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IPO失败第一股木瓜移动再冲A股:曾因包装上市遭群嘲

提到木瓜移动,您首先会想到什么?

是斯时成为科创板IPO上市失败第一股的群嘲?还是其美女总裁在知名相亲节目《非诚勿扰》上留下的话题种种?抑或是其屡屡受挫的又屡败屡战的上市之路?

自2019年7月8日宣布终止科创板IPO审核而铩羽上市之路,木瓜移动的上市之梦依旧还在等待着照进现实的那一刻。

半年多时间之后,据叩叩财讯获悉,近日,作为科创板设立以来首例主动撤回材料的IPO“失败第一股”,备受争议的木瓜移动日前又悄然启动了其新一轮的上市计划。

据北京证监局官网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2月18日,木瓜移动与中天国富证券又再一次签署IPO上市前辅导协议,而这一次上市的目的地则又回到了创业板。

之所以说木瓜移动“又回到了”创业板,是因为其在2017年筹备A股上市之初,上市挂牌的目的地便是直指创业板,并在之后的一年半时间中,为创业板上市进行了多达七个阶段的辅导工作。2019年3月7日,随着科创板开始接受材料申报,木瓜移动才临时决定转板申报科创板。不过接下来的故事,便是大众都知道的结局了。

“折腾!”这是一位接近于木瓜移动的有关人士在获悉其又将开启新一段上市计划后的第一反应,在过去的五年中,木瓜科技为了上市已经辗转多地市场,从最初的美股市场到国内新三板和随后的科创板,继而现如今又再度计划重新冲刺创业板,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

屡屡碰壁的木瓜移动这一次能否完成其上市大业呢?

“此次木瓜移动申报创业板IPO其目标或是指向了创业板注册制实施的首批企业,希望能借助创业板的审核制度改革助力完成上市梦想。”上述接近于木瓜移动的有关人士透露。

不过有意思的是,对于木瓜移动IPO铩羽科创板的原由,曾有媒体引用接近于木瓜移动的投行人士称是因为“招股说明书对其业务模式陈述存在不清晰的问题,例如广告营销业务变成了大数据分析等,这种陈述也对审核人员带来了一定程度的误导”,换而言之,也就是中介保荐机构应承担大部分责任——正是因为保荐机构在文件中未能“正确解释”其有关业务模式,而对监管审核人员产生了“误导”。

如果真如上述所言,按照一般的逻辑,木瓜移动在此次再启动IPO时,应更换因专业性不足而影响其上市的投行机构才对,但令人惊讶的是,在又双叒一次启动IPO时,木瓜科技依然选择了曾让其在科创板铩羽丢尽面子的中天国富。

1)美女总裁“人设”的加持与科技含量“包装”的翻车

在木瓜科技因成为“科创板上市失败第一股”而在国内资本市场声名大噪之前,虽曾一度挂牌新三板,但无论是在所在行业还是在资本市场中,它的知名度是要远逊于其创始人兼CEO——有美女学霸总裁之称的沈思。

提到沈思,许多甚至不熟悉公司行业与不关心资本市场的人,或亦能对其有所印象。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国内一档曾火爆一时的综艺相亲节目——《非诚勿扰》。

2011年8月27日,沈思以2号女嘉宾身份亮相《非诚勿扰》节目征婚,其后更连续参加了21期之久。顶着清华、斯坦福双硕士学历的她,很快以“高智商美女学霸”的人设走红,同时一篇名为《IT界第一美女沈思上非诚勿扰征婚了》的帖子更在网上引发网友热议。

“同样的味道,熟悉的配方”,和许多海归惯常包装经历的套路一样,美女学霸沈思用一个个故事讲述着常人难以企及的传奇,但其中的水分掺杂又有多少,这恐怕就需要当事人才知晓。

虽然在斯时,沈思否认借《非诚勿扰》炒作,称并非为木瓜移动做宣传,但事实上,此时的木瓜移动正面临着业务瓶颈的突破与转型。

“木瓜移动最初成立的时候并非是做目前的互联网营销等业务,而是做游戏社区,为游戏厂商建立用户交流平台。”一位熟悉沈思的有关人士曾透露,因游戏社区用户之间没有交互,黏性低,因此公司很难变现,于是做游戏社区的木瓜移动很快就遇到发展瓶颈。当时,平台上的合作游戏厂商,希望木瓜移动可以帮助它们互换用户导流,于是为了解决这一瓶颈,2011年木瓜移动才决定将业务延伸到移动广告。

