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小程序3天200万用户、线下业务获亿元融资,唱吧和风口厮杀的这六年

进入到第六年后,唱吧仍然在寻求创新。

CEO陈华这次之出现在媒体面前,是为了推介公司的小程序产品唱吧K歌,继量贩式KTV、迷你KTV、直播等领域后,唱吧拓展K歌新场景的尝试。

唱吧诞生于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中,那一波风口里不少App朝生夕死,而唱吧则在这六年间逐渐壮大,并拓展着产品线,陈华对创业邦说:“永远没法预期未来唱吧会是什么样子,我们当时做唱吧的时候,对它的预期是有不错的用户、客观的利润收入,但不会想到现在会有线下业务、会在微信里推出小程序。”

当然,媒体对唱吧并不十分满意,在不少的文章里,这几年的唱吧似乎略显沉寂。

面对这些言论,陈华略显无奈:“大家期望我一个创业公司和巨头打架,并且把巨头打趴下,这不太现实。我们关注的是自己在做实实在在的事情,比如智能麦克风和线下KTV,我们都是行业第一第二,直播大家觉得我们做的不好,但也排在十名左右了,只不过唱吧比较低调。”

在和创业邦的交流中,陈华表述了自己的产品逻辑:围绕真实存在的需求,不断拓展新的情景与内容形态。

在陈华的思路里,从小程序、短视频到线下KTV,这些逻辑上并不连贯的互联网事物,都可以在唱吧的产品逻辑里串联起来。

从当年众多昙花一现的现象级产品中厮杀而出,并不断拓展产品线。在和创业邦的交流中,唱吧的六年,是一个专注与不断创新的故事。

官网显示,唱吧麦颂KTV是2019年《中国好声音》唯一指定KTV赞助单位(北京赛区)

进入小程序晚了吗?也许还算早

此前有多个小程序创业者向创业邦表示:微信已经是一个操作系统,并且可能是下一代互联网的方向。

陈华同意了这个观点:“我在公司内一直说,小程序就是下一代的iOS、安卓,是移动互联网后的方向,微信新版本现在下拉小程序已经有两排,未来可能满屏。”

小程序的发展已经有一年半,今年年初跳一跳火爆之后,刷屏的小程序不断出现。唱吧在这个时候进入小程序,似乎稍微落于大潮之后。

但陈华对小程序的上半场有自己的判断:在上半年的野蛮生长中,不少产品采取的是快速刺激传播的玩法,但留存率不会太多。

“现在真正认真做小程序的公司还是比较少,大部分是做个小游戏玩一玩,或者直接把PC端、App的东西搬过来。”在陈华看来,这类产品并没有没有应用场景和真正的使用价值,生命周期很短。

这让陈华想起2010、2011年的App热潮,当时做一个打火机或者指南针等好玩新奇的App,就能救活一个创业公司。陈华说:“现在看来那些App已经没有价值了,真正有价值的是围绕一个领域,为人群提供有价值的服务,所以作为功能性平台,唱吧的进入还算早。”

但进入也并非易事,起码在小程序的技术体系里,提供类似App的唱歌体验并不容易。唱吧的团队花了接近一个月时间开发产品,由于微信系统的限制,团队很多时候要和微信团队的技术人员一对一地交流。

目前,团队在声音美化上推进很多,但也有一些功能没法像App那样,比如单句实时打分。

“唱吧K歌是第一个,能够在微信里体验唱歌功能的小程序产品。”陈华对创业邦表示。

根据唱吧提供的数据,在上线三天后,小程序达到了两百多万的用户,列阿拉丁小程序成长日榜28名,总榜85名。用户单次打开小程序,能停留七分钟。

App端的推广为小程序带来了第一波用户,群工具的分享带来了第二波。陈华举了个例子:“有个用户发现这个小程序后,通过分享一个人拉了四五百人到小程序里来。”

唱吧尝试将原有的产品和微信互联网的生态相结合。相较App,唱吧小程序显得十分简洁,比如直播这样的功能都被剔除,陈华表示这是有意为之:“我们希望不要有太多历史负担,面对全新的用户,我们需要更多简洁的功能。”

他还希望在微信的架构内去开展业务:“社交关系在微信已经存在,我们搬过来就好了,不需要自建聊天体系。”唱吧小程序主打K歌群助手功能,用户可以通过这一功能和微信群好友K歌。

微信的关系网络无疑给唱吧提供了新的机会,“如果家里爸妈亲戚很爱唱歌,以前我们很难触及这些用户,现在分享到家庭群,他们就可以在唱吧体系里唱歌。”从这个角度看,小程序为唱吧来带了更廉价的推广成本。

“这是一种映射关系,”陈华补充道,“非常漂亮的映射关系。”

不仅唱歌,用户在App里送花等付费行为也在小程序得到了延续,陈华说:“做之前,很多人对我说不可能小程序里唱歌,也不可能在这儿送花(现在是吸纳了)。接下来我们需要告知用户,微信里也可以唱歌了。”

