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2020更艰难,争取活下来

从去年进入“美国实体清单”后,华为所依赖的“全球供应链系统”遭到了挑战,美国企业的“断供”也让这家企业开始了漫长的补胎自救。

近一年的时间,华为的各项主营业务发展如何?在技术的限制下,华为的备胎计划实施如何?海外市场受到的影响有多大?3月31日下午,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对这些问题作出了一一解答。

“2019年对华为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在极为严苛的外部挑战下,整体经营稳健。”徐直军表示,美国的打击对华为全球5G业务带来了一些影响,至少增加了很多工作量,华为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跟客户、合作伙伴以及相关政府监管机构解释,但这一年,华为的销售收入实现了19%左右的增长。

当天华为发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华为在去年全球销售收入达到8588亿元,净利润627亿元,同比增长5.6%;经营活动现金流914亿元,同比增长22.4%。2019年华为研发费用达1317亿元,占全年销售收入15.3%,近十年投入研发费用总计超过6000亿元。

徐直军表示,去年5月16日被美国纳入实体清单后,华为加大了研发投入,同时,突然之间大量的供应商不能给华为供应,华为也要重构供应链。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去追求维持之前的净利润率,而不顾自己的生死,所以要先把“洞”堵起来,把供应链重构好,以生存为第一目标。

但疫情的影响以及来自于美国的技术封锁威胁依然尚未解除,在随后的媒体沟通会上,徐直军表示,2020年将是华为公司最艰难的一年,因为全年都处于实体清单下,这将是全面检验华为供应连续性能否发挥重要作用的一年。

“希望明年还能够继续发财报。”徐直军略带幽默地说。

“补洞”下主营业务增长稳健

3月31日下午,华为在深圳总部通过线上正式对外发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

在年报发布开始环节,徐直军回顾了去年一年的发展,包括发布了计算产业战略、推出昇腾 910 AI 处理器及 AI 集群训练、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全场景智慧生态布局进一步完善等。徐直军表示,现在外部环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复杂,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疫情也是一个没有预想到的情况,它所带来全球经济衰退,金融动荡以及需求放缓等一系列问题是新的挑战。

“但整体而言2019年,华为的主营业务依然在稳健向前发展。”徐直军说。

具体到三大BG(业务集团),数据显示,2019年华为运营商业务实现销售收入2967亿元,同比增长3.8%;企业业务实现销售收入897亿元,同比增长8.6%;消费者业务继续保持稳健增长,全年智能手机发货量超过2.4亿台,实现销售收入4673亿元,同比增长34%。

不过,徐直军也表示,“去年5月以后,华为海外销售的新机没办法预装GMS,影响华为消费者业务收入至少100亿美金左右。为保护全球华为智能手机用户的利益和使用体验,华为推出了 HMS。但我们也期待谷歌应用能够在华为的应用市场APP Gallery上架,我们希望华为的5G手机能在海外卖的更多,但我们现在没法做出更准确的预测,这取决于我们 HMS的建设。”

面对全球依然持续蔓延的疫情,徐直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欧洲5G部署将会延后,时间周期取决于疫情的情况,而中国进度正常,正在进行招标,相信三大运营商会完成年初的建设量,可能还会增加。“目前为止在中国的生产活动已经全部恢复,短期内没有问题。疫情在海外蔓延,供应链每天通报供应商的动态,华为将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

“云与计算”上升至第四大业务部门

在此次年报中,华为的组织架构也进行了新一轮的调整,Cloud & AI(云与计算)在此次年报中正式升至华为第四大BG。

徐直军在上述年报沟通会上表示,华为在2019年首次发布了计算产业战略,致力于成为智能世界的“黑土地”,推出全球最快昇腾910 AI处理器及AI训练集群Atlas 900,目前实现销售收入89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8.6%。

在华为内部人士看来,构筑生态,华为有两场硬仗要打,一个是谷歌合作受限之后面向海外市场推出的HMS,另一个则是作为计算产业新兵,不想再站在固有游戏规则中而主动发起的“鲲鹏战役”。

华为此前表示,在2020年将继续投入2亿美元推动鲲鹏计算产业发展,五年内投入15亿美元推动产业发展。同时,将在全球发展500万开发者,这一数量现在已经增长到160万。

“5G时代到来,所有应用都将走向云化,而鲲鹏天生的优势是基于ARM架构的,具有成本优势和便捷性。其次,现在的计算架构本质上是基于X86体系,但大数据存储需要的是多核的高吞吐的计算架构,应用不得不面临这些变化,(产业)从被动走向主动也是一个机会。”华为云与计算BG总裁侯金龙在不久前的开发者大会上对记者说。

在媒体沟通会上,徐直军提到,“英特尔之前跟我交流的时候,期望华为的基站用X86 CPU,我当时讲,你的通用计算跟我们自己开发的专用计算啥时候在性能和成本各方面达到一样了,我何乐不为,我直接用你的就可以,何必去开发呢?”

徐直军表示,(技术)走到今天,专用计算的场景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尤其是AI起来后。

据悉,目前华为的TaiShan服务器已在大数据、分布式存储、数据库、Web应用、云手机和高性能计算等应用场景形成了规模商用部署。目前在全球华为已经与超过600家的ISV合作方推出了超过1500款通过鲲鹏技术认证的产品和解决方案。而AI方面,华为推出了AI芯片昇腾910和昇腾310以及一站式AI开发与管理平台ModelArts。

今年目标是活下来

在去年的新年致辞中,徐直军表示,“2020 年将是华为艰难的一年,华为继续处于‘实体清单’下,没有了 2019 年上半年的快速增长与下半年的市场惯性,除了自身的奋斗,我们唯一可依赖的是客户和伙伴的信任与支持。生存下来是我们的第一优先。”

而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黑天鹅“出现,对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巨大冲击,对企业与个人更是有着持久影响。

“2020年,我认为是华为公司最艰难的一年。因为全年都处于实体清单下,储备也快用完了,是全面检验我们供应连续性能否发挥的关键之年。”徐直军表示,新冠疫情是没有预想到的情况,由于疫情还在快速发展当中,华为当前主要聚焦在,确保员工安全情况下,能够响应客户和政府的抗疫需求,还没有时间对2020年到底能够达到多少做评估和预测,现在也很难明确的评估和预测。

此外,此前有消息称,使用美国芯片制造设备的外国企业需要获得美国许可证,方可向华为供应特定的芯片,这将直接影响台积电对华为的芯片销售。对此,徐直军表示,如果美国政府可以任意修改“外国直接产品规则”,破坏的是全球技术生态,如果中国政府采取反制,会对产业造成怎样的影响,推演下去,这种破坏性的连锁效应是令人吃惊的。

“我期望这条信息是假的,否则会后患无穷。全球产业链的任何一个玩家都很难独善其身。”徐直军说,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对于全球化的产业生态可能是毁灭性的连锁破坏,毁掉的可能将不止是华为一家企业。

展望未来,徐直军表示,5月16号之前还能有接近半年的快速增长,也有大量的储备来应对客户的需求。而2020年对华为来说,目标是活下来。

责编:刘佳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