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本聪系列 | 揭秘中本聪 (三)“中本聪”的代价—税务稽查,名利双失

上文我们综述了Dr Craig Steven Wright自称中本聪后一系列令人无法无法理解的举动,下面我们试图探讨一下CSW自称为中本聪的背后的目的和动机。

众所周知,冒充中本聪虽然难度极高但却是很容易被证伪。在加密社区中,中本聪是一个近乎神话的完美人物。证明是否中本聪很简单,给你一段信息,让你用早期地址所对应的私钥签名,然后把签名结果和这个地址公布出来,就能够验证这个公开的签名是不是经过早期地址对应的私钥进行签名的了,也就在没有暴露你的私钥的前提下,证明你拥有私钥了。这是比特币公私钥的基本性质。

虽然如此,但实际上即使签名了也有人会质疑,你的私钥是自己的还是偷来的?你的资质和行为符合中本聪的特性吗?无论你怎么做都会有人出来质疑。

骗子骗人的目的一般不是为了名就是为了利。假如CSW真是冒充中本聪的话,这样做到底给他带来了什么?下面我们就看看CSW被杂志揭露出是中本聪后发生的事情。

遭到了澳洲税务部门的审查。

2015年12月9日下午1点,也就是连线杂志和Gizmodo杂志同时刊登文章称CSW可能是中本聪的6个小时后,一些联邦特工持有根据澳大利亚“1914年犯罪法”发布的搜查令突击搜查了悉尼北岸郊区戈登的CSW住所,该搜查令是在澳大利亚税务局的要求下发出的。他们想要银行对账单、手机记录、研究论文和照片。这份搜查令列出的数十家公司的文件和32个人都待审查,其中一些人有不同的名称或代称。其中,名字“Satoshi Nakamoto”出现在名单中的第六位,这就是大家所熟悉的“中本聪”。

虽然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声称这次突袭行动是澳大利亚国税局调查的一部分,但还是发现了不少疑点,比如:1、突袭的时间节点非常奇怪,就在CSW被指正为中本聪之后不久;2、这是比特币诞生之后第一次“政府行动”。记者曾就搜查事项致电澳大利亚税务局,税务局表示,根据澳洲税法中的部分保密条款,不会发表任何评论。

而从已经披露的资料看,CSW从2010年以来一直和澳洲税务局ATO就纳税上有分歧和摩擦,CSW的多家公司一直在ATO的重点关注名单之上。而暴露自己是中本聪的话,中本聪早期所持有的大量比特币的纳税问题必然会成被ATO重点调查。

被迫抛家舍业从澳洲搬移到英国。

在英国作家Andrew O Hagan《中本聪事件》一书中指出,CSW在给作者的邮件中称,之所以2016年5月CSW最后放弃自证,与看到《英国执法人士暗示 Craig Wright即将被逮捕》这篇文章有关。该文章指出,根据“恐怖主义法”,比特币之父可能会因使用比特币购买武器的人的犯罪行为而承担责任。CSW在邮件中写到:“我离开,或者我去监狱。如果我证明了我是中本聪这一点,他们就会摧毁我和我的家。我是比特币创造者与恐怖分子资金的来源。

被起诉侵占合作伙伴110万币价值100亿的比特币及知识产权

2018年 2 月 14 日,在 CSW 曾经的伙伴 Dave Kleiman 去世 6 年后,Dave 的弟弟 Ira Kleiman 一纸诉讼,将 CSW 告上了法院。称CSW侵占Dave的比特币和知识产权。

当我们查看原告Ira 提供的资料时,赫然发现相当部分的资料就是当时《连线》和Gizmodo杂志提供的资料。

由这些资料可见,原告提供的郁金香信托邮件和Gizmodo网站披露的是一致的,而郁金香信托中价值100亿美元的110万比特币的归属是起诉的缘由和诉讼案争论的焦点。

自称中本聪让CSW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税务稽查,名利双失,官司缠身,目的何在?

中本聪系列

中本聪系列 | 揭秘中本聪 (一) 初入中本聪争议的CSW

中本聪系列 | 揭秘中本聪 (二) 众矢之的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