值的拼多多给各行各业都上了一课:下沉市场天地广阔,大有可为,这体现出消费分级下的消费升级是挡不住的趋势。与此同时,互联网本身也在下沉,4G网络和智能手机的普及让很多人直接绕过PC跨入移动网民行列,微信的普及将社交网络蔓延到每一个角落,同时刺激了微信支付等基础工具的普及。既然这样的趋势在发生,那么被影响的就不只是物质消费,理论上来说,娱乐、金融、教育,许多领域都会发生“拼多多现象”。

教育行业未曾例外。百度教育2018年3月发布的《中国互联网教育行业趋势报告》显示,近6成互联网学习者来自三四线城市及农村地区,在每天使用互联网学习的人群中,县级市或县城占比高达35%,乡镇或农村占比高达32%。这组数据出人意料:所谓的下沉市场,对在线教育却有如此强的需求,学习者超过了“五环内”人群。

少儿编程亦是如此。曾经少儿编程率先被“先锋“家长接纳,如互联网科技、金融、媒体等行业,不过,编程猫于2018年8月份发布的用户调研分析报告显示,来自公务员、教师家庭的学员明显增多,占比已达62%,替代了原本“互联网、金融、媒体行业“背景的家庭。编程猫创始人兼CEO李天驰在采访中表示,“少儿编程的目标用户不只是生活在一二线城市的‘精英’家长,下沉市场的潜力正在显露出来。”  下沉城市很少有互联网、金融行业,而教师和公务员是中国任何一个毛细血管级别的小城镇都有的职业。

另一组数据则显示,2019年一季度,编程猫三四线城市用户的增长速度几乎与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持平,且在第二季度持续上升。三季度,三、四线用户的增速甚至达到一线城市的两倍。目前,一线城市外的学员在编程猫的比例已达到80%。

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从人口来看,中国人口百分之十几在一线城市,百分之八十多在三四线乃至长尾城市,而教育理论上不应该区分一二线或者三四线,教育应该普惠到每个个体,下沉市场对应的教育需求更大。深挖下去,会发现更多深层次原因。

1、认知上升的背后,带来更大的教育焦虑。

在普及人工智能相关政策推动下,“编程”这股风刮到了三四线城市,甚至走进中小学课堂,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而移动互联网可以消灭信息不对称,任何地方的家长获得的信息都是一样的,对世界,对社会、对教育,对未来的认知同样没区别,因此,三四线城市的家长们,对编程重要性的认知与一二线城市只有很小的时间差。

对他们来说,一二线城市的语数外赛道相当成熟,但关系到孩子未来竞争力与升学考试的编程教育和人工智能才刚起步,早布局或许还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2、走出“小地方“的动机,形成更强投入意愿。

教育是所有人突破阶层和提升自我的核心手段,任何地区的家长都是重视教育的,因为让孩子通过教育突破阶层依然是很多家庭最大的希望。下沉市场的家长很多都有“上进心”,将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希望孩子可以通过教育走出“小地方”,走向更大的世界,拥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正是因为此,他们对孩子教育有着极强的投入意愿,包括时间和金钱。

然而,如今下沉市场的校外教育服务主要由当地的小型课外培训机构提供,水平参差不齐,普遍缺乏教研、师资、设备等资源,矛盾带来了机会。

3、教育资源分布不均,在线教育打破僵局。

三四线城市人数众多,教育资源不均衡却成了硬伤,优质教育资源向头部城市集中是很难改变的规律。在传统教育中,大城市会吸引最优质的教育资源,一个城市不同区域的教育资源都有天壤之别,所以才有天价学区房。不过,随着在线直播技术的成熟和双师课堂的普及,教育资源下沉成为了可能。过去优质师资不愿意常驻偏远城市,如今用线上远程直播就能解决异地优质师资供给需求。

不只是老师资源,互联网可以消灭信息鸿沟,因此缩短了城乡间获取教育资源的时间差。一线城市优质的课程内容,三四线城市同样能够享受。课程外,教具、比赛诸多教育资源,下沉市场均可实现与一二线城市同步。换句话说,在线教育给孩子们提供了同一条起跑线。

