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年报读中国移动历史:2001年,中国移动从此走向末路?

【摘要】 客观地说,这种担忧不无道理, 因为从账面数字上看,中国移动的MOU和ARPU 都在持续下跌,虽然营收曲线还在增长,但这种增长是缺乏支撑的

| 科 | 技 | 杂 | 谈 |

中国通信行业第一自媒体

本文作者:苏敏坚

本文来源:悲了伤的白犀牛()

杂谈投稿邮箱:631255063@qq.com

“2001年,中国移动从此走向末路?”

01

如果站在2020年的今天回望过去,当然会觉得这个问题非常荒谬,因为所有人都知道,2001年之后十多年间,中国移动不仅没有走向末路,甚至还创造了巨大的辉煌,这种光辉盖过了同时代的绝大部分企业,成为了中国通信业独一无二的存在,也成为共和国长子的杰出代表。

但如果站在2001年阴冷多雨的春天,在每天经受中国移动股价持续的暴跌,以及来自内外部各种铺天盖地的质疑、唱衰的声音,如果你意志不够坚定,你肯定也会对中国移动的未来感到担忧。

事实上,“中国移动从此走向末路?”这不是来自我的发问,而是来自当时《中国经济信息》杂志的一篇评论文章的标题,有点哗众取宠,但也恰如其分地表达了当时大部分的市场情绪,也揭示了问题的所在。

其实,当时人们对中国移动的质疑很简单,他们的质疑不是源于不信任中国移动,而是那些资本主义的投资者和分析师根本不信任中国。当时,《亚洲华尔街日报》载文称,中国看似拥有1.2亿移动电话用户,堪称世界最大的市场,但,这个市场的规模被错误地夸大了。

他们的观点是:虽然中国市场看着很大,但从民众收入的角度看,这个市场其实已经趋于饱和。他们的理由是:随着政府下令减免大部分税费,必将有更多的较低收入者成为手机用户,但这些低收入用户并不会在手机上耗费过多的时间和金钱,对中国移动而言,这增加了对边际利润缩水和爆发价格战的担忧,甚至他们担忧中国移动将成为提供信息基础设施的公益性组织。

客观地说,这种担忧不无道理,因为从账面数字上看,中国移动的MOU和ARPU都在持续下跌,虽然营收曲线还在增长,但这种增长是缺乏支撑的,只是一种用户增长的惯性使然,但一旦越过均衡点,就将掉头向下。

然而,这种担忧并没有成为现实,中国移动没有从此走向末路,相反,一步步走向辉煌,主要原因有两点——

第一点: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经济在人口红利和市场化的双重加持下,就像开挂一样飞速发展,创造了世界瞩目的“中国奇迹”。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经济和中国移动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经济的发展让那些原以为的低收入用户也开始积极地在电信业务上消费,越来越多的人付得起中国移动的账单,而中国移动的发展也为经济的发展构筑起了信息沟通的基础,反推经济的发展。

第二点:中国移动积极拓展业务体系,从单一的话音收入,转向话音、无线数据业务、增值业务并存的收入体系。

02

面对质疑和唱衰,作为回击手段,中国移动制定了未来五年发展的战略体系:把“争创世界一流通信企业”作为中国移动的长期战略目标,以“核心能力战略”作为总体战略。“核心能力战略”包含六大战略措施:保持业务领先,占据核心市场,推进资本运营,创建企业文化,实施人才工程,实现企业信息化。

回到2001年中国移动的年报上——

2001年,虽然在资本市场上表现不佳,但中国移动的成绩单依然非常亮眼:

这一年,虽然入网费取消,资费也进行了调低,但由于用户数量的不断增加,通话费和月租费相应增长,中国移动2001年的营运收入首次突破千亿,达到1003亿元,同比增长54%;净利润达到280亿元,同比增长55%,净利润率高达28%。

这一年,中国移动用户数净增了2450.9万户,达到6964.3万户,市场占有率达到72.4%,净增市场占有率64.5%,中国联通完全不是对手。

这一年,中国移动业务蓬勃发展,总通话分钟数达到1612.7亿分钟,短信息业务使用量超过60亿条。此外,无线数据业务成为中国移动业务拓展的重点领域,使用移动数据业务用户数达到2131.9万户,占用户比达30.6%,同比增长74.9%。“移动秘书”、“手机杂志”等话音与数据相结合的新业务拓展了移动数据业务的市场,提高了通话费收入和新业务收入,2001年新业务收入达30.3亿元,同比增长了57%。

