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创投行业步入存量经济时代 基金数量和规模将明显减少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汇丰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国家十三五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巴曙松在会场发表演讲

11月29日,在自贸区落地发展背景下,首届“产业生态与价值投资大会”在江北新区召开。本次大会以“新江北、新自贸、新价值”为主题,依托自贸区和国家级新区双区叠加优势,汇聚了国内最前沿创新力量。

100家上市公司、100家创新公司、50余个投资机构与部分金融行业管理机构等集聚一堂,围绕新旧动能转化和江北新区“两城一中心”产业规划,聚焦新金融、大健康、新消费三大产业,就产业生态布局和企业投资价值发现,深度开展交流,增进扩大共识,拓展合作空间。

会上,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汇丰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国家十三五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巴曙松,就“新旧融合环境下的增长拐点在哪”这一主题发表演讲。他认为,未来经济增长的几个新动能来源。一是培育新经济,把金融资源引导到新经济实现转换;二是提升新老经济融合深度,推动新型经济的扩张增长,通过前沿创新来扩展增长的可能性空间;三是激发新增长的动能,为老的经济加上新的体制、新的机制、新的技术、新的商业模式。

以下为巴曙松的演讲全文:

中国经济进入中速增长阶段,增长率约5%

很高兴今天有机会来和大家就我们观察分析的宏观经济政策的趋势和大家讨论一些看法。

今年整个增长格局基本趋势已经很明显。从逐季来看确实是逐季回落的趋势:6.4,6.2,6.0。所以如果没有大的政策的变动,可能四季度或者明年一季度比6还低。总体判断,我们基本在告别过去40年差不多以10%的高速增长阶段,开始进入一个中速增长阶段。

实际上在2008年4万亿出台以后,经济有一个回升,回升到2010年一季度有一个高点,然后逐季回落,一直到现在。所以你要看从2010年一季度到现在也差不多10个年头,这个经济的回落过程是经济从高速增长到中速增长的转换的过程。我们对比一下德国、日本、韩国走过的道路,大概属于高速增长的尾期,成熟增长期还没有到来的中间的中速增长期。这个增长期人民日报权威人士经常用一个形象的字母加“L”型表示。

同时,从微观来看,会看到不同行业、不同地区分化非常明显,从盈利的ROE的回落、分化,同行业上中下游的变化也非常明显。

经济会回落最直观的解释,就是支持过去40年高速增长的主导产业增长动力在接近尾声,尤其基础设施+房地产为代表的。这些增长在回落,新的增长动力增长得还是很快,但是这个增长快的部分占整个经济的比重相对比较小,所以增长比较快的比重增加的这一部分和原有的经济增长动力占比较大的传统产业在回落的这个部分还不能对冲,所以这种分化就使得有增长快的,有增长慢的,叠加下来经济的增长就出现回落的态势。

我们正处于新旧动力转换时期

在寻找新的增长平台的过程中,我们观察到三个趋势:短期内,宏观经济还有下行的压力;微观经济继续分化;新旧动力正在转换。随着房地产、基建的下行直到找到新的均衡点,增速增长平台会有一定幅度的下移。所以如果把中速平台“L”这一横画出来后,中国经济就会逐步进入终端需求趋稳阶段。剩下的波动状态就是小“W”,是动力转换和持续性比较强的状态。

把握这个新旧动力转换就是怎么加快把经济增长资源转换为其他的经济增长动力。

新经济有两个特征。

一是尊重人力资本。在新经济中,传统产业的人力资本变得特别重要,有一部分人,比如管理层、科学家,他们对公司的价值比较大,那就可以给他额外的期权,另外这一部分特别重要的人群他的投票权也可以是其他的股权的10倍,他一票相当于其他股东的10票,这实际上是尊重新经济。

第二个特征是新经济往往是全球化的拓展市场。它需要在不同市场上市,所以当它回到亚洲上市就要以非常简便的方式让它上市。这段时间大家看到阿里在香港上市了,当媒体还在猜测说阿里回不回来上市的时候,它已经完成了所有的上市过程,上市过程非常快,它的上市手续是简便的,非常地高效率。这也是怎么用金融的创新去加快新旧动力的转换的体现。

因此,我们观察经济的走势就要从几个角度:第一,经济转型要找明短期的底部或者这一横线;第二中长期的潜在的增长平台在哪里?

在对中国的影响比较深远的几个因素中,排在首位的是人口,这对于整个产业结构的变化影响非常大,而且近年来的经济变化也有很强的解释力。2010年劳动人口占总人口的占比73.27%,那已经是峰值;2015年,劳动人口的绝对数量10.22亿,也达到峰值,人口总量从目前的测算来看2031年人口总数量达到峰值14.97亿。人口结构的变化、劳动人口的占比下降、老年人口的上升它对整个产业结构的影响是很直接的。

中国创投行业即将步入存量经济时代

当下,受人口老龄化和经济转型、以及市场逐步转向机构投资者占据主导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中国创投行业即将步入了存量经济时代,基金的数量和规模都将明显减少。不过,新旧动力的转换期,正是中国有判断能力的专业投资者的机会所在——机会来自培育新经济,改造旧经济。

过去40年各行业规模在不断扩张,而现在在转型期很可能总的规模不扩张了,但是行业内部的洗牌向头部集中,这个过程在迅速推进。最近刚刚在香港上市的百威啤酒,市场对它比较看好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和亚洲的啤酒消费总量增速并不快,但是你从啤酒内部的构造来看,低端的啤酒产量大幅下降,中高端的啤酒消费量反而大幅度上升,这样就是增量向存量转型的时期,它正好在中高端。

现在各行业在洗牌,在从增量向存量转型,行业内部在洗牌,向头部集中的这个过程也会带来很多的投资机会。

最后,我认为未来经济增长的几个新动能来源。第一,培育新经济,把金融资源引导到新经济实现转换;第二,行业调整之后,提升新老经济融合深度,推动新型经济的扩张增长,通过前沿创新来扩展增长的可能性空间;第三,激发新增长的动能,为老的经济加上新的体制、新的机制、新的技术、新的商业模式。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