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风机”朱啸虎为何总能成功解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Tech星球”(ID:tech618) ,作者 杨业擘 张雅婷杨景诒,36氪经授权发布。

创投圈热不热,百度搜一下朱啸虎出现的频率高不高,就知道了。

2018年初卖了ofo股份后,整整一年的时间,朱啸虎很少公开露面。还在场的大佬中,真格的徐小平老师不会讲段子、红杉的沈南鹏老师惜字如金、创新工场的李开复老师一提O2O和AI,大家就都沉默了。

创投圈没有了朱啸虎的金句,仿佛班里最活跃的同学转学了,大家都暗暗自习的氛围,着实有些压抑。

还好终于等到了朱啸虎,比往年早开一个月的2019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打算连待三天的朱啸虎,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大家都很开心,因为大家知道,朱啸虎来了,可能风口也就来了。

“产业互联网将会是未来十年周期性的机会”,曾被媒体称为“鼓风机”、“独角兽捕手”的朱啸虎又预测了新风口。10月已经略微有点入秋的乌镇,也仿佛有了秋风吹动的迹象。

不过很多人又想到,马化腾也提到腾讯正进行产业互联网转型,To B是未来其实已经是行业共识。朱啸虎如何让企业服务成为当下热点?善于营销的朱啸虎举了一个激励人心的例子,他是这样形容To B行业的潜力:

“Uber现在有差不多400亿美金市值,而Zoom拥有200多亿美金市值,但Uber在上市前已经烧掉了150亿美金,而Zoom在上市前累计仅融资了1.3亿美金,效率是完全不同的。”二者的ROI(投资回报率)差多少倍,不用细算大家也有感知吧。

风口制造者朱啸虎

“做VC是巧合,创业时没想到要做VC。”甚至后来成为风口制造者,都是朱啸虎不曾预料的发展结果。

2007年,朱啸虎已经创业8年,但事业还是毫无起色。他索性离开易保网络,答应了金沙江创投创始人伍申俊的加盟邀请。金沙江位于长江的上游,寓意是专注投资早期项目。

但万事开头难,刚入行的朱啸虎并不是一战成名的神,缺乏行业积累,他最初的投资表现差强人意。百姓网只落户到了新三板。拉手网因为被竞争对手举报财务造假,上市梦碎。

“一个投资人要交够1亿美元的学费,才能成为一个成熟的投资人。“在百姓网和拉手网上交够了学费的朱啸虎,开始明白造风的重要性。

当时滴滴负债几十万、融资无望,程维已经见了至少20家VC,但没有一家给他投资。金沙江创投在A轮时投资了滴滴出行,300万美元,占股20%。因为见面半个小时就决定投他,程维还怀疑过朱啸虎是不是骗他。

“时间点非常重要,就是在正确的时间点上做正确的事情。我觉得不管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需要感谢时间。”朱啸虎回忆为什么投资滴滴。

此前他们已经看了易到、快的等多家企业,判断网约车行业要走到风口上了。后来,滴滴的发展一骑绝尘,成为全球最大科技“独角兽”企业之一。2019年10月21日,《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榜》发布称,滴滴出行估值3600亿元。

朱啸虎商业嗅觉非常敏锐,在看到王思聪投资的17冲到了苹果总榜第一,很好奇17突然爆火的原因,一直玩这个APP到凌晨2点。他意识到可能正在漏掉移动直播的大风口,于是花了两周时间,见了市场上所有的移动直播团队,最后在2015年11月投资映客。

“直播赛道能诞生百亿美元级别的公司,这个参照坐标是PC互联网时的YY,YY估值30亿美金,是半PGC;移动直播平台面临的用户更广,市值能达到百亿美元。”朱啸虎2016年的采访发言,对后来的千播大战,不可谓没有推波助澜的作用。

投资具有极强的马太效应特点,强者愈强,弱者愈弱。朱啸虎已经变成了一个募资品牌,自带风口。他投出越多的明星案例,他所投的企业也越容易在规模效应和资本募集的游戏中胜出。

在共享单车行业,朱啸虎也试图复制这种影响力。2016年投资ofo后,朱啸虎就曾向媒体发表了一番自信十足的言论,“共享单车将在90天内结束战争,胜利者是ofo”。正值补贴大战的共享单车行业,也因为朱啸虎的预言,获得了更多关注。