唱吧直播界面截图,陈华对创业邦表示,直播已经成为唱吧的核心业务之一,并且贡献着可观的收入

创新累积和风口跟进

说起来,小程序不过是唱吧又一个新的风口尝试。

这些年,唱吧经历了直播、短视频等多次风口,曾经是领风气之先的线上k歌,现在显得不再那么时髦,同类的竞争者和潜在的替代者都在给唱吧带来压力。

唱吧不停地与各种风口达成交互,比如增加直播和短视频功能。但亦有声音认为,唱吧在增加了太多功能后,已经显得有些臃肿。

对于这个问题,陈华选择从活跃用户群体的需求角度来做解释:“我们必须给老用户新的玩法、比如小程序、直播。事实也证明,我们推出这些新功能后,活跃用户都用的非常嗨。”

也因此,在回应竞争和风口时,陈华绕开了产品形态的问题,而把核心落在了社交链与用户上:“唱吧是以k歌为主题的社交关系链、或者说社交网络,不管是直播、短视频还是其他新增的内容形态,也全是音乐类的,我们只是基于原来的关系链添加新的内容形态。让我们的用户通过唱歌认识朋友。”

“我们的优势就在于持续不断的创新和重视用户,像这次我们只是在App做了简单的推广,就有几百万用户到小程序来。”陈华举了个例子,来向创业邦证明,唱吧核心用户群的忠诚度。

至于创新,陈华曾在媒体上表示:“唱吧持续推出的创新点会慢慢积累,以区分其他产品的用户。”

当然,陈华的表述留有余地:“我们一直在创新用户场景、用户体验、用户玩法,但我们没法选择竞争对手,我们迈出了第一步,如果有人模仿跟进,我们也没有办法。”

有人亦步亦趋,也有人大步向前。比如新兴的直播、短视频平台,面对这些新兴平台,陈华的解决思路是:“这些产品让我们发现短视频、直播的内容形态很好,那就在唱吧增加一个短视频或者直播功能,满足用户的新需求。”

而且陈华认为k歌社交仍然有优势存在,比如创作内容的低门槛:“家庭群里的伯伯舅舅,你让他们拍小视频有难度,但唱歌还是很容易。”

唱吧麦克风产品的京东宣传页,陈华表示:“产品销量不错,有一阵子卖断货。”

关系链最难迁移

在移动互联网的社交平台上,用户的迁移与流失,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作为一个存在六年之久的产品,唱吧需要在面对一波又一波的浪潮时,保证用户的存量。

陈华觉得,关键在于经营好唱吧的关系链和活跃用户群:“用户迁移很常见,但关系链最难迁移,我们要做的是让处在唱吧关系链上的人玩的更好,活跃用户有新的内容形态可玩。”

在唱吧,不少2012年的人仍然天天泡在平台上k歌,这让陈华面对其他产品更有底气:“关系链的沉淀是最有价值的,唱吧通过音乐积聚了几千万用户的关系链,我们要使产品更新跟得上时代,新的内容形态,新的场景,不管是小程序还是线下KTV。”

围绕K歌的关系链是唱吧的基础,而维持这个关系链无疑需要与时俱进。陈华在这样的逻辑下做唱吧的加减法:“社会一直在变,互联网在变,用户一直在变,我们要看到趋势,用户的时间去哪儿了,用户喜欢什么样的内容形态。然后增加用户喜欢的内容形态,在新场景建立我们的内容。”

基于这样的思路,唱吧投资了线下KTV和迷你KTV、建立了智能硬件团队、在App里增加了直播和短视频。

这其中,陈华比较遗憾的是手机直播:“风口半年后才跟进,说实话有点晚,但现在已经是唱吧的核心业务”,至于短视频,陈华更多将其看作内容的补充形态,而不是像直播一样的核心业务。

“我会跟随风口,比如新的内容形态、使用场景,但更关心的是这个风口是否能和唱歌结合,”陈华当时甚至还想过,未来会不会VR成为新的端口,唱吧的用户可以在VR里唱歌。

比起VR,现在的小程序更像一个新的端口,陈华说:“我们发现今天唱吧的用户花更多的时间在微信上,于是我们去微信里面建立k歌服务。我们的核心在唱歌和音乐社交,然后去覆盖更多的唱歌的场景。你可以理解为,做小程序和布局线下KTV是一样的逻辑。”

之前陈华曾表述过类似的说法:“在你所处的产业链的纵向或横向上,去积极寻找可延展的点。而且这些点,不仅能够带来业务上的扩充,还能带来更有效率的变现模式。”

现在唱吧已经在线上线下做了足够多的业务扩充,而在变现上,陈华表示唱吧最近几年做的很好,利润一直很不错。

陈华继续说:“风口总是一阵一阵,我们只要保证自己每一次都在风口浪尖就行了。”

采访的最后,创业邦问陈华:“作为曾经的现象级产品之一,当年的足迹、脸萌和无秘等产品昙花一现,很快衰落,为什么唱吧活了下来?”

陈华的回答是:“第一,专注于一个已经存在的、被市场证明的需求,而不是制造出来的需求,第二,在不同场景下提供当下最好的产品服务,这样唱吧的生命周期就会足够长。”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