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踩线上市:对赌协议仅剩半年了

经过漫长的等待,数次被传上市的贝壳找房如今终于迎来靴子落地。

日前,据全天候科技从一位PE投资人处获悉,贝壳找房今年营收预期100%增长,目正寻求美国IPO,计划融资10-20亿美元。目前正处于向潜在基石投资者询价阶段, 摩根士丹利 是参与其中的投行之一。

该投资人还表示,贝壳找房上一轮融资估值很高,他身边多家PE机构均表示“不会碰这家公司”。

贝壳找房对此回应称,不予置评。

事实上,自从2018年4月成立以来,媒体关于贝壳找房上市的报道不绝于耳。特别是今年以来,IPO消息持续不断。直到上周五,还有消息传出贝壳找房已经秘密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上市申请。

同时,路透社旗下媒体IFR还写到:贝壳找房计划最早在第三季度赴美IPO。当时贝壳找房回应称,“消息不实,无具体时间表。”

尽管贝壳官方对外一直给予否定回复,但从一系列紧凑密集的资本腾挪和业务动作来看,这家房地产服务巨头早就已经迫不及待要上市了。

贝壳IPO“箭在弦上”

早前有媒体报道,贝壳成立两年就急于冲刺美股的原因是,链家在B轮和B+轮融资中与投资方签订了对赌协议,如果不能在2021年实现上市目标,届时就要回购融资款,并支付利息。

距离与投资者约定的deadline越来越近,链家开始大笔投入疯狂扩张,奇怪的是,营收等指标不降反升。承担着上市压力的链家董事长左晖,亟需找到按时履约兑现的方法论。

某种程度上,在内部,拖累链家前进步伐的是其重资产运营模式。其定位一家主打线下市场的房地产经纪公司,业务范围不仅覆盖房屋租赁、交易,还涉及资产管理、海外房产、网际网络平台、金融、理财、后房产市场等领域,重资产特征比较明显。

这种运营模式决定企业扩张速度只能慢不能快,并且其涉及的金融服务给上市审核聆讯带来不小挑战。与此同时,在外部,随着链家商业版图的野蛮生长,外界有关它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

内外双重因素倒逼下,左晖重新回归平台及其工具属性上思考解法,贝壳就由此诞生。

贝壳找房于2018年4月上线,定位为质量居住的服务平台,主要提供二手房、新房、租赁和家装等居住服务。2019年下半年起,贝壳找房陆续上线VR售楼部、租房及二手房在线签约、线上贷签、资金存管等功能,以实现房产交易的数字化闭环。

借助贝壳找房,链家得以脱胎换骨,顺利转型成为互联网型企业,整合了产业链上的增值服务,资产性质也更轻。承担着IPO重任的贝壳找房被左晖寄予厚望。

资本“团宠”遭遇滑铁卢

贝壳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有链家铺路左晖力推,贝壳找房展现出迅速且强悍的融资能力,仅2019年内就完成3轮约44亿美元的融资,资方均为业内王者级别,其中包括腾讯、软银、 红杉资本高瓴资本华兴资本源码资本碧桂园 创投等,资本宠儿态势一览无余。

据悉,贝壳与腾讯的8亿美元融资早在2018年上半年就敲定了,腾讯还在微信九宫格为其开了一个流量入口,以示重视。

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曾表示,在国家战略的推动下,居住行业也在加速数字化战略。包括居住服务、建筑管理、社区经营一类的居住产业链,通过和产业互联网深度融合,实现从传统居住向智慧新居住的跨越。

借助豪华资本团的集体“宠爱”,贝壳找房估值达到了14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89亿元)。照此计算,如果贝壳能顺利完成超10亿美元募资,不久后,中国将诞生一个新的千亿(人民币)级“独角兽”企业,其也将成为继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后,第二家在美IPO融资规模超10亿美元的中国企业。

一路顺风顺水、高举高打,眼看距离IPO只差临门一脚时,贝壳找房却接连遭遇“天灾人祸”。

所谓“人祸”,指的是2019年以来,业内多个“反壳联盟”横空出世,目标均指向“反贝壳垄断和不正当竞争”。

其中,最具影响力的当属由58集团CEO姚劲波牵头,我爱我家、中原地产等房产中介品牌参与的联盟,共同目标是“不希望贝壳一家独大”。

此外,还有金华、绍兴、南昌等多地房产中介联合成立的地区性的“反壳联盟”。以金华为例,当地百家房地产中介机构代表于去年9月共同签署了《反壳联盟条约》,联盟中包括530家门店,涵盖了当地种类齐全的中小微经纪公司。

