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的残疾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西洋参考(iwestworld) ,作者:西洋君,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双十一刚过,全网还沉浸在剁手的快感和等待收货的焦虑中,一条求助微博悄然传播了开来:

“我本名方瑜,身体不好,脑瘫,比较严重那种……”

发出求助微博的是一位叫方瑜的姑娘,这是她对自己的介绍,这段话不是为了博取同情,而是必要的情况说明。方瑜求助的内容是找人帮忙破解一款叫做“鼠标打字·高级版ⅲ”的软件,或者联系到这软件的开发者。

方瑜求助微博原文

鼠标打字·高级版ⅲ,是一款开发于2002年的电脑软件,大多数人应该都没有听过,这款软件通过其特有专利——整字的点击输入来打字,其实就是滑动鼠标选取笔划偏旁输入整字。在软件的介绍页面,开发者写到这款软件“使打字变得轻松自如,给所有不会或害怕打字的人带来方便和快乐。”

鼠标打字·高级版ⅲ使用说明

对于方瑜来说,打字并不轻松自如,但自从接触到这款软件之后,确实带给了她不少快乐。

其实方瑜早就被新闻采访过,她的事迹也见诸媒体,只不过那些新闻里她是个乐观坚强的残障人士而不是一个急需帮助的求助者。根据宁波晚报的报道,方瑜是个早产儿,出生42天的时候,由于洗澡时的一次意外,生了一场大病,虽然救了回来,却成了脑瘫儿。她患的是手足徐动型脑瘫,骨骼生长正常,但全身肢体活动难以用意志控制,包括面部肌肉在内,因此也有语言障碍,只有脚趾还算灵活。

方瑜的求助微博提供了关于自己的一些新闻截图

当时的医生判断方瑜可能只有十七八岁的寿命,她的状况也没法上学,因此父母把她留在家里照顾她。方瑜在家中通过看电视盯着字幕学会了认字,用了三四年时间已经可以读书看报。18岁那年,方瑜有了自己的电脑,她想表达,想写东西,可是她脚的灵活程度却不足以驾驭键盘,只能使用鼠标,差不多十几天就要踩坏一个鼠标,这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2008年,方瑜接触到了鼠标打字·高级版ⅲ这款软件,在方瑜看来,这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软件。

她购买了软件的正版序列号,在互联网上开始了自己的创作。方瑜在自己的个人微博上写出了10万多文字,她原创的《康复日记》曾在香港《文汇报》副刊连载,“所有操作都只能用一只脚完成”,这一切都离不开这款鼠标打字输入法的帮助。

鼠标打字软件图标

方瑜发出求助的初衷,正是这款软件没法继续使用了。在一次电脑的更新之后,软件无法继续使用,弹窗上显示的网址也早已过期,无法联系到原开发者购买新序列号。而使用其他笔画输入法,“写一篇1000字的文章可能需要几天时间同时耗体力”。万般无奈之下,方瑜选择了在微博求助,他对软件开发者喊话,“李经冀先生如果您看到这条微博请联系我,我找了您很久啦,也很感谢您开发这样适合的输入法!”

图中提到的网址早已失效,快照留存的最后更新时间为2010年

这篇微博很快就得到了网友们的积极响应,消息不断传过来,有好也有坏。

好消息是不断有技术大神伸出援手帮忙破解,方瑜继续使用这款软件创作肯定不是问题。坏消息则是,经过层层寻找,网友们发现软件原开发者李经冀李经颂早就已经离世。

方瑜悼念二位软件开发者的诗

在2010年9月的最后一次更新中,软件价格提到了256元。开发者写的提价声明是这样说的:

因为做该软件是作者本人的业余行为,是在正常工作之余做的,并且还有很多个人资金的投入。软件的程序代码和文字都有20多万字,不断的更新完善都花有好几年的时间。参考多数厂商的正版软件售价,售价要比大多数商家的软件略高是合适和应该的。不能跟大公司的大规模售卖方式相比。望大家见谅。

最终,在知名网络技术专家sunwear的帮助下,方瑜拿到了完全破解的鼠标打字·高级版ⅲ。方瑜借机呼吁希望这款软件的专利能够得到更好地开发利用。后来二位开发者的兄长李经锐主动联系了方瑜,提出如果有人需要方瑜可以把完全破解版的软件发共享到网上,这应该也是弟弟们的心愿。“李经冀先生离世时39岁,李经颂先生离世时43岁……这套软件总共也没卖出几件。”

这场广泛传播的求助引起了相关公司的关注,搜狗公司表示愿意接棒继续开发。

如果所有的爱心与热度都停留在感动这一层次,那无疑是巨大的浪费,对于常年隐没于现世生活与互联网的残障人士来说,这是一个呼吁关注的良好机会。方瑜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一直号召希望可以引起更多的关注。

前文提过,鼠标打字的开发者希望这款软件能 “给所有不会打字和害怕打字的人带来方便”。其实仔细想想我们身边哪怕是正常人也有大量不会打字,抵触打字的人在。手写输入,语音输入,语音聊天大量普及之后才让很多上了年纪的人也接触到互联网中来。这还仅限于正常人,对于大量残障人士来说,更像是被狂飙突进的互联网列车甩在了扬起的灰尘里。

就以现在几乎人人都在用的微信来说,换手机登录这种很常见的情况,需要的安全验证是“拖动滑块完成拼图”,这样一个简单的操作,如果是一个视障用户来操作呢?

