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武汉医护送免费午餐的“上海模子”:不忍她们吃泡面,我把鲍鱼也用上了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新民周刊(ID:xinminzhoukan) ,口述:朱仁,整理:应琛,题图来自:受访者供图

我不知道当初辞职离开上海,到武汉创业的选择对不对,但是这段时间的经历,我觉得自己做了人生中非常正确的一个选择。当我老了之后,我想仍是可以拿出来说道说道的。不是说,我做了多少贡献,至少我给7岁的女儿树立了一个好的榜样。

朱仁昨晚收到的订餐信息,订餐数还在不断增加

每天23点左右,我嫂子就会陆陆续续将第二天医院的订餐信息发给我和厨房的同事。我一般会先数一数订餐量,心里有个底。但因为有些医护人员是半夜回到酒店后才开始订餐,早上起来也有会些订单,所以只要时间允许,我们都会随时加单。

现在算起来,从1月26日开始,我们为医护人员免费提供午餐已经持续了三个星期。

老婆的老板让她立刻下车回上海

我今年36岁,是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之前在上海某百年企业旗下的一家香精香料厂上班。

有一个表哥在武汉做生意好多年了,其中包括餐饮。每年春节,表哥一家人都会回上海和我们一起过。席间,也听他提起过日后又拓展店铺的计划。去年春节,我带着家人去武汉旅游,看到了武汉发展变化之快,也去表哥店里吃了饭。回来后,我就在想,我今后的人生轨迹是不是可以有些新的变化。

就这样,2019年7月,我辞职来到武汉跟着表哥一起开新店。表哥当时已经有两家店,一家日式自助餐和一家韩式烤肉。他计划再新开两家。我来了之后,他就让我从零学起,参与了其中一家新店从选址、设计、装修、采购、施工,到招聘、管理等整个过程。

今年1月8日,新店开始试运营,刚开始的营业状况也非常鼓舞人心,大家也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之中,没有辜负表哥对我的期望,对自己的未来也充满信心。虽然当时,已经有一些报道和消息传出,但武汉当地人其实并没有很在意。尤其像我在的汉阳区,离华南海鲜市场有20多公里,完全没有病毒来袭的紧迫感。我没有过多关注疫情的消息,还一门心思在钻研春节期间如何使新店正式步入正轨。但不承想,不到两周,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就被迫暂停营业了。

朱仁在协和医院门前的自拍

其间,我和老婆一直没有改变过今年在武汉过春节的计划。1月21日,老婆和女儿乘坐提前一个月“拼老命”抢到的春运高铁票来到武汉。就算汉口火车站离华南海鲜市场很近,路上不戴口罩,扎堆的人比比皆是。

相反,老婆公司的老板倒是非常警觉。他给老婆打了个电话,让她马上下车,买票回上海。可当时列车已经驶过安徽,老婆回答:“我们坐的是高铁,不是地铁,下一站就到武汉了。”

老婆到的当天晚上,我们一家人还在饭店里聚餐,没有感到周围有太大的波澜。饭店内仍然人头攒动。第二天,我还带着老婆孩子去市中心的商场转了转,计划过年期间再带他们好好在武汉玩一下。

开始送餐,在网上看到医护人员每天吃泡面

但也就是在1月22日,武汉市政府发布了疫情通告,武汉的几家最大的商场和超市全部关门了。我们本想预定年夜饭的,也被饭店告知不营业了。汉口的国广、武广,武昌的汉街等全部在中午接到闭店通知,什么时候开门另行通知。这是什么概念,相当于上海的南京路步行街和淮海路关闭了,这个时候隐约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了。

随即,本来想在过年期间大干一场的我和表哥商量下来先放3天假看看形势。

1月23日,老婆一起床看手机就跟我说武汉封城了。我一开始还不信,结果一看手机,是真的。凌晨2点发布的消息,上午10点出城的高速也全部关了。这个时候,我才感觉事情真的很严重。

当天,家附近的超市基本被清空了,所有的速冻食品、方便食品、绿叶菜、肉类等统统抢光。幸好,我表哥下午开车带着我去了另外两家大卖场,才把食品采购齐全了,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和食品。表哥还给了我一箱3M口罩、一瓶酒精、一堆药品:板蓝根、莲花清、抗生素等。

