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下消费都有 Plan B,网咖却很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月22日,李楷平一家三口坐上了从武汉到陕西的高铁,这个春节他们要到老婆娘家过,这是他们一个月前计划好的。

1月23日,武汉在凌晨两点突然发布了“封城”通知,李楷平所在公司梦竞科技旗下有两家分别位于武汉光谷步行街和武昌区的电竞馆,当天他们也应声闭店。

之后,西安公安部门打来电话,称李楷平购票车厢里有一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幸运的是,因为没和老婆孩子买到同一节车厢的票,他为了照顾小孩,全程坐在了老婆孩子的车厢里。

他们在武汉封城的前一天幸运地离开了武汉。

而在北京海淀区,某家网鱼网咖的店员小光已做好了春节期间24小时营业的准备,但在1月24日,网咖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主动关店了。

没有返乡的她现在每天和同事轮班值守在店里,还身兼数职——给网咖消毒、店内巡查避免设备被盗或火灾等事故发生、还要充当客服接听回复“电竞少年”对开业时间的询问,这样的电话每天都能接到十几个。

老板教给她的应对答案简单易懂:“不好意思,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开业。”

这也是多位网咖、电竞馆负责人对钛媒体的回答。

3月2日,延吉市某家网咖因擅自营业被注销了其营业执照。

在郑州、成都、合肥等城市的复工指南中,均要求全市文化娱乐场所、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等人员聚集的密闭空间(场所)暂不对外开放。知乎用户“西米”近日询问南昌市本地网吧老板何时开业,得到的回答是“(要等到)3.16号后再等待通知。”

根据钛媒体查到的资料,上海市和浙江省嘉兴市南湖区政策相对宽松,两地的复工指南均称网吧等经营场所要进行备案,并经确认后可复工。钛媒体询问网鱼网咖上海虹口龙之梦店开业时间,她说最快也是下个礼拜(3月16日之后)开业。

3月11日,网鱼网咖宁波天安路店已正式恢复营业。3月13日,上海地区部分通过备案的网鱼网咖也将陆续开始营业。 澎湃新闻 从网鱼网咖首店获悉,按照备案,该店3月13日可以开放。不过,当天,他们将视光纤恢复情况看是否能顺利营业。

等待开业

2018年4月18日,网鱼网咖在1小时内签约了20位加盟商,这项当时刷新了行业纪录的场景发生在名为“翻牌网鱼,翻番业绩”的发布会上,顾名思义,发布会面向的受众是个体网吧经营者。

为了进一步提升品牌知名度,加大加盟业务力度的网鱼网咖如今在全球有1000多家门店,直营店占比不到5%。

受疫情影响,1月27日至今日,国内近1000家门店主动暂停营业。

房租、员工薪酬以及光纤租赁费用一天都无法按下暂停键,“按照1000家门店计算的话,基本上每天损失的营收在520万元。”接受 新京报采访 时,网鱼网咖营运副总裁庄毅大概算了笔账。

网鱼网咖市场部负责人彭聪对钛媒体进行了更为详细的讲解,网鱼网咖总部每个月都会对所有门店做业绩预估,2月份店均营业额大概在每天5200元,再加上1000家门店的规模,一天520万元是网鱼网咖直营与加盟门店的营收损失总和。

但这笔账的前提是,二月份春节是一二线城市人员外流的时期,网鱼网咖门店大多分布在一二线城市中,相对来说2月份是网鱼网咖门店收入较少的月份。

这就意味着,网鱼网咖门店,或者说一二线城市网咖在3月份和之后月份的损失营收会比一天5200元更多。

全年24小时营业的网咖,难得如此静谧,同样拿着号码牌排队等开业的还有电竞馆老板。

近两年,“观看电竞赛事”挤进了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拥有赛事承办等新功能的电竞馆也应运而生。

对于电竞馆来说,停业对它们的影响更大。除了电脑、外设等基础硬件,赛事承办、战队训练等新功能不断提升着电竞馆的成本。梦竞科技相关负责人李楷平告诉钛媒体,位于武汉光谷步行街的梦竞电竞馆占地面积大概有3000平米,一个月的房租近二十万元。

位于武昌首义广场的梦竞电竞馆占地面积大概为1000平米,房租会低一点,由于疫情较为严重,这家电竞馆没有安排值守人员,处于完全封闭的状态。

还有赛事与人力,梦竞科技是中国青年电子竞技大赛(以下简称为CYEC)的承办单位,赛事主办单位是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赛事内容包括《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游戏。李楷平告诉钛媒体,他们本打算3月初在北京开一场赛事启动发布会,但受疫情影响,发布会与赛事只能暂时搁浅。无法靠岸的还有公司内的赛事运营同事,往日推进的项目被截断,他们只能构思其他可行的赛事方案。

百万大学生撑起武汉的网咖业务,梦竞电竞馆的会员体系中已有10万会员,网鱼网咖市场部负责人彭聪也说,去年武汉地区网鱼网咖的增值营收可以让他们支撑2到3个月的停业,但他们也面对着更遥远的复工期。

省钱是件大事

“我们正在准备电竞比赛和宅舞的线上活动。”李楷平告诉钛媒体,线下两块业务的营收被切断,但公司还有网红培养、电竞教育的业务可以回回血,电竞赛事也可以在线上推动起来。

