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疫情“善后”:一位医疗废物收运员的一天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网(ID:eeojjgcw) ,作者: 于惠如

导读:据统计,1月20日至2月18日,深圳全市共收运处置医疗废物858.226吨,平均每天28.6吨。如何妥善收运、处置这些具有感染性的医疗废物,显得尤为重要。除了抗疫的医务工作者,交接这些物品的一线人员也面临着很高的风险。接下来,请跟随记者走近深圳的一名收运人员,看看他是如何与高感染性医疗废物打交道的。

“我去办公室交完今天的任务单就回宿舍冲澡,洗衣服。”

在生态环境部印发《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医疗废物环境管理工作的通知》后的第29天,深圳市益盛环保技术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益盛环保”) 的一线收运人员柯曾龙又完成了一次针对高感染医疗废物的收运工作。这也是他被紧急叫回后坚守岗位的第24天。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 各个医疗机构、发热门诊、隔离观察点每天都会产生大量的医疗废物。

深圳市生态环境局有关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疫情发生后,深圳市生态环境局第一时间制定《新型冠状病毒防控医疗废物应急收运处置工作方案》。并多次对深圳市益盛环保技术有限公司的处理能力、应急预案及医疗废物的清运、焚烧处置情况进行全面检查,同时安排专业人员到上述公司指导卫生防疫工作,了解并回应企业的需求。

作为深圳唯一一家医疗废物处置机构,益盛环保承担了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禾正医院、49个发热门诊以及近百个集中医学观察点产生的医疗废物的收运、处置工作。

深圳市生态环境局提供给经济观察报记者的数据显示, 1月20日至2月18日,深圳全市共收运处置医疗废物858.226吨,平均每天28.6吨。

每天,70余名“清废员”从深圳福田区上梅林生产基地出发,经过不同的线路,奔向定点医疗单位、发热门诊、重点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等地。

其中,定点医疗单位、发热门诊、重点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产生的高感染性医疗废物由24台专车54专人专线收集转运,即到即烧,其他医疗机构医疗废物也严格按照规范收运处置,所有医疗废物做到“全覆盖、全收集、全处理”。

疫情期间,“柯曾龙们”将医疗废物收集、运输到处置中心进行焚烧,成为医疗废物处置中最关键的一环。

2月10日,为科学指导深圳防控工作,降低新冠肺炎疫情的传播风险,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疫情防控组,印发了深圳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高感染性医疗废物、居家医学隔离观察人员易感染废物、普通市民废弃口罩等3个预防新冠肺炎疫情安全收运处置指引。

柯曾龙负责收运的 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所产生的医疗废物就属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高感染性医疗废物。

搭档固定了

早上6点,柯曾龙和往常一样,起床、洗漱、吃早饭,量体温、消毒、穿防护服,戴口罩、护目镜、手套。全副武装后,他和搭档开车从公司出发,卡车沿途经过沙井、宝安、松岗等地的15个集中隔离点。

线路都是提前规划好的,尽量避开了人多的地区 。”柯曾龙告诉记者,运输时间也要避开上下班高峰期。

这一次,柯曾龙已经跟现在的搭档合作了24天,这在以前是很少见的,因为每个人对每条线路都要熟悉,出车时都是按照值班表轮流的,和谁做搭档也是轮流的。而这次固定搭档“是为了将工作做到完美,特殊时期跟固定的人合作工作起来效率高。”

每到一个隔离点之前十分钟左右,柯曾龙便和隔离点负责交接的工作人员打电话,提前告诉对方到达的时间,让对方做好准备工作。一般情况下,隔离点的工作人员已经将新冠病毒医疗废物双层打包、做好标识、单独放置。

“A类隔离观察点人员的生活垃圾也属于疫情防控期间高感染性废物,也要收走。一般我们到达一个隔离点时,他们已经将生活垃圾和医疗垃圾分类准备好了。我们到那里以后只需要把这些医废装箱,然后填好转移联单,办好交接手续就行了。”柯曾龙介绍说。

柯曾龙告诉记者,疫情期间,高感染性废物的密封装袋也有讲究。“必须使用双重密封袋进行密封,并投放到高感染性医疗废物收集桶内。损伤性医疗废物必须装入利器盒,密闭后外套黄色垃圾袋。每个包装袋、利器盒还要贴上中文标签,包括产生单位、产生部门、产生日期、类别等,而且要在特别说明中标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早上7点从公司出发,收完15个集中隔离点的医废,将这些医废运到处置中心焚烧点,再回到公司差不多5点,柯曾龙的这一趟差不多要跑10个小时。忙完一趟运送任务后,他们要全身消毒、将车辆消毒、洗手、量体温。回到公司后,还要再次测量体温,全面消毒,才能进办公室。

与柯曾龙不同,涉及收运点较少且收运点医废数量较多的一线员工每天收运的次数在两至三趟。“环境局也要求我们根据卫生防疫需求适当增加收集频次,对于每天产生的医疗废物,我们可以做到日清。”益盛环保一名管理人员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

视频报平安

和很多一线人员一样,柯曾龙也是回老家后被电话紧急叫回的那批“加班人”。

今年48岁的柯曾龙在益盛环保干了15年,每年只有过年时期才会休假回陕西老家探亲。今年1月17日,他如往常一样请了半个月假,到家后发现网络上到处都是疫情的消息,柯曾龙待在家里没有出过门,一边盘算着:“得提前回深圳了。”

正月初二,直属领导的电话证实了柯曾龙的猜想。订机票、收拾行李、和家人告别,当天晚上,柯曾龙抵深,第二天,在检查身体无碍后,回到一线工作。

情绪没有太大变化, 在柯曾龙的认知里,这一切都是“应该做的”, 工作内容也没有太大变化,还是每天开车出去收运医废,“往常工作也是这样做的。”

切身体会到的变化也很多:工作量大了,每天的防护不一样了,消毒的次数多了,外出收运时吃饭不方便了,洗衣服次数多了,同事之间聊天话题全转变成跟疫情相关的了,同住宿舍的同事不像以前一样经常聚在一起喝喝酒了,妻子女儿邀请视频的频次高了。

以前外出收运医废,柯曾龙和搭档的午饭是就近找餐馆解决,现在开门的餐馆不多,“全副武装”在外面吃饭也不方便,他们的午饭就变成了公司准备的牛奶、饼干、方便面等。“也就中午一顿,我们在车里面吃这些,早晚都是错峰在公司食堂指定区域吃的。”

每天回到公司交完当天的任务单,柯曾龙就回到宿舍洗澡,洗完澡再洗当天的衣服。这个好习惯他已经持续了24天,还将继续持续下去。

没法和同事聚在一起聊天也没法去公司健身房运动, 看电视便成了柯曾龙主要的娱乐活动,他每天必看的节目是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新闻。

聊到女儿时,柯曾龙的语气变得温柔,声音中带着笑。“大女儿25岁了,现在是小学老师。”这次离家,柯曾龙感觉跟女儿的关系更近了,妻子女儿每天都跟他视频叮嘱他一些个人防护的注意事项,他也在视频里跟妻女报平安。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网(ID:eeojjgcw) ,作者: 于惠如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