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真正理解区块链、货币、筹码和通证

区块链的意义,可以分为生产力作用和生产关系作用。

1、把区块链当成一种新的生产力

利用区块链的“不可篡改的”特性,升级现有的“可篡改的”的信息系统,不发“币”,即所谓的无币区块链,基本应用在发票、资格审核、各类证书、凭证和身份认证等领域。

中心化的认证(记账)系统一向存在效率低、成本高而且数据造假容易等弊病。所以现代社会还会出现“如何证明我妈是我妈”这样荒唐的问题。我们平时所诟病的企业股权变更效率低下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分布式记账系统,在这方面有中心化记账系统不可比拟的优势,对生产力的提高有着质的飞跃。

这个比较容易理解,本文就不多赘述。

2、把区块链当成一种新的生产关系

生产关系的核心是利益分配机制。而区块链最大的意义,是可以重建一套陌生且可信任的全新生产关系体系,这将抛开我们对效率低下的、中心化的、权威机构的依赖,在全球范围内的各个领域建立起无数个合作组织高效协作,这些组织内部会按照事先约定且不可单方面篡改的方式公平分利(数字资产)。

这将真正带来全球化的产业革命和效率革命。

利益分配,就是分钱(资产),所以,“币”是生产关系革命中必不可少的。目前,用区块链生成的“币”,其实有3种形态,分别是Coin 货币、Chip 筹码 和Token 通证。

(1)货币 Coin

类似社会中的货币,这是真正的币,特点是这个币可以像法币一样在市场中流通。

比如,用这个币可以在菜场中向菜贩买一根胡萝卜,也可以在餐馆中买到一碗馄饨,还可以在医院付给医师诊费。

按照这个标准,其实中国迄今都没有一个区块链发行的货币 Coin,唯一有可能的,就是中国央行即将发行的DCEP。因为DCEP具有法偿性、稳定性、以及强制性(任何人和机构都不可拒收DCEP)。

各国央行虽然惧怕Facebook准备发行的Libra,但Libra什么时候可以在中国的菜场买到一根胡萝卜,在中国的一家餐馆买到一碗馄饨,在中国的一家医院可以付医师的诊费?这种可能性基本上为零,就像你在大陆境内用美元消费,任何人都可以合法拒收。

从这个角度,比特币其实也不是货币 Coin。首先,比特币不具备稳定性,价格波动太大决定了其最多是一部分共识群体公认的“数字资产”,而不能等同于“货币”。绝大部分时候,用比特币在中国是无法买到胡萝卜、馄饨或者用于看病的。比特币的持有者也并不计划用比特币来做日常消费交易支付。

不管怎样,货币 Coin只能由政府来发行,其它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和能力。

最后,央行准备发行的DCEP和民间搞的USDT、Libra这类稳定币一般是对标法币的,价值是稳定的。也就是说,是毫无投资价值的,只有使用价值(流通价值)。所以DCEP发行的时候,老百姓也不用急着去换,用的时候随时在商业银行的钱包里兑换即可。

囤DCEP并不增值。

(2)筹码 Chip

类似赌场的筹码,这个筹码 Chip不能用于购买任何商品,无法在菜场中买胡萝卜,在餐馆中买馄饨,或者在医院中付诊费,基本上在生活中都用不到。只能在各种交易所(赌场)中存在,用于投资交易(赌博)。除了在交易所(赌场),这些筹码 Chip在整个社会中像空气一样存在着,所以叫“空气币”。

本质上,这类空气币就是赌博的筹码 Chip。赌场有人赚钱有人亏钱,但长久来看,只有赌场(交易所)自己赚钱。

当前,大部分称为XX币的区块链项目,本质上都是在卖赌场筹码 Chip,比特币和一些交易量较大的、所谓的主流币,目前更合适的描述,就是一种大部分赌场(交易所)都愿意接受的、具有较高流动性的筹码 Chip。这里的流动性是赌徒(筹码交易者)选择筹码 Chip最关键的考量因素,决定了赌徒手上的筹码 Chip随时换成法币的效率和成本。

这种“币”对少数赌徒和庄家而言,是有投机价值的。为这些筹码 Chip提供交易的交易所(赌场),绝大部分是不受任何政府监管的。作为交易者(赌徒),你手里的底牌,交易所(赌场)看的一清二楚,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

作为筹码 Chip存在的币,确实是应该受到监管和打击的,绝不是普通老百姓该买的。

(3)通证 Token

类似行业专用凭证,比如某个演唱会的门票、火车票、某个大学食堂的饭票,某个养殖户的提货券,中秋节的月饼券等等。

这种“币”,只能专门用于购买某个行业或者某个机构的指定类型的单一商品,比如演唱会的门票,只能用于看发行机构的演唱会,不能用于去某家食堂吃饭,也不能用于去提某个阳澄湖养殖户的螃蟹。当然,这种“币”,更加不能随意找个菜场买到胡萝卜,也不能随意找个餐馆买到馄饨,当然也绝不可能拿到医院去付医师诊费。

这种“币”是有可能具备一定的投机价值的,比如演唱会的门票,黄牛们就可以用来炒作,低买高卖;医院的挂号票,黄牛们也已经在炒作。

事实上,通证Token就类似于门票、火车票、饭票、提货券的数字化,在社会上本来就存在很多年。通证 Token的风险并不是所谓的金融风险,而是每个特定的通证 Token被投机分子炒作之后带给相关产业、发行机构和最终用户的损失。

过年回家买火车票,结果火车票都被黄牛买走了,打工人群和学生们不得不高价从黄牛手里买票,甚至有人就无法回家过年了。老百姓不满意,铁道部门并没有因此获益却还要背黑锅、挨骂。演唱会的票也类似。医院挂号票就更严重了。

这是传统线下通证 Token可能的弊病。将线下传统通证 Token变成基于区块链的线上通证 Token之后,结合线上的身份认证和大数据系统,反而可以更好的管理和防范类似的弊病发生。在这个系统下,很容易识别出谁是真正的“用户”,谁的行为更像是“黄牛”。

这种通证 Token性质的“币”,则是区块链重构生产关系最核心的要素,是可以重建养老、医疗、精准扶贫等民生体系的重要要素。

政府应该鼓励的区块链创新应该是“通证 Token”模式,而非“货币 Coin”和“筹码 Chip”模式。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