朱啸虎还和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在微信朋友圈就摩拜与ofo的规模大小,进行了一场激烈地争论,成功为ofo做了一波宣传。

虽然现在ofo资不抵债,可朱啸虎没吃亏。2016年朱啸虎给ofo投A轮的时候,估值不过1亿人民币。仅仅18个月后,阿里投E轮的时候,ofo的估值已经变成了30亿美金,最后朱啸虎以30亿美元的估值把他手上的股权卖给了阿里。

跟投资ofo的逻辑一样,金沙江还在2017年投资了小电科技数千万人民币。朱啸虎强调共享充电宝的成本优势,运维成本也并不算高,高调宣布将在6个月内结束共享充电战争。

过度竞争也导致共享充电行业无法盈利,补贴退出后行业一度不被看好。不过共享充电宝经过洗牌期,几家头部企业还是活下来了,而且活得挺好。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用户规模将增长至4.08亿。

不过朱啸虎也有造风失败的时候。2018年,朱啸虎看好小程序的发展。以6000万元领投小程序数据统计平台阿拉丁后,在后者举办的小程序商业峰会上,朱啸虎预测今后将进入微信互联网时代,而小程序领域今年将获得几百亿元的投资。

据阿拉丁的数据统计,2018 年小程序融资累计金额超过 80 亿,远没有达到朱啸虎预测的几百亿数据。“大声宣扬好的,偷偷埋掉死的。”朱啸虎后来没有再没提过小程序热。

朱啸虎为何总能解套 ?

更看重项目的短期成长性,朱啸虎很少投资长期价值的公司。

在炒股圈有人说,长线交易者似鳄鱼,短线交易者像猎豹。如果这句话放到投资圈,那朱啸虎妥妥得是一头非洲猎豹,他的世界里,只有一合嘴就能咬到的猎物。

2017年2月,朱啸虎在混沌大学演讲时直言:“我们投资人,能投的企业是一年之内能赚回来的企业,我们最希望是六个月能赚回来的。两年才能赚回来的,这个商业模式就是庞氏骗局。”

这也是朱啸虎投ofo的原因,“40天”是朱啸虎给ofo估算的收益时间。

“我们算得很清楚,一辆自行车两百块钱,在校园里面,每骑一次五毛钱,每天能骑十次,就收了五块钱,两百块钱可能四十天就赚回来了。”考虑到实际运营情况,朱啸虎还补充了保守地的数字,“加上维护成本,以及偷窃啊、损坏啊,可能三个月时间,成本就赚回来了。”

但是,共享单车在随后一年里的“价格战”耗尽了朱啸虎的耐心,这头“猎豹”走得毫不含糊:

2017年的尾声,投资人们已从疯狂的补贴战争中冷静下来。那个冬天,ofo与摩拜双方的投资人在私下频繁会面,希望推动二者合并。一位接近戴威的人士说,年末的合并案上,投资人朱啸虎最后一次将戴威留在会议室里,“苦口婆心地劝他‘合并吧’,戴威不肯,朱啸虎急了,说了句你傻×吗,或是类似的话,然后拍桌离去。”

一个月之后,朱啸虎将手中股份转让给阿里,传以30亿美金估值套现离场。

对于戴威来说,没有雪中送炭的朱啸虎,也许不是一个好的股东;但是对于金沙江来说,朱啸虎是一个相当合格的投资人。毕竟只有戴威才是ofo的创始人,而对投资人来说,获得高额回报才是最终目的。

其实这也怪不得朱啸虎,有人统计金沙江创投一共投资了200多个项目,通过上市退出的项目仅在10个左右。毕竟朱啸虎也要向LP交代,在其眼中,拖下去苦战的ofo,肯定不如被收购合算。

尤其当时朱啸虎在映客项目中,套现失败没多久。2017年9月,宣亚国际准备以向股东借款的方式,用28.95亿收购映客48.2478%的股权。后来由于深交所的介入,宣亚国际在同年12月14日宣布交易中止,意味着映客的借壳上市失败,朱啸虎也错失了这次从映客套现的机会。

当然最终“只看6个月”的朱啸虎,最后还是等到了转机。2018年07月12日映客在港交所上市,市值逼近10亿美元。朱啸虎在映客上的投资,最终翻了约35倍。

比起拖拖拉拉赴港上市的映客,被阿里以96亿美元全资收购的饿了么,才更配成为朱啸虎的“高光时刻”。

2011年,朱啸虎慧眼识珠发现了“做外卖”的大学生张旭豪,投出了第一笔100万美元的融资,还是分两次支付,用前期的30万拿下全上海的高校后,才能支付后面的70万。

