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拍卖场:快播商标140万被买走,山西首富22亿资产甩卖无人问

摘要: 在阿里拍卖,看见商业最真实、最起伏的一面。

天下网商记者 王诗琪

还记得“宅男神器”快播吗?有人花140万,买下了快播的商标。

7月6日上午11:34,阿里拍卖平台,快播的234项商标第二轮拍卖落锤,起拍价4.5万元,140.41万成交,溢价30倍。而此前,快播的一批专利也拍出了13.5万元。

快播一度是中国最受欢迎的视频播放器之一,但2014年,它关停服务器。六年间,它错失直播风口、错失短视频,拍卖场上最后的露面,是它价值的余光。

在中国,90%的司法拍卖都在阿里拍卖上进行。富二代、明星公司、商业巨擘,不管你过去有多光鲜的头衔,到了拍卖场,都要洗去浮华,暴露最真实的家底。

快播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破产拍卖的公司。从王思聪的熊猫互娱、前山西首富的海鑫钢铁,富贵鸟、新飞冰箱,它们从金字塔尖跌落,用失败警醒后来者。

截至目前,阿里拍卖累计处置金额1.3万亿,平均成交率90%、平均溢价率约50%。

过去赫赫有名的金字招牌,慢慢变成了墓志铭。也有人在此完成救赎,东山再起,或品牌复活。人们举起的竞价牌里,透露着资产价值的真相。透过阿里拍卖这个窗口,可以窥见中国商业最真实、最起伏的一面。

富二代遭遇滑铁卢

最近,两个“富二代”在阿里拍卖不期而遇。两场拍卖,一场394款商品全部成交,拍卖所得13.8万元,最高溢价率956%;另一场,拍卖标的评估价值1.24亿,5500万元起拍,无人问津,第五次流拍。

这两家破产的公司,一个是王思聪投资的熊猫互娱,另一个是李兆会的海鑫钢铁。商场诡谲,父辈的铺垫、资源没能挽救他们的事业。

左为王思聪、右为李兆会

王思聪和李兆会有其共同点,都是80后,都有个事业成功的老爸,都是海归。不同的是,王思聪另起炉灶、新辟赛道,而李兆会却“被迫”继承家业。

2003年,李兆会的父亲李海仓遇刺身亡,22岁的他临危受命,辍学回国,接过山西第二大钢铁企业海鑫钢铁集团。2010年,李兆会以100亿身家位列胡润中国富豪榜第85名,曾是最年轻的山西首富。

走马灯式来回换的网红前女友为王思聪打响了“国民老公”的称号,李兆会也不简单,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演员车晓的前夫,当年的豪华婚礼轰动一时。

李兆会大婚现场

但,当年越是风光,越是映照出眼下的萧瑟。

2014年3月,海鑫钢铁因严重财务危机全面熄火停工,2015年宣告破产,李兆会也从首富的位置跌落,因为欠债不还,被列为失信人,成了“老赖”。

海鑫钢铁此次拍卖的标的,是公司的843笔应收账款及1项股利,账面价值22.19亿,评估价值只有1.24亿。

海鑫钢铁部分应收账款,不少发生在十多年前

所谓应收账款,是海鑫钢铁没收回来的账,不少是十几二十年的陈年旧账,欠款方单位都“查无此人”,基本相当于“坏账”。所以,哪怕现在的起拍价不到评估价值的一半,还是没人敢下手。

与之对比,熊猫互娱这次拍卖的是一批周边产品,一众老粉丝趋之若鹜。一个起拍价51元的福袋礼盒,开拍之前就有8.8万人围观,100轮竞价后以5271元成交。

在因资金链断裂宣布破产之前,熊猫直播在游戏直播界的口碑一向不错,人们花5000多块抢一款周边礼盒,买的是情怀,是对熊猫品牌的认可。

明星企业的几种死法

成功的企业有规律可循,失败的企业各有各的不幸。来到阿里拍卖的企业,各有缘由。

走到破产这一步,缺钱是压死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熊猫互娱就死于资金链断裂。成立四年,熊猫互娱烧光了20亿融资还没找到有效的盈利模式,当资本寒冬阻断外部输血,高昂的运营、人力成本立即压倒了它。一则法院公告写尽它的捉襟见肘:熊猫互娱名下银行账户内无存款,无不动产及机动车登记信息,无对外投资,无房产信息。

熊猫互娱已破产清算

但往深里探究,财务危机不过是业务摇摇欲坠的外部征兆。

接过公司没几年,李兆会的精力就逐渐从钢铁生意转向资本市场,凭借重仓民生银行暴赚几十亿。与此同时,海鑫钢铁内部管理出现很大问题,负债率高企不下。随着钢铁行业产能过剩,银行贷款缩紧,海鑫钢铁很快陷入严重的财务危机。