贝壳“吃亏”?其实不然。

某种角度看,区域性“反壳”潮是对贝壳重压的强势反弹。

在商言商,“狼性”左晖想做行业定义者,这本无可厚非。问题是,在这条赛道上,他既想做裁判员又想做运动员,想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和掌控权,就难免过于霸道了。

贝壳成立之初,左晖曾明确表示,希望把贝壳做成一个包括链家在内的房产中介都入驻的平台,大家共同分享资源和收益。言下之意,贝壳是“房产版淘宝”,秉承有钱大家赚的理念。

真正运作起来后,大家发现,它不仅提供平台、制定规则,它还以商家身份进场做生意。中房经联主席、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称,“贝壳把盘源优先给自己的亲儿子——链家直营和德佑加盟来成交。因为在内部ACN系统里,如果让贝壳、链家和德佑之外的中介来成交,大头儿就要给人家,只能抽8个点的平台费。”

嘴上说着“贝壳不期望抢谁的蛋糕”,实际却是“厚己薄他”,吃相确实不雅。

一时间,关于贝壳涉嫌“垄断”的讨论甚嚣尘上。

更戏剧化的一幕是,2018年8月,时任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公开发表观点,称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为扩大规模抬价争抢房源,破坏了市场秩序。不久后,我爱我家发布声明澄清该观点不代表公司,紧接着胡景晖宣布“被迫”辞职。被视为我爱我家与链家绑定关系的实锤信息。

但时隔一年后,2019年8月,贝壳找房先宣布签下中环互联2000余家门店及万名经纪人加盟。刚过一个月,我爱我家就宣布8月南昌180家中环门店脱离了贝壳平台,加入了我爱我家。

贝壳“失速”

2020年似乎是贝壳的水逆年,规模化扩张进入瓶颈期,贝壳开始主抓单店产出,并尝试以二三线城市为突破口。

或许是急于兑现上市承诺,左晖有些“不择手段”了。4月7日,重庆到家了掌门人王凯在朋友圈发文,指责贝壳找房明目张胆高价挖人,“挖一个到家了的员工,奖励2000元-5000元”,并且扬言半年之内要灭掉该公司。

资料显示,重庆到家了目前店面规模1000余家,人员规模超过1.2万,是重庆乃至西南地区的房产中介龙头公司。

重庆到家了不是个例,王凯还透露,贝壳平台目前99%的品牌商处于亏损。而贝壳自己却在诸多地区野蛮扩张,这才引发了后续的“反壳”潮。某种程度上,是左晖一手添柴加火,激化了矛盾冲突的加剧。

正如王凯所说,“中国太大,没有谁可以一统江湖,相融共生才是大家的发展之路,你一统江湖全行业不同意,开发商不会同意,客户不会同意,政府也不会同意。”

至于“天灾”,2020年疫情突袭,长租公寓行业遭遇重创,各平台出租率下降、租客违约率提升。年初自如联系业主降租金,胡景晖指出,核心原因应该是“现金流出现了问题。”目前贝壳找房整体处于亏损中。

据AI财经社从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处得知,贝壳找房不在香港上市,或许因其满足不了香港的上市要求。“香港比美国的资本市场在合规上要严格得多,很多中概股为何要把香港作为第二上市选择,一方面是香港上市审批相对复杂,二是很可能在合规上满足不了双主上市的要求,因此中概股只是把香港作为第二上市地,这样很简单。”

黄立冲分析认为,贝壳找房目前已经没有选择了,“现在中国企业,如果要在境外上市的话,只有香港是受欢迎的,其他地方的路都不是好的选择。但是香港的合规要求非常高,仅次于国内A股,一般房地产中介这种粗旷的业务是很难在香港上市的。”

不过,因为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一事,美国监管机构对中概股在财务上的审查更加严格。但随着对赌协议deadline临近,贝壳上市已经箭在弦上,左晖必须迈出这一步,他没得选择了。

至此,十几年前那个因为被黑中介骗而立志成为中介行业领军者的左晖,如今却在商业版图的疯狂扩张中逐渐失速,成为了行业“霸权统治者”,令人唏嘘。不禁让人想起尼采在《善恶的彼岸》中的一句话:与怪兽搏斗的时候要谨防自己变成怪兽。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