大概也是我们俩夫妻心大,既然出不去,那就在武汉驻守。日子总要过的,大年夜我们吃了火锅,还包了饺子。

朱仁一家的年夜饭

年初一,老婆孩子在家看看电视,各种视频拜年。表哥开车接我去了店里开个员工会,准备商量一下接下来的打算。

所有人到齐后,各路信息汇总,表哥说现在疫情严重,预计放假7天再看,别人什么时候开业我们就什么时候开。我们有一家店是武汉最大的日料放题店,春节期间原本备了很多货,表哥提议,医护人员奋战在一线,每天却只能吃饼干泡面,我们有食材,有留守的人员,不如联系一下医院,可以给医护人员送爱心餐,尽我们一份绵薄之力。

说干就干。我们先是联系了供货商,然后又去食药监局报了备,拿到了车辆通行许可。

食药监检查监督意见书

但最麻烦的是,我们是做自助餐的,平时并没有外卖盒。当天下午,我嫂子的弟弟跑了好几个市场,电话打了3个多小时,才在一家没能在封城前回家过年商户的仓库里找到了3000个打包盒,等于清空了他的库存。

当晚我们就做了送餐海报通过饭店的公众号推送。没想到过了两个小时,就有医生加了微信订餐。接着,发来订餐的医院越来越多。

医生的订餐信息

经过筛选,我们只选择在三家店周边区域的几家大医院进行送餐,一是因为只有两辆车参与送餐,忙不过来,二是所有送的餐都是现炒出来的,要保证一个小时全部送到位。两辆车分成汉口和汉阳两片区域,各派一辆车送。

武汉的同济、协和、中心医院、新华医院、金银潭医院,还有第五人民医院这些最早定点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的医院,都在我们的送餐范围之内。

第二天,我就开始了直到现在仍在继续的送餐生涯。

我只是送个餐,护士却数次对我90度鞠躬

送餐的第一天就发生了让人后怕的一幕。

第一天接单的晚上,有一个自称是武汉金银潭医院的医生发消息来问:“一客饭,你们送不送?”对方说如果不送也没关系。想到金银潭医院是第一批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的医院,医生一定很辛苦,我们最终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

送餐时,表哥由于找不到接头人,居然直接只戴着一个口罩,就捧着炒饭走进了病房区。看到周围都是身穿防护服的医生,表哥就发觉苗头不对,想要撤。但对方这时告知他,自己是已经被隔离的医生出不去,希望表哥把饭放在病房门口的护士台。既然答应了送餐,表哥也只有硬着头皮往里送了。

送餐至新华医院民航分院

送完之后,表哥再三叮嘱我,以后千万不能进医院大楼,只允许送到外面,并让我每次一定要做好充分的防护措施,口罩和护目镜必须戴着,消毒水也要随身带。

某天接头的护士很早便在医院门口等着我,从看到我从车上下来,到把饭端到她手上,再到我转身上车,她全程不停地90度深鞠躬致谢。当时,我还在想,我就送点炒饭,不至于这么客气。

送餐至协和医院

后来表哥跟我说,这些武汉本地的医生在前期的疫情爆发的阶段实在太累太辛苦,一天都吃不上一顿饭,已经吃了一个多星期的泡面了,能吃到这些米饭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珍馐美味了。

医生的订餐信息透露已经吃了两个星期泡面

在医院里,我们还碰到过上海来的医生。据他说,这边的条件确实不太行,人少、设备少,病人还多。在上海,可以做到4个小时一个轮班,这样即便全身防护服不吃不喝不拉,4个小时还能扛一下;但他们没来支援之前,这边的医护人员往往是8个小时一个轮班,有的甚至12小时。12个小时不吃不喝不拉,谁吃得消!但是没办法,病人太多。

再联想到之前鞠躬的护士,我觉得整个人像被打了一拳一样。以前送餐,对我来说更像是完成表哥交代的任务,但当时我就对自己说,只要我们有条件、有能力,就一定要给这些医护人员送最美味的饭菜,食材都挑贵的来,菜品也要更丰富一些。