张旭豪没有让朱啸虎失望,在2011年3月领头饿了么A轮后,朱啸虎在饿了么后面两轮的融资中继续跟投。直到18年4月,阿里宣布以95亿美元的溢价全资收购饿了么,朱啸虎在张旭豪身上押的“宝”,也有了数十倍的回报。

虽然饿么了没有成为中概股市值前三的美团点评,但这不影响朱啸虎的喜悦,其在朋友圈写道:期待与阿里BABA下一次百亿美金的合作,内心的潜台词仿佛在说:“期待下一次退出。”

2018年是朱啸虎转运的一年,ofo和饿了么顺利套现,映客也终于上市。朱啸虎明显如释重负,在投资上也没有了那么多顾及,即使是为了短期收益自打脸也无所谓。

2018年2月,朱啸虎发朋友圈嘲讽“三点钟”区块链社群,言辞犀利,让大家“晚节保重”。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不满朱啸虎的言论公开回呛,最终两人撕破脸开始互怼。

本以为朱啸虎不会碰区块链,没想到6个月后,金沙江创头就以2.7亿美元投资了美国区块链技术公司tZERO的天使轮。一年不到,金沙江创投又在今年5月10日再次以4.04亿美元投资了该公司的A轮。

在区块链技术上出手这么阔绰,可一点都不看不出去年怼区块链“除了炒币外还有什么”的朱啸虎。

朱啸虎在投资这件事上看的很开, “投资人是锦上添花,创业就是靠创业者,靠我们是没戏的,一开始我们是在副驾驶上,帮忙看下位置,再过一两年就到后排坐着了,再过一两年像滴滴这个项目一样,我们就该下车了。”

喜欢开快车,过一两站就下车,这是朱啸虎的投资哲学。

“鼓风机”进了To B领域

做投资人的这几年,朱啸虎打了几场战争。本地信息和千团大战中战败;外卖、千播大战、网约车大战中算是赢了,在共享经济和互联网教育进入寒冬前,朱啸虎则已经抽身离开。如今朱啸虎闯进了To B领域,会为行业带来一阵热风吗?

“过去十年企业服务公司,为美国风险投资创造的投资利润,超过了消费互联网。”朱啸虎表示。

虽然企业服务的投资回报很高,但是企业服务项目一年规模就翻几倍,项目成长周期也足够长。很多并不符合金沙江创投的3S理论,即Significant(大市场)、Scalable(可扩张)和Sustainable(可防御)。

比如现在聚焦CRM赛道的Salesforce,最新市值是1200亿美元。Salesforce虽然是一家SaaS企业,但是其成立时间是1999年3月。而国内腾讯的成立时间是1998年,阿里成立的时间是1999年,百度的成立时间是2000年1月。

也就是说Salesforce的成立时间和BAT几乎一致,但是Salesforce直到2014年才上市,更是直到2018年盈利。20年的发展周期,朱啸虎愿意等待吗?

无论朱啸虎是打算长期持有还是隔轮退出,企业服务圈应该还是会欢迎朱啸虎的到来。

2019年,企业服务在深入产业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些问题。Tech星球曾听某位投资人说道,智能客服头部项目虽然又宣布获得融资,但是赛道中多家企业都遇到了发展难题。而朱啸虎带来的关注与资金,都是企业服务赛道急缺的东西。

朱啸虎带来的不仅是金沙江创投,还能帮企业找到BAT的资源。2018年5月,智能财税企业噼里啪获得了蚂蚁金服的亿元B轮融资。这次没有创始人像ofo戴威一样说:“投资人要尊重创业者的梦想,”噼里啪愉快接受了阿里的产业投资。

2018年金沙江投资企业服务项目的资金,已经基本和消费互联网领域持平。对外承诺未来2年主力投资企业服务,朱啸虎还在努力寻找To B独角兽。

此前有个段子,说如果沈南鹏是一个敢在姚明5岁的时候就投资的人;而朱啸虎是投资一个3岁的小孩,然后告诉全世界这是姚明。

不知朱啸虎会指认哪家企业服务公司,然后告诉大家这就是未来中国的Salesforce、Workday、Palantir。要是这家公司因此快速成为独角兽,那朱啸虎就真改变了苦逼的企业服务行业了。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