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估值遭质疑 优客工场会成为下一个WeWork吗?| 科技心语

上周,中国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优客工场向美国证券委员会提交备案文件,计划在纽交所发售价值1亿美元的美国存托股票(ADS)。不过最新消息暗示,这一计划可能遭遇挑战。

优客工场公布的一份更新版本IPO文件显示,花旗和瑞信已经退出主要承销商之列,取而代之的是海通国际和华兴资本。

不过一位业内人士对笔者表示:“优客工场IPO还是会继续,中资投行仍在坚持,但募资规模可能会缩减,大环境对财务模型的要求也变了,比如对盈利的要求不如过去宽松了。”

就退出优客工场IPO的原因,花旗和瑞信方面尚未给出回应。上述人士向笔者透露,估值达不到预期是外资投行退出的主要原因。

另有消息称,参与优客工场的投资人也施加了压力,要求更高的估值,而退出的两家投行认为投资人寻求的估值与优客工场有望达到的估值差距太大。

优客工场在今年11月完成的最新一轮2亿美元D轮融资后称,其IPO前估值达到30亿美元左右。这一估值较2018年8月C轮融资获得的18亿美元左右的估值大幅增长。

优客工场的投资人包括蚂蚁金服、河南大宏、香港全明星投资基金等,阵容强大。自2015年成立以来,该公司已经前后融资近20轮。

目前优客工场在全球44座城市布局了200多个共享办公空间。不过,公司仍然面临巨亏。根据招股说明书,今年前三季度,优客工场亏损达到8000万美元。

优客工场的IPO遇冷让人联想到几个月前WeWork的惨痛经历。曾经估值达数百亿美元的WeWork在IPO前估值仅80亿美元,最终不得不放弃IPO,甚至濒临破产。

WeWork的溃败虽然不能被视为共享经济本身的失败,但至少让人反思共享经济是否走到了一个发展的瓶颈。

这种困境背后更为市场敲响了警钟——以软银为代表的投资人“洪水猛兽”般的投资逻辑遭到了质疑,是资本的贪婪拖累了共享经济。当经历了疯狂烧钱的阶段之后,盈利点还是迟迟不出现,这时投资人和企业是应该如何做出选择?

从WeWork的溃败到优客工场IPO遇冷,至少反应了两个层面的问题,首先,一级市场的估值太高,到了二级市场很可能不被投资者接受;第二个也是更深层次的问题,就是用巨额资金去推高企业的估值,这种让企业插上资本的翅膀“蒙眼狂奔”的投资逻辑现在正在遭受深层次的拷问。

好在不同于WeWork创始人Adam Neumann,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曾就职于两家利润最高的房地产企业万科和凯德,他对房地产项目如何盈利有着丰富的经验。

但即便优客工场成功登陆美股,目前的美股市场对于中资企业而言也是很大的挑战。不少在美股上市多年的中概股公司目前股价表现惨淡,有的甚至考虑退市,而新上市企业也面临破发的压力。

不过一些未上市企业选择在现阶段继续观望。同样是软银投资、已经递交了招股说明书却仍未上市的还有一家中国科技公司——达闼科技。今年3月,软银宣布其千亿愿景基金向达闼科技投资3亿美元,这令后者的估值目前至少达到15亿美元。

但由于达闼科技现阶段没有完全盈利能力,被指估值可能过高,公司已经推迟了赴美IPO的进程。根据达闼科技今年7月发布的上市招股书,现阶段以及未来几年内,该公司可能仍将处于亏损状态。

责编:刘佳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