仅有线上不够,线下的铺开也极为重要

不同市场群体需求不同,下沉市场和一二线城市相比差异巨大。一方面,中国幅员辽阔,不同地区文化差异巨大,学生群体基础水平不一,教育现状截然不同。另一方面,下沉市场经济欠发达,家长消费能力和理念跟一二线城市有所不同。正是因为此,在线教育平台在下沉市场要有所作为就不能将一二线城市熟稔的产品和模式迁移过去,而是要量体裁衣。

少儿编程如何拿下下沉市场?一个重要的实践是:线上线下齐头并进。

家长虽然关心少儿编程,却有大量的疑惑,需要咨询了解,孩子想学可能心里没底,编程看上去比英语数学这些难一些。“用看不见、摸不着的在线方式来学习一门并不了解的课程,对家长的接触门槛要求太高。”编程猫CEO李天驰认为,线下实体门店更有益于改善家长的体验。今年6月,编程猫战略升级,提出3年内实现“百城千店”计划,希望从线下更直接有效地帮助更多的孩子,为他们创造学习编程的机会。目前已有600多家线下教育合作中心。

一旦编程学员规模扩大,教学效率就成为了棘手问题。编程猫独立研发的AI辅助教学系统Octopus,已于2019年5月完成第三次迭代,实现了实时异步教学,只需500个主讲老师便能解决2万位老师的教学任务量,效率提升的背后让孩子的编程学习得到个性化支持。

为了使编程教学惠及更多的孩子,编程猫为诸多学校提供相应教学服务并受到认可。与编程猫工具配套使用的编程教材大量应用在湖北、广东、海南、河南等地的四五线城市,其中,编程猫与粤教社编写的涵盖小初高的《编程教育》教材,已于今年9月在深圳、佛山、清远三个城市投入使用。

当下,在线授课与进校合作双管齐下,实现编程从一线城市走出去,惠及更多人群,是行业发展的必经之路,不过,编程教育的目的,不应该仅停留在量的普及上,它更深远的意义在于,编程真正赋予孩子什么能力?激发一座城市在科技发展中的哪些潜能?以及如何让孩子更顺畅地适应未来时代?

这些尚未兑现的编程效益,往往从这些孩子脱口而出的编程梦想中开始萌芽。如何让孩子将想法付诸实践,则是整个大时代亟需解决的课题。

AI已经接棒互联网成为下一波科技浪潮的中流砥柱,似乎很多职位都要被机器取代,但这一过程又将创造很多新的职位。AI、5G、IoT、区块链、智能制造、智能交通等新技术纷至沓来,这一切的底层都是编程。编程,跟曾经的计算机、英语、驾驶一样,成为每个人都要掌握或者了解的技能,会是未来的关键职业,尤其是AI等领域的工程师更是稀缺职位。

当然,少儿编程不是要让每个人成为程序员,编程更多是一种思维,是孩子们拥抱未来科技时代的起点。关于编程,乔布斯有一句名言:“我认为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应该学习编程,因为它会教给你如何思考。”1978年,当时刚刚成立两年的苹果就和明尼苏达签下合同,为当地中小学提供了500部电脑。编程可以培养一个人的逻辑思维能力、现实抽象能力、解决问题能力和创造力,少儿阶段介入效果将更好。硅谷创业故事中几乎每一个科技英雄,如比尔盖茨、马斯克、乔布斯和苹果联合创始人沃兹等,都是从小接触电脑、学习编程,其中马斯克在9岁就已开始学习编程。

我国政府从顶层设计上对少儿编程教育给予支持。国务院《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指出,人工智能成为国际竞争的新焦点,应逐步开展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建设人工智能学科,培养复合型人才,形成我国人工智能人才高地,编程猫报告显示,2017年起,天津、西安、山东、江苏、重庆和浙江等地已经将编程教育纳入K12体系。同时,信息学奥赛也被越来越多大学的自主招生认可。

从下沉市场“少儿编程热”的方兴未艾可以看到,编程正在普惠到更多人,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