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毒药“百倍币”

文︱主笔 Vincent

核财经APP深核报道“想‘你’是一颗毒药。”在币圈发迹后,90后创业者赵峰最大的念想,便是找寻下一个“百倍币”。

身为币圈人,他不习惯百无聊赖、无所事事的日子。毕竟,区块链速度远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快。

不仅如此,他认为,处于百倍币、千倍币、万倍币的区块链世界,人的欲望就像一剂毒药,让其欲罢不能。不管从零起步到千万身家,还是再度归零甚至负资产,有了“财富自由”的毒瘾,“死了都要爱”。

想来也是,在盛产百倍币的土壤里播种梦想,谁又能百毒不侵呢?

一个慵懒的午后,赵峰拖着臃肿的身体,在两个好朋友的簇拥下,来到了“区块链氛围最友好国家”新加坡,欲开启币圈的“第二季”人生。

事实上,从传统投资领域转战币圈的他,有着投资人、项目方、资深韭菜等多个头衔。他告诉核财经APP,2017年没买币你会后悔,2018年买了币你会悔青肠子。而打开2019年币圈的正确姿势,至今尚未可知。所以,一切似乎充满着希望,却又裹挟着厚重的阴霾。

自暴富的幻想中开启征程

流动的音乐,扎堆的美女,新加坡的一个区块链项目路演现场热闹非凡。

相较于比特币的磨人行情与国内币圈的低落情绪,新加坡似乎有着另外一番光景。在这里,“喊单造势”几乎每天都在上演,仿佛有种回到牛市的繁荣景象一般。

8月17日晚,赵峰走出电梯口,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犹如会场内火爆的人潮,让他不禁感叹:新加坡永远吸引着各路投资者骚动的心。

“来这里,你才会发现区块链的真正魅力。”赵峰高兴地说,“新加坡有很多区块链孵化中心,数以千计的项目在此落户,作为区块链项目注册地的不二之选,这里已经建立起了庞大的区块链社区以及一整套注册服务、路演交流、创业咨询、法律服务等完整的产业链服务体系。”

在他眼里,没有一个地方能媲美新加坡的区块链发展环境,让不同国别、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入场者在此陷入集体疯狂。

时间拨回2017年,野蛮生长的区块链行业聚集了一批投机者,赵峰亦被裹挟入场。“那时候,加密数字货币的共识圈还很小,我经常遭到一些朋友的嘲笑和讽刺。”他表示,当年持犹豫和观望态度的一众兄弟均见证了他在2017年底高抛的激情时刻。

随后,这些嘲笑他的人统统都闭嘴了。

2018年市场入熊后,赵峰暂时离开了币圈,并专注于某链圈项目,可朋友圈里却流传着他的传说。

面对百倍币的诱惑和兄弟们的怂恿,赵峰在2019年7月被众人前呼后拥下复出。不过,每个簇拥着心里都有自己的小九九。其中,张普就告诉核财经APP,“赵峰只不过是捷足先登了,换了我也一样发大财。”

言外之意,或许风口上飞起的“猪”还有可能是他。

另一位结伴前往新加坡的吴旭扬是个职场小白,从视加密数字货币如洪水猛兽,到入场“梭哈”,这个转变过程只不过用了半年的时间。提及此行的原因,他直言,都是“穷”字惹的祸。

他表示,目前月薪1.5万元,漂在一线城市,感觉人生好绝望,活脱脱一个“困难户”。反观自己的发小赵峰,自从进入币圈后,投中几个百倍币、千倍币后,曾不断套现买车买房,翻几倍的币种都不正眼瞧一瞧。

“而对我来说,工资增长慢如蜗牛。”于是,他不得不承认,靠薪水致富来得太慢了。

他略带羡慕,又有些酸涩的笑了笑说,“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也不过如此了。”

“从去年底开始,我陆陆续续地砸了十来万,不仅没有翻倍,还赔了一点。”他认为,炒币尚需引路人,而他对赵峰知根知底,是最合适的人选。

现在,赵峰等3人目标一致,期待着借道区块链,迅速奔向“财富自由”的康庄大道。

从趋势的风口里套路掘金

市场的美妙之处就在于,“有需求就有供给”,既然有“暴富的刚需”,那么市场就会有“圆暴富梦”的供应商。

张普表示,今年以来,当属抹茶(MXC)平台币MX一骑绝尘,成为币圈的热议话题。百倍币神迹再现,他言语之间尽显出错过的遗憾。

非小号数据显示,截至8月19日7时,MX3个月涨跌幅为 184.56% ,今年来涨幅达 9315.38% 。涨幅之巨,令人惊愕。

MX阶段涨幅情况。数据来源:非小号

那么,为何能有如此涨幅呢?