这一年,中国移动的“移动梦网计划”得到了用户和服务提供商的热烈反应,全国有超过300家SP签约加入,推出了5000多种移动梦网应用及服务,包括针对年轻人的“M-Zone”、针对商务人士的“M-Office”等。

从业务发展层面上看,一片欣欣向荣,但繁荣之下暗藏着隐忧,当时,中国移动认为,移动话音数据一体化解决方案,不但对发展数据业务有良好的促进作用,更有助于进一步增加业务黏度,锁定重要集团用户,对提高整体盈利能力有十分积极的作用。

隐忧就出现在“业务黏性”这个词上。"业务黏性"这个词第一次在年报中出现,从当时看,这是一个很好的业务协同效应,但从后面中国移动的发展看来,“业务黏性”的提出,显示出中国移动一直没有找准新业务的定位,一直都把之看作是话音业务的附属,试图通过这些增值业务去捆绑高价值用户,持续贡献话音业务费用。而一旦话音业务倒下,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也是十几年后中国移动面临的最大的困境。

03

值得重点一提的是,短消息业务在这一年突然爆发,使用量全年达到60.75亿条,相比2000年的4.4亿条,增长幅度高达12.8倍,仅在农历除夕单日就超过1亿条,“拜年短信”成为后面几年间中国移动的重头戏,跟今天的“双11战报”一样,是当时舆论的焦点。

如果回头看,短消息业务的突然成功,让中国移动增加了一个收入支柱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让这项业务失去了活力,从那时候起,短消息业务在后面十几年间再也没有过创新,一直保持着非常单一的业务模式,以致于后来被微信轻易击垮了。如果短信能够因应网络、市场等因素进行及时的优化和创新的话,后面压根就没有微信什么事儿了。

所以,大部分时候,赚钱本身也是一种桎梏,一个具备赚钱效应的业务是谁也不敢轻易去动的,甚至连与它相悖的业务都不能存在,比如早期的飞信。

更关键的,短消息业务的成功,也让中国移动患上了短信崇拜,在被微信颠覆后的几年里,中国移动一直固执地在短信上做文章,但鲜见成效,近日三大运营商又联合发布了RCS消息业务,我仍然不看好。

04

这一年,随着CDMA产品的进入和“小灵通”的出现,中国移动进一步放低身段,开始进入低价市场。

这一年,中国移动彻底关闭了模拟移动通信网络,实现了网络的一体化和全数字化。

这一年,中国移动的年报中通篇几乎没有提到3G,可能是为了等TD-SCDMA这个自主3G技术吧,3G在2001年被彻底遗忘,而此时,3G在诸多海外市场已经开始正式商用。

05

这一年,中国移动继续强化KPI考核制度,并在原有基础上,完善了绩效考核体系和员工职位、薪酬、绩效管理办法——把公司员工,尤其是高级管理层的个人业绩及收入与公司及其子公司的整体业绩紧密挂钩,保证了公司战略的有效实施。简单来说,中国移动把全部的一切都捆绑在KPI战车上,都体现在增长的经营数字上,其中的功过得失上一篇已经讲过了,就不再赘述。

06

这一年,中国移动员工总数为38748人,几乎没有增长;而员工工资总额53.25亿元,同比增长了12%。结果显而易见,员工的收入出现了大幅增长,平均年工资高达13.74万元,同比增幅超过30%。

而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01年我国城镇在岗职工平均年工资10870元,而哪怕是在上海,平均年工资也不过21781元,当时中国移动的薪资水平绝对是国内最顶尖的!

此外,为使员工与股东的利益一致,激发员工的工作激情,中国移动通过“认股权计划”向核心员工授予认股权,2001年配发认股权涉及股份数目为7677万股,人均近2000股。当年中国移动的股价可以说是处于历史上的低位,加上认购价肯定远低于市价,如果当时认购的股票持有至今,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按2000股算的话,也近14万了。

2013年度最佳IT原创自媒体

2014年度最佳新媒体人

2014年度最受企业关注自媒体

2016年度T+自媒体睿见之星

| 新科技 | 睿思想 |

已入驻百度百家、腾讯新闻、搜狐新闻、今日头条、网易阅读

一点资讯 、互联网实验室,北京时间等

犀牛财经自媒体联盟(xinews)成员

WeMedia成员

转载授权、商务合作,联系微信号: sophie0306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