同样跨界失败的还有“一代鞋王”富贵鸟,它被P2P坑惨了。

2015年前后,鞋类市场整体行情向下,富贵鸟认为鞋服制造利润低、投入回收慢,决定借金融杠杆度过瓶颈,因此频频出手,投资共赢社、叮咚钱包。没想到,钱花了不少,金融没做起来,主业也丢了。2019年,富贵鸟从港交所退市后,宣布破产。

富贵鸟的部分库存品

相比而言,快播在风头最盛时骤然死亡,令人唏嘘。

2014年,快播关停,其创始人王欣因涉嫌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牟利罪被捕,两年后,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2018年2月7日,王欣出狱。

靠着视频点播、BT种子文件边播边放、P2P视频分享功能等,快播一度很受欢迎,被称为“宅男神器”。2012年9月,其总安装量超过3亿,当时中国网民的总数也不过5.5亿。但因为盗版、色情内容泛滥,快播也饱受诟病。

回过头看,技术虽然无罪,但技术不可用来作恶。踩了政策红线的快播,不得不黯然告别舞台。

如何摆脱债务泥潭?

企业破产拍卖,所得主要用于还债。

王欣的妻子彭鹏就说,快播的银行账户都被冻结,选择破产,是希望通过破产程序,把之前欠合作伙伴的钱还上。

但相当一部分破产企业资不抵债,资产拍卖所得相比于巨额债务,只是杯水车薪。

例如,光带宽费、技术服务费、版权合作费等几个债务大头,熊猫互娱欠的钱就超过2亿,第一次拍卖所得只有13万,远远不够。

海鑫钢铁破产时,有989家债权人,申报债务236亿。此前的破产重组方案中写道:即使假设破产清算,所有资产都能整体转让、且还有利用价值,海鑫钢铁也只能还清3.37%的债。

而海鑫钢铁最有价值的那部分资产,包括厂房、设备、人工,在2015年的破产重组中,被另一钢铁大亨北京建龙吞下,变成了“山西建龙”,现在号称年产560万吨铁、600万吨钢。

仍有不少破产企业通过阿里拍卖找到买主,从债务泥潭中解脱出来。

2019年10月,富贵鸟在阿里拍卖上进行第三次破产拍卖,起拍价1.82亿元。87轮竞价后,被编号为“B9332”的买家拿下,成交价2.340808亿元。

这名买家,是厦门鑫东森的董事长洪顶超,在金融、供应链领域耕耘多年。

富贵鸟这批标的资产价值近3亿,包括1.2亿的应收预付类债权,5000多万元的原材料、存货,100多万元的机器设备,8000多万元的商标专利。没有不动产。

富贵鸟破产拍卖后,易主复活

洪顶超看中的,是富贵鸟品牌的所有权和所有的销售网络。今年5月28日,洪顶超为富贵鸟举行2020秋冬新品发布会,红幕揭开,富贵鸟“复活”。

谁能东山再起?

破产不会把企业家钉上耻辱柱,相反,商业界喜欢九死一生、九败一胜的故事。

熊猫直播败了,但王思聪的电竞事业还没结束。他旗下还有游戏内容提供商香蕉计划、IG电子竞技俱乐部。普思资本还投了一批明星项目,包括得物、乐乐茶、宠爱国际等。王思聪要想下场开启下一个创业,不是一件难事。

但连续创业,不光要有钱、有人,更需要一份激情。

王欣心中,就对东山再起有着强烈渴望。

快播创始人王欣

2016年,还在狱中时,王欣就嘱咐妻子善待快播的创始团队成员。

“有机会与他们保持联系与沟通,特别是技术人员,这对我以后会有帮助。在这里时间长了,最怕的就是与世界脱节了。而我们所处的行业又是变化与发展最快的,不知道我还能否把握住行业的脉搏,开始新的事业。”

王欣在狱中写给妻子的信

出狱后,王欣一头扎进当时最时兴的AI、区块链技术领域,成立云歌人工智能,两年多时间,至少鼓捣出三个项目,屡败屡战。

社交产品“马桶MT”,出生没多久就遭遇微信封杀,死在摇篮里;没多久,王欣把“马桶MT”悄悄更名为好记好物,做起了互动式内容电商,依然没激起水花;现在,王欣又做起“灵鸽APP”,为零工服务者、客户提供一对一沟通平台,要打造“零工经济”。

据媒体报道,灵鸽APP去年12月底上线,1个月注册用户超100万。但距离下一个“快播”,还有相当长的距离。

历经风波,王欣少了些刺头、固执,多了些豁达与坦然。“潮水来了能把你推倒波峰,也能瞬间把你甩到洼底,谁也不应该有侥幸心理。对创业者而言,成功,永远在远处。”

编辑 徐艺婷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