非小号上的持币地址数据表明,截至8月19日7时,持币地址数为380。其中,前10名持币地址占比96.98%,前100名持币地址占比97.41%。可以看出,持币地址数之少与前10名持币地址占比之多颇为微妙。

MX前100名持币地址占比情况。数据来源:非小号

分析师指出,二级市场有这样的一个共识,即没有不好的项目,只有不拉盘的项目。MX的持币地址数据说明,绝大多数币都在自己人手里,符合百倍币的最基本特征,即“高度控盘”,99.9%的散户根本没有上车机会。高控盘,当为百倍币第一要义。

经核财经APP了解,MX增值途径很多,既有通缩升值、交易即分红,也有共振币、山寨币、IEO等的加持,更有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热点、传言、消息,可谓打出了一套平台币狂飙的“漂亮组合拳”。其飙升路线表明,营销为百倍币第二要义。

说起币圈营销,不得不提“营销鬼才”孙宇晨,被币圈奉为“教科书”般的营销案例。经核财经APP梳理发现,其一,打造成了一个KOL;其二,从人生感悟到创业,再到财富,他都输出了不少“孙式鸡汤”;其三,为蹭热度无所不用其极。

此外,波场亦是迎着风口而上的。首先,借着公链浪潮,把波场定位改为公链;其次,继EOS之后,也搞了一把超级节点;第三,在DApp大火之后,还开启了DApp生态建设。无一例外,精准把握行业趋势后,顺势、借势、得势、造势之功亦表现不俗。

不过,从总体上来说,币圈的营销方式简单粗暴。

“然而,投资者就吃这一套。”赵峰对此深谙其道。他援引行为金融学理论认为,人们的行为与理性在一些方面存在着系统性偏离,投资者的非理性交易往往是相互关联的。整体来看,非理性的市场行为有四类,即过度自信、判断偏差、羊群效应、风险厌恶。

“其实,币圈的玩法很低级,就是拉盘、砸盘、回购,凭借着不断拥入韭菜的资金盘玩法,前人财富自由,后来者负责‘填坑’。”他说。

赵峰还信誓旦旦地说,“从玩币的经验来说,我一直信奉消息为王,技术是次要的。”

所以,在吴旭扬眼里,赵峰这台“百倍币挖掘机”具有很高的辨识度。“投资界的法则是‘一赚二平七亏’,赵峰寻找高回报项目方面的眼光很毒辣。”他说。

在创造的神迹中泥足深陷

有人说,币圈从来不缺少百倍币,缺的是发现百倍币的眼睛。也有人说,百倍币的噱头已荡不起币圈的涟漪。

按照计划,赵峰等3人将在新加坡开启他们的币圈财富之旅。

的确,区块链制造富翁的用时之短,令人瞠目结舌。同样,诞生“独角兽”的数量之多,亦使其它领域黯然失色。

这其中,百倍、千倍、万倍的涨幅,无疑成功挑动了投资者的欲望神经。毕竟,人性也好资本也罢,都逃不过金钱的诱惑。

对此,马克思早有洞见。他曾说,“当利润达到10%的时候,便有人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有人敢于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的时候,他们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当利润达到300%的时候,甚至连上绞刑架都豪不畏惧。”

就拿比特币来说,自2009年1月3日正式诞生到2017年12月最高点接近2万美元,不到10年里溢价超过 200万倍,平均年利超过20万倍。

同比,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苹果的股价涨幅就显得逊色许多。

从过去十几年涨幅来看,苹果自2003年出现阶段性低点以来,于2018年8月2日市值破万亿美元关口,其股价复权涨幅超过了250倍。

需要指出的是,如果从1980年12月12日苹果股票正式上市算起,市值从0上升到1000亿美元,苹果花了30年时间。而如果从2010年3月17日第一家比特币交易所Bitcoin Market开业算起,到2017年10月31日比特币市值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比特币仅用了7年半。

同时,加密数字货币分析师肖磊曾撰文指出,美股从1996年至2015年持续20年的牛市里,投资标普500指数的年平均回报是4.8%。如果错过了涨幅最大的10个交易日,那么年回报就变成了1.3%,还不如存银行。再如果,错过了涨幅最大的40个交易日,年回报将变成每年-4%。

试问,在20年里,有多少人能抓住这40个交易日?一旦错过,不仅20年白忙活,还处于亏损状态。

显然,在币圈就好很多,十倍币、百倍币已经是个稀松平常的事情了。

由此,让人不自觉地想起了“郁金香泡沫”。它被称为人类有记载以来最早的大规模商业投机活动。据资料显示,当时郁金香在鲜花交易市场上引发了异乎寻常的疯狂。

“跑偏的区块链VS郁金香泡沫”,胜负几何?

此外,一位不愿具名的传统投资人表示,区块链的技术属性易于实现价值转移和资产流通。首先,区块链技术升级了利益派发(Token),不仅方便,而且成本较低;其次,区块链是一个万花筒,拥有无限可能,几乎可以链接一切;第三,一个区块链项目的生存成本极低,熊市一来便“就地卧倒”,生存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加之新加坡清晰的税务制度、友好的态度、宽松的监管之下,比特币与新元的自由兑换和流通,赵峰等人自视甚高,极想有一番作为。

一言以蔽之,区块链被拥趸者赋予了许多“超能力”,总觉得它能超越一切、颠覆一切,进而可以重塑整个经济活动。于是,追风口,闯币山,中毒越来越深。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赵峰、张普、吴旭扬系化名)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