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富联:郭台铭“浑水摸鱼”的棋子?

围绕着工业富联始终有3大疑问。

疑问一:其究竟是“科技龙头”还是“代工巨头”?

脱胎于代工巨头富士康的工业富联,从2015年成立起就承担着推进工业互联网转型的重任。 郭台铭也在多个公开场合强调,“我们不是工厂,而是智能制造基地。”

然后从工业富联2019年上半年的财报来看,主要收入来源还是传统代工业务,1705.08亿的营收,净利润才54.78亿,净利润率3.21%,比去年同期又有降低。可见,其还是制造业的成本结构且盈利能力孱弱,即便推出了工业互联网平台BEACON,但能落地的项目太少。

疑问二:上市是追逐风口的资本游戏,还是以此为基点从传统代工企业向高端制造业转型?

富士康一直在转型的路上努力着,尝试过在线销售、设立硬件创业孵化中心、上线富连网等,但这些都失败了。直到这次,富士康抓住工业互联网的机会。按照郭台铭的设想,如果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能够实现,其与苹果等发包商的身份会逆转,自身将成为整个互联网的枢纽。

然而,工业富联一直在对外扩散平台概念,可实质进展鲜少透露,不免让其难逃“忽悠”之嫌。且工业富联本身是郭台铭将旗下60家子公司拼凑而成,这些子公司中不少都是净资产、净利润均为0的空壳公司,这也很容易让外界觉得这是场以工业互联网的概念包装公司上市的资本游戏。

疑问三:富士康的工业互联网模式会指向何方?

2012年,GE提出工业互联网的概念,吸引到全球的关注。可GE在2018年下半年欲出售旗下工业互联网平台,被视为尝试失败。于是,如何玩转工业互联网成了最大疑问。

在国内,过去两三年间,工业互联网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至今,建设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势力主要为两方:一是以工业富联为代表的有制造基因的企业;二是以阿里为代表有IT基因的企业。

工业生产场景复杂,存在经验和知识门槛,且与消费互联网的运行逻辑有巨大差别。基于此,更多人会更看好工业富联这类有制造基因的企业,但如何挖掘市场的潜力,商业模式的试错、生态圈的搭建……这些或许能从工业富联这样的先行者身上得到些答案。

以上也是研究工业富联的意义。如果还要加上一点,可能就是对富士康本身的研究意义。

当下,富士康貌似通过工业富联一脚踏进工业互联网,但庞大的肉身还躺在薄利代工的老路上。怎样让“大象起舞”,如何克服转型的困难,将领导权交替的影响降低到最小……也是郭台铭要带着富士康突破的瓶颈。

“马云当初说蚂蚁要踩死大象,我说你踩踩看。蚂蚁怎么能跟我大象比?我没想到,真是看走眼了。所以现在经常用这个提醒自己,对下一次工业互联网不要看走眼。”郭台铭曾这样说过。

如何不再次掉队?或许可以通过今天工业富联的研究,看清郭台铭的布局和思考。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