“沈思以美女学霸的头衔参加综艺节目,不仅为木瓜移动做了宣传,更为她自己赢得了很高的知名度,这些转化为人脉之后,顶着IT界第一美女的头衔,又有那些‘高大上’的经历故事加持,木瓜移动也顺利地获得了资本与潜在客户的信任。”上述熟悉沈思的有关人士表示。

当年沈思一系列“美女总裁”、“高学历”、“放弃高薪回国创业”等一系列的人设通过知名电视节目引爆话题无疑是成功的,曾有投资圈人士对沈思在《非诚勿扰》上的曝光所带给木瓜移动估值的提升进行预估,称至少达到千万级别的增长。

或有了成功的先例,且已经尝到甜头,几年后,同样的“包装伎俩”再次用在木瓜移动上市上,但没想到的是,最终却适得其反贻笑大方引得行业群嘲。

“上交所对木瓜移动的申报的科创板上市材料非常不满,其业务模式其实就是互联网广告营销,且较为单一,业绩增长也具有不确定性大量,但却在材料中大量使用晦涩难懂看似科技含量很高的专业名词和形容词,把自己描述成了一家具有高科技技术含量的企业。”一位曾与木瓜移动同批次递交科创板上市申请材料的企业负责人向叩叩财讯去年这场引发业务讨论的风波时回忆称。

在科创板IPO申报稿中,木瓜移动如此描述自己的主营业务:“一家依靠自主研发技术进行大数据处理分析的公司,主要利用全球大数据资源和大数据处理分析技术为国内企业提供海外营销服务,具体包括搜索展示类服务和效果类服务。公司将客户资料及商品息通过技术手段推送到全球媒体,向全球用户进行展示和推广。”

“能把‘广告营销业务’包装说成如此高大上的‘大数据处理分析’技术,这从一定程度上应该是对科创板审核机构和市场的智商侮辱。”上述企业负责人笑言。

同样讽刺的是,其木瓜移动的同一份申报材料中,一些数据又直接打脸其所谓的“科技含量”:木瓜移动2016年至2018年间的研发投入占比分别为4.94%、1.20%及0.71%,其中2018年研发投入几乎是所有科创板受理企业的末尾。此外,公司目前仅拥有1项美国专利、无国内专利。

在2019年3月29日木瓜移动科创板IPO申请被受理后,先后在同年5月22日和6月20日完成两轮上交所的问询回复。

在交易所的审核问询中,“究竟是一家做什么的公司”成为了对木瓜移动问询是重点。在该两次问询中,交易所几乎都重点关注到木瓜移动的行业定位和准确归类,并明确要求结合相关部门出具的产业分类目录及指南、公司具体从事的经营活动内容、大数据的来源及获取、技术的应用场景,充分说明公司的行业定位是否准确,甚至还问及公司业务与大数据之间的关系等犀利问题。

在被监管层拆穿高科技“假面具”之后,2019年7月8日,木瓜移动宣布主动终止其科创板IPO。

不过时至今日,木瓜移动方面似乎对监管层的相关“界定”却依然并不认同,即使已经面对市场的质疑和群嘲,在撤回申请材料后,其还通过媒体公开发布言论“嘴硬”辩称:“木瓜移动是脸书和推特等全球头部互联网公司的广告供应商,其通过智能算法来进行用户广告匹配,每秒钟要进行大量的数字运算,说它不具有技术能力,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2)五年4地,联手投行大佬死磕A股

科创板上市的失利,并不是木瓜移动第一次IPO失败。随着日前其再一次重启创业板IPO辅导工作,五年来,木瓜移动已经辗转四地为求登陆资本市场,虽然屡次碰壁,但却依然“死磕”。

木瓜移动最初的IPO计划可至少追溯到2015年1月,当年据称其已经选定主承销商,并计划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上市。但几个月后的2015年4月,却突然宣布拆除为在海外上市专门搭建的VIE架构而准备“打道回府”。

事后,木瓜移动方面也承认,放弃海外上市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经过前期初步询价,发现海外投资者对其并不敢兴趣,认可度太低,估值未达到其既定目标。

2016年,木瓜移动退而求其次选择挂牌新三板,此举也是希望寄新三板这个跳板最终实现A股上市。但显然,交易与融资皆不顺畅的新三板并未给沈思和她的木瓜移动带来理想的资本助力。刚刚挂牌几个月,2016年底,木瓜移动便申请从新三板摘牌,随后开始寻找A股的上市之机。