彭聪和他同事面对的情况更复杂一些,他们要在网鱼网咖总部、加盟商、用户三方中搭起沟通的桥梁。但三方权益总要分出个孰轻孰重,网鱼网咖总部决策,整个2月,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他们决定优先解决加盟商遇到的问题。

节流是新手村任务,但1000家门店的节流就是高难度副本了。彭聪说,网鱼网咖内部一直有三百多人的团队来处理加盟商相关事宜,其中有两百多人是总部的拓展团队,一百多人是全国区域营运。自1月22日之后,营运团队人员陆续恢复线上办公,他们在面对不同沟通对象的过程中不断切换需求与问题。

面对加盟商时,他们是“知心大姐”,要了解加盟商目前的情况与问题,比如房租是否减免,员工如何安排,了解完问题还要帮加盟商寻求解决的方法。

面对物业与光纤供应商时,他们是“包工头”,要协助加盟商与物业就房租、光纤费等外部七八项费用的缩减等问题沟通。

目前,网鱼网咖有277家门店被减免房租,累计金额为840万元,155家门店减免宿舍房租,累计金额为30万元,584家门店减免光纤费,累计金额为266万元。同时他们将部分员工输送至盒马鲜生,这期间,盒马鲜生会为共享员工支付薪资,疫情结束后,员工会再回来待岗准备复工。

帮加盟商做着外部节流,公司内部也要给加盟商一些支持。

在2月初,网鱼网咖对加盟商完成了总额为4000多万元的预分红。常规分红前,加盟商在申请加盟的时候会交保证金,彭聪说,网鱼网咖会留出部分的保证金去保障加盟店与其员工,目前,他们已经释放出1500多万保证金以免息贷款的形式来支持各个区域的门店。

这个阶段的问题是,如何对加盟商提供的信息进行核实?

网鱼网咖在加盟管管理业务上已有二十年经验,彭聪称,他们对于门店每个月的营业额、成本结构、员工工资等经营状况一直有较为精确的数据统计。而全国区域经理就像网鱼网咖分布在全国的毛细血管一样,源源不断地传输信息以缩小总部与加盟店之间的信息误差。在区域经理传输的同时,网鱼网咖还有管理组监督区域经理是否落实扶持。

没有Plan B

商场转型微商,餐饮专注外卖,演出开启直播,一切都有Plan B,网咖却很难。

网鱼网咖一直有“披着网咖外皮的饮品店”的称号,作为增值服务的饮品能否用外卖的形式来获取营收?

彭聪提出后自己又否定了这个方案,“从实际外卖销售业务的角度来讲,(网吧的饮品与标准饮品公司的饮品)还是存在着用户心智差距的。”

“网吧消费的核心就是要到店,我们无法接收不到店的客户。”网鱼网咖只能延期会员权益来抚慰用户。

北京某家电竞馆则是开启了租赁设备的服务。高端设备租赁的风险很多,快递运输时,玩家使用时,每一环都有损坏机器的风险,“一旦有损坏,收的押金钱也不够。”电竞馆负责人说,他们现在只租给常客,租赁时间以一个月起步,他们直接给送上门。

2月11日,顺网科技称“云网咖解决方案”将直接对网吧、网咖、电竞馆、电竞酒店等上网服务行业线下经营实体及为以上实体提供日常服务的服务商免费开放。玩家只要有⼀台⼿机或普通电脑,就可以通过云端调用附近网吧专业游戏主机。

多位业内人士均对钛媒体表示,这种解决方案可以解决玩家的硬件问题,但目前多数用户的宽带无法支撑“云网咖”方案,而延迟的网速本就是竞技游戏的大忌。也就是说,你可以在笔记本上登陆上《绝地求生》游戏,但游戏体验无法得到保证。当你使用98k瞄头的那一刻,画面突然卡了,这样的情景可以瞬间惹毛每一位玩家。

回过头来看,一切线下消费 Plan B的效果其实都无法与线下比拟。

AI财经社 报道 称,夜店的线上直播打赏收入仅为线下零头。电竞赛事也是如此,即使电竞馆决定将第三方赛事搬到线上,但我们都知道,线上电竞赛事直播的播放量大头仍在腾讯等游戏厂商主导的第一方赛事内容上。

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告诉钛媒体,其实大家做线上业务的主要目的是圈住客户,并不是短期创收或行业转型。短期内,他们无法培养出新的用户习惯,或改变用户体验,或整体公司做线上转型,这是非常困难的。

“客户本身需求会随着议程和经济的恢复而恢复,而且,只要经济进入到恢复期,就会有反弹和报复性反弹阶段,现在还没有大批量进入到这个阶段。”疫情期间,企业再努力也难以恢复到全产,杨歌更重视企业之后的行动,“在反弹的时候,这客户还是不是你的,这非常重要。”

杨歌最近结合当前的经济情况和国际关系问题,总结出了一套长时期下社会发展的理论规律,他认为每一次黑天鹅事件后就是大批企业重组并购事件的时期。“现阶段运营不好的公司就选择抱团取暖,以前可能处于竞争关系的就会产生协同,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疫情之后,网咖行业会越来越规范,品牌也会越来越集中化。”彭聪预测,疫情结束后他们有一个月的爬坡周期,之后就很快可以恢复到正常的营业状况。好消息是,现在已有部分网咖得到备案予以开放,而未开放的网咖老板们,除了观望,他们能做的只有先挺过这一个月。(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小黄鸡)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