这还只是第一步,其他诸如邀请好友帮忙验证等等操作,一个正常人都觉得繁琐,考虑过残障人士的感受吗?11月13日,腾讯2019发布Q3财报,其中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达11.51亿,这是几乎已经成为国人联系指定工具的通讯软件。

像方瑜,在2019年求助破解使用一款2002年的软件,这还是她迄今为止使用过的最好用的一款。想一想2002年,甚至2008年 (方瑜接触到鼠标打字软件这一年) 的生活和现在的生活,从2G到5G,从刷卡到刷码,自豪的年轻人常说出门一部手机就够了,当然这种话也不能说错,因为出门确实看不到几个残障人士,中国的残障人士基本不出门,外面没有他们的位置。

北方网盲道专题,这种盲道在国内的城市可以说到处都是

今年7月7日,北京截瘫者之家创办者文军在大理考察残疾人无障碍出行路线时发生意外身亡。

7月7日晚,他 (文军) 回酒店路上,因无障碍路口被私家车占用,他不得不另寻他路,但不幸开着轮椅车掉进了停车场的坑里,当时停车场没有任何的警戒标识。直到他被保安发现,最终经抢救无效死亡。

文军是宁夏固原人,生于1972年,1997年8月因交通事故造成C水平脊髓损伤 (不完全损伤) 。2006年,文军在北京创办截瘫者之家。截瘫者之家每年会举行脊髓损伤患者出行活动,至今网络上仍可搜索到相关活动的记录和报道,该活动旨在鼓励脊髓损伤患者走出家门,融入社会。相关报道中,脊髓损伤患者跟随活动,已去过北京、南京、西安、宁夏等多地。

2008年,文军在越南参加关于脊髓损伤的国际会议

一位无障碍出行的推动者,最终倒在了障碍重重的路上,这就是我国残障人士面临的现实。据中国残联发布的数据,中国目前共有8502万残疾人,约占总人口比例的6%,确实比世界平均水平低了不少。当然这牵扯到我国对于残疾人的定义,这里也不细究。单说这8502万也不是一个小数字了,更何况我国还有1.5亿65岁以上的老年人。

远的不说,双十一过后这一波快递,对残疾人和老年人来说都是个挑战。快递柜的出现对于普通人和和快递员来说肯定是方便了不少,但对于残疾人和腿脚不便的老年人来说,却称得上麻烦。自从有了快递柜,一声不吭直接把快递放快递柜里然后通知人下楼来取几乎成了标准流程。投诉也是没什么大用的,不高兴了快递公司甚至可能直接撤掉该小区的送货点,当然了,这也不能全怪快递员,毕竟他们肩上的物流压力确实大。

去年曾经有一篇刷屏的文章,大意是说经过几十年的建设,我们的城市终于变得寸步难行,那篇文章里提到的种种,大多都是以正常人视角来说都极其不便和危险的市政建设,更不用说对残障人士了。贪吃蛇一般风骚走位的盲道被各种占用,毫无警示的台阶和坑道,这种事情我相信大多数人都见怪不怪。

在之前我们发过的一篇关于欧美国家领养中国弃婴的文章 (已被删) 中也提过,很多因为天生残疾被抛弃的婴儿,被欧美国家收养后,在国外接受了较好的治疗。同样国外各种专门为残障人士提供的教育、服务、社区帮助也让他们生活的更好。

Ben Pimlott,在中国出生时没有右前臂和右手被父母遗弃流落福利院,后被来自美国的Kathy Pimlott收养。如今他已经成为美国剑桥林奇拉丁高中校队首发后卫,在一次客场比赛中他单场命中8记三分,全场得到32分。她的母亲一共收养了三个来自中国的孩子,除了最小的Ben之后还有两个女孩。

2016年4月28日,美国犹他州赫尔瑞姆安,7岁的苏菲·格林在学校和同学们一起练习。这位来自中国的无臂女孩两岁时被美国夫妻收养。/图片来源见水印

我们很开心能看到方瑜可以继续她的创作,我们也更应注意到方瑜为残疾人权益的呐喊,有网友感慨残疾人被抛弃在科技之外,方瑜说,何止是科技之外,有的时候根本就是人群之外,希望他们能早日回到人群之中,回到主流之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西洋参考(iwestworld) ,作者:西洋君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