2017年10月,在与中天国富证券签订IPO辅导协议后,木瓜移动将其上市的目光首先落在了创业板,此后,中天国富还曾对其进行了多达七轮辅导整改。

2019年3月,随着科创板宣布开始接受申报材料,2019年3月7日,木瓜移动及其保荐机构中天国富正式向其备案的北京证监局申请由创业板转向科创板上市。

如今,2020年2月18日,在美股、新三板、科创板都一一尝试之后,创业板或成为了木瓜移动上市最后的机会。

正如上述所言,即使存在着在制作的招股书中对业务模式陈述不清晰等“不专业”的表现,再次欲重新申请创业板上市的木瓜移动却依然沿用了为其科创板上市担任保荐工作的中天国富证券。

中天国富证券在国内众券商中,多年来基本上都是寂寂无名的存在。

公开资料显示,中天国富证券成立于2004年,原名为海际证券,2015年底,贵州首富罗玉平旗下的中天金融集团收购其控股权,其后更名为中天国富。

最近一两年间,重新改组的中天国富虽谈不上一鸣惊人,但在行业中也逐渐有身影闪现。

尤其是在2019年年初,在前两批科创板IPO申报中,中天国富曾有3单科创板IPO项目连续成功获得上交所受理,这对于一家小券商而言,在被“三中一华”(中金、中信、中信建投)、华泰证券牢牢瓜分的科创板IPO市场份额中,能有如此“分羹”成果,已经可谓成绩斐然了。

据叩叩财讯获悉,中天国富近几年的有所表现发展,与其身后的一位投行大佬不无关系。

与许多民营企业控股的券商相类似,2016年,被收购更名后的中天国富很快便成为了数位曾在大型国有券商中横刀立马多年的资深投行大佬离开体制后的下一站所在。正如当年的胡关金之于华西证券、薛荣年之于华林证券,与中天国富一拍即合的投行大佬则是余维佳。

公开资料显示,余维佳,在证券市场从业近30年,其最初在招商局体系内做企业集团内部股份制改造,1992年参与全国首批证券投资基金深圳市半岛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设立。1998年出任招商证券副总裁、董事,2012年出任西南证券党委副书记、总裁、董事。2016年7月,西南证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投行业务全面叫停,西南证券也由此从盛转衰。在此刻,余维佳选择了从西南证券离职,斯时,其在对外宣称为“身体原因”和“个人原因”。但两个月后,2016年9月,余维佳悄然上任中天国富董事长一职。

“余维佳上任时,中天国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各个部门基础都非常薄弱,在整个经营思路上都需要重新调整,且中天国富也只有投行牌照。”一位接近中天国富的知情人士透露,于是基本上整个2017年,余维佳的重点工作都是招兵买马筹建团队,而木瓜移动的项目也正是在这期间被余维佳及其团队收入囊中。

“目前中天国富的投行队伍至少一半都是余维佳从招商证券和西南证券带过来的旧部,且都是目前公司的骨干级员工。”上述接近中天国富知情人透露,此外还有至少4-5名资深行业保代则是从招商证券一路跟随余维佳到西南证券,如今又再随其加盟中天国富的铁杆追随者。

此前木瓜移动科创板申报的两位保荐人代表——陈东阳和陈佳,便皆为当年余维佳在招商证券的旧部。

虽然众多资深投行人士加盟,在资源人脉加持之下,中天国富虽然不缺项目,但在IPO上,三年多来,穷却鲜少有所突破。

据叩叩财讯统计,虽然中天国富储备的IPO项目亦不在少数,但真正成功过会发行者,却凤毛麟角。自2016年底余维佳履新中天国富近三年来,在木瓜移动申报科创板失败之时,中天国富的IPO保荐项目仅成功发行了一单,即2018年4月初上市的长城科技,在此后近一年中,其IPO项目皆未有突破。

“中天国富及余维佳本人对木瓜移动的项目非常重视,之前更是希望借其打开科创板保荐事务的局面。” 上述接近于木瓜移动的有关人士透露,在木瓜移动此次重新启动创业板上市辅导中,依然由陈东阳负责并担任辅导组组长。

“中天国富此次对木瓜移动的创业板上市还是有期待的,按照时间推算,木瓜移动很可能是为即将在创业板推行的IPO注册制所储备的项目。”上述接近于木瓜移动的有关人士透露,按照一般辅导期3-6个月测算,由于木瓜移动此前已经经过了一年多时间的辅导,整体应该比较符合规范,以此推算,如果创业板注册制在今年下半年开始正式启动,那么木瓜移动很可能将成为首批申报者,也将成为中天富国争夺创业板发行改革赋予投行之机的筹码。【责任编辑/周末】

来源:叩叩财讯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