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司登收入破百亿股价微涨,沽空机构第二轮做空失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快讯 | 6月26日消息:继6月24日,中国羽绒服品牌波司登(03998.HK)遭沽空机构Bonitas research 第一轮沽空后(此前报道 遭沽空机构指控“一文不值”,波司登股价暴跌近25% ),不到三天时间,沽空机构Bonitas再次针对波司登发布第二轮沽空报告。

报告称,波司登在女装项目收购上说谎,并称不相信波司登对虚构净利润质疑的回应。这份报告主要针对波司登提出3个质疑,并提供了一部分新证据。

一方面指责波司登谎称从独立第三方收购邦宝品牌,称周美和当时已经是邦宝品牌的供应商,并以1750万收购了邦宝品牌;另一方面指责波司登谎称周美和1998年创立杰西;此外,还称波司登在收购杰西品牌后,对其实际收入贡献夸大。

针对新一轮的沽空狙击,波司登回应称,Bonitas在进一步报告中所谓的反驳,包含具有误导性、偏见性、选择性、不准确及不完整陈述以及毫无根据指控及不负责任猜测。

公司否认两份做空报告的所有指控,公司将酌情于适当时候提供更多信息。鉴于对公司造成的潜在损害,公司正采取所有必要行动,包括但不限于对负责两份做空报告的公司或关联人士展开法律诉讼。

26日波司登开盘价为每股2港元,在Bonitas第二份沽空报告公布后,最低下跌至每股1.93港元,最终波司登以每股2.03港元收盘,较上一交易日涨2.01%。

收入破百亿大关

就在Bonitas第二轮沽空报告发布后,26日午间,波司登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19财年年报,财报显示,报告期内,波司登营收为103.83亿元,同比上升16.9%,去年同期为88.81亿元,公司权益股东应占溢利同比上升59.4%至约9.81亿元。

期内,波司登羽绒服业务的零售网点总数较2018年同期净增加162家至4628家。其中,自营零售网点为1628家;第三方经销商经营的零售网点3000家。在波司登品牌羽绒服业务的总零售网点中,约有24.3%位于一、二线城市,约有75.7%位于三线或以下的城市。

波司登主营业务为品牌羽绒服业务、贴牌加工管理业务、女装业务及多元化服装业务。其中,品牌羽绒服业务为公司最大收入来源,报告期内实现收入约为76.58亿元人民币,占总收入73.7%。

按品牌来看,此前被沽空机构指控高溢价收购的女装品牌杰西、邦宝,在报告期内分别实现收入4.12亿元、3.62亿元人民币。前者同比增长6%,后者同比下降3.7%。

而在Bonitas第一轮沽空报告中,认为波司登在财报中伪造了约8亿元人民币的利润,认为波司登股票的最终价值为0,当天波司登股价暴跌25%至停牌。

多家券商继续力挺

在Bonitas第二轮沽空报告发布后,26日上午,中信证券于6月26日上午发布名为《波司登(03998.HK):厚积薄发、重拾青春的中国羽绒名片》的研报,认可了波司登聚焦主航道的全新战略定位以及战略落地等情况。

中信证券认为,波司登正在从改善品牌调性、提升供应链快反能力等角度全方位升级,成为中高端羽绒服消费的主要选择。加拿大鹅、安踏体育、MONCLER和江南布衣当前股价对应2019财年PE均值为25.5倍,波司登当前股价对应2019财年19倍、对应2020财年15倍,估值显著低于其他公司均值水平。

此外,东吴证券、国金证券也对波司登维持“买入”评级。东吴证券表示,截至2019年2月25日,波司登品牌羽绒服业务2018/2019财年累计零售金额破百亿,累计营收金额较2017/2018财年同期增长35%以上。新财年公司将持续提升产品、强化品牌影响力,对公司未来发展抱有信心,继续维持“买入”评级。

国金证券称,2018 年以来波司登定位“全球热销的羽绒服专家”,实施“减法战略”,聚焦主航道、收缩多元化,产品、渠道、供应链、营销形成共振,主品牌升级取得成功,目前公司库存、现金流均在历史健康水平,每年高分红为股东提供价值,未来3年公司有望迈入改革红利的收获期。维持目标价2.3港元/股。

Bonitas为中概股惯犯?

在自媒体@ 我的日常分析所 在一篇专栏中表示,Bonitas是沽空中国上市公司的狂热地爱好者,在其官网所有的34份沽空报告中,21份全部针对中概股。该作者表示,被专门针对其实也有着客观原因的存在。

例如西方投资人很难意识到中概公司在提交给证券交易所的财报里面的数字可能与提交给中国工商、税务部门的数字不符,但这并不表示前者不准确(后者通常才不准确),因为几乎没人会在中国发起证券欺诈诉讼。但海外投资人就很难理解中国国内这些事了,并不一定表示公司在经营上有问题或存在欺诈,而仅仅是为应付中国政府部门 。

此次沽空波司登,Bonitas首先第一句就足够吸引眼球:“波司登自2015年以来捏造了8.07亿元的净利润”,而其证据就是上市公司披露给港交所和中国政府的报告内容之间存在8亿左右的出入。这一证据是如此石锤,投资者先不管孰对孰错,必然先跑为敬。

公开资料显示,Bonitas research是由Glaucus Research的创始人Matthew Wiechert创立,Glaucus Research是一家经常出没在港股市场的著名沽空机构,这就意味着,Bonitas在沽空伎俩上与Glaucus Research一脉相承,Glaucus Research是过去几年在港股市场极度活跃、且让港股上市公司异常惧怕的沽空机构。据了解,Bonitas狙击过的中概股包括:中国金属再生资源、中国儿童护理、德普科技、中滔环保等。

有业内人士归纳,沽空机构狙击中概股的惯用伎俩:先从可疑数据出手,利用营业额增长率、存货量、应收账款项等复杂的数据筛选出财务数据有“蹊跷”的公司,再观察其人员变动和公开数据资料,一旦证据确凿,沽空机构便会下手发出沽空报告。

通常,沽空机构会罗列出上市公司的毛利率远高于同行业,报给工商和税务部门的文件与报给监管机构的不一致,有隐瞒关联交易的情形或收入严重依赖关联交易,股东和管理层股票交易有疑点,管理层诚信记录不佳,更换过审计事务所或首席财务官,过度包装或销售依赖代理及中间商,公司结构复杂难懂等“罪状”,对上市公司进行指控。

在花费大量的时间、人力进行精心准备后,沽空机构在形成基本结论后,便会卖空目标公司的股票并联系有意购买研究报告的对冲基金。在对冲基金入场完成布局后,沽空报告正式发出,这时只需待股价下跌后平仓,便可获利了结,它们留给资本市场只有血雨腥风。

(钛媒体编辑秦聪慧综合自中国证券网、新京报、我的日常分析所)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