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下半场,究竟靠什么赚钱?

最近问一位参加了双11大战的创业者有何感受,他说了一句话:简直就是神仙打架。阿里、京东、拼多多三国杀,带走的都是眼球和流量。

两年前,腾讯和阿里市值先后接近6000亿美金,大家都以为迎来了“老大哥时代”;当年乌镇一场“东兴局”更是把中国互联网分成两个阵营。没成想如今腾讯市值跌掉2000亿美金、阿里跌掉1000亿美金。关键是,阵营不再泾渭分明。

腾讯系不再铁板一块

今年双11前戏很多。先是有关部门对网红带货提出警告,接着是腾讯系电商平台对阿里二选一政策提出上诉,简直就是“各大门派围攻光明顶”。

过去几年,随着腾讯生态的做大做强,一个容易被误解的事实是:只要拿了腾讯的投资,就是一家人了。爸爸是这么想的,但儿子们未必。

京东与 唯品会 联姻时间不短了,但给外界的感觉是,京东只是做了一笔财务投资。双方在用户群的互补性合作上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一位投资人说,无论是创始人性格还是企业文化,京东和 唯品会 都不是一个调性。

如果没有拼多多,双11真的是二选一;今年阿里要求的其实是三选一。拼多多炸开了下沉市场的城门,也抄了阿里和京东的后路。

过去几年,马云和刘强东都以为对方是一生死敌,没想到半路上杀出个黄峥。现在阿里和京东在下沉市场对拼多多的防范,更像是“国共联手抗日”。

腾讯可以给拼多多资源,当然也可以给京东。京东和拼多多可以互为对手,但腾讯的对手 只有一个 。所以在腾讯眼里谁胜谁负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能对付阿里。

那位创业者跟我说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刘强东与逍遥子年龄相当、黄峥与蒋凡年龄相当;刘强东和逍遥子分别是中国最大的两个B2C平台的打造者,黄峥与蒋凡在下沉市场对决。如果加上两对CP背后的派系标签,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但逍遥子不是刘强东,黄峥也不是蒋凡。刘强东是刘强东,黄峥是黄峥。

百度在打造另一个腾讯系

以巨头参与程度而论,中国互联网只有两个江湖:一个是电商,一个是内容。

张一鸣先是用 今日头条 去抢百度的地盘,然后又用抖音去冲击腾讯。百度用搜索+信息流反制,张一鸣用头条+搜索再反制;腾讯用短视频反制,张一鸣不Care。

腾讯寄希望于通过投资围剿头条系,所以先后入股快手和知乎,但事实证明缺乏协同效应。最后还是以内容分发起家的百度入局,把曾经的敌人知乎变成盟友,加上此前投资快手、凯叔讲故事,百度正在围绕头条系搭建一个新的内容生态。

百度的变化始于今年7月份董事会的一场人事变动。当时陆奇到期离开,替代他的是GGV管理 合伙人 符绩勋。符绩勋加入百度董事会不足一个月,百度就先后投资了凯叔讲故事和知乎。

一点也不足为奇。过去二十年,GGV在中国除了投资了一大票著名互联网公司,还干了许多合纵连横的“惊天大案”:优酷合并土豆、百度投资 去哪儿 、携程合并 去哪儿蘑菇街 合并 美丽说运满满 合并货车帮……这些超级交易的幕后都有符绩勋的身影。

有意思的是,GGV现在也是头条的股东之一。

应当说,未来一年全球最值得期待的IPO就是头条上市,但张一鸣并不轻松。之前今日头条在国内遇到的问题,如今抖音又在国外遇到了……

目前整个头条系的产品、业务布局覆盖BAT的核心业务;换句话说, 字节跳动 是有史以来第二家同时向BAT开战的公司。第一家是腾讯。

下半场还远着呢

美团是过去一年电商大战的最大受益者。当阿里把精力放在拼多多、京东身上的时候,美团股价一路上扬,目前市值已经是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所以说,王兴最应该感谢的人是黄峥。

外卖战场, 饿了么 和美团不再烧钱扩张;新零售战场,阿里意识到这不是一场速决战,已经明显放缓步子,对于美团来说,这是个好消息,不必再结束外卖烧钱大战之后再紧跟着开启新零售烧钱大战。所以,在减轻了大规模的资本投入之后用,美团的流量变现效率明显提高了,上一个季度开始盈利也就不足为奇了。

王兴在饭否上一会把黄峥与蒋凡放在一起,一会把黄峥和逍遥子放在一起。与其说是真爱,不如说是公关策略上的“祸水东引”。效果确实明显。

王兴和马化腾是互联网下半场的旗手,但他们都要回答一个问题:下半场究竟靠什么赚钱?现在是概念、愿景讲的很多,落地的东西很少。没有标准化的产品和服务,所谓的to B生意就会变成外包接单。

局面很复杂,但对美团很有利。阿里此前重视京东忽视了拼多多,如今重视拼多多会忽视美团吗?

阿里和腾讯不仅面临外部竞争,还有内部问题要处理。不出意外,两大巨头在未来一年还会有组织、人事层面的重大调整,目标只有一个:不允许独立王国存在,团结一致向前看。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