协和医生用餐合影

我们应该说是武汉市最早一批给医护送餐的志愿者了。大约过了5天,各个供应商看到我们的行动后纷纷表示愿意支援。他们开始捐助物资和食材给我们——有人送了两吨大米,有人送来了三文鱼,有人送来了鲍鱼,还有人来送了四季豆、青椒等蔬菜。

接收捐赠的大米

有了这么多援助,我们就开始送豪华炒饭了,除了鳗鱼盖饭、肥牛盖饭之外,我们还会做三文鱼炒饭加鲍鱼。

鲍鱼肥牛饭

有些医护人员问能不能送汤,我们就用乌骨鸡炖鸡汤;有的医生提出,可不可以有酸奶,我们就去超市买当天最新鲜的;还有一个护士说生日,问我们能不能送个蛋糕,我跑了很多家店都说没有,最后给她送去了一盒巧克力……

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

在元宵节当天,我们还特意从卖场买了汤圆,每份饭都会再送一盒汤圆。有段时间,有供应商送来很多苹果,每份饭也会配一个苹果。

元宵节送汤圆

总之,医护们提出的要求,能满足的我们尽量都满足,为的就是让他们吃得好一点。

医生的感谢

我们在医护圈里也有了不错的口碑,有些比较远的医院也会找我们订餐,但因为运力有限,实在送不了。他们也表示理解,有时会派人到我们店里来取餐。

医生到极上馆大众点评的留言

每天我们都会收到医生护士发来的感谢。有的医生还送了护目镜和手套给我们。他们还会自发在朋友圈,在大众点评为我们打广告。

极上馆炒饭备餐

但这个时候,这些都不重要了。你们守护病人,我们守护你们。

女儿发烧,我一下子慌了

送餐期间,还发生过一段小插曲。7岁的女儿出现发烧,一度烧到39.4度,还伴有整夜干咳、没胃口,以及呕吐的症状。我觉得,99%符合新冠肺炎的症状了。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感到害怕。老婆也吓坏了,一度还责怪我是不是因为去医院送餐把病毒带了回来。

我极力保持冷静——每次送餐我都做足了防护,交接完后立即消毒,车子也喷洒消毒液,回家后也是马上对外衣、鞋子进行消毒。所以,应该不会是我。

安抚好了老婆,我们决定暂时不去医院,因为知道由于交叉感染,大量的人因此得病。再说,如果小孩确诊,我们两个大人也逃不掉,紧接着表哥,表哥家人,店里所有人全部要隔离。这样的牵扯面太大了,所以我们没敢跟任何人说这个情况,让女儿在家观察。只是打电话回上海,我妈和阿姨都是医务工作者,对基础护理还是有所了解的,听了他们的意见,先给女儿服用了一些退烧药,然后每天测量两次体温,规定她必须喝1.5升热水。如果一旦出现病情加重的情况就立即送医院救治。

在连续发了3天的烧之后,终于逐步退烧了,咳嗽也有所好转。女儿开始有鼻涕流出,也能咳出痰液。这个时候悬着的心一下子掉下来了,就是普通发烧感冒。

女儿笑笑的画:武汉加油

这三天里,老婆天天抱着女儿流泪,女儿也通过新闻对这个病毒有点了解。小家伙也怕死,每次给她量体温,一旦出现37度以上,她就说这个温度计不准的。明明听到她干咳,她还会说我是有痰的,只是咽下去了。这让我既好笑,又心酸。

经过一周的恢复,女儿又活奔乱跳的。我感觉自己就像从鬼门关里转了一圈回来了,担心她比担心自己每天去医院送餐,还要多得多。

武汉中心医院门口至今仍有人为纪念李文亮医生送来鲜花

但现在回想起来,我当初这个决定也是有些不负责任的。期间,表哥还是在给医护人员送餐。所幸女儿是虚惊一场。不然,后果可能更严重。

现在我们最缺的是外卖盒

送餐的事,我家里人倒是一直挺支持的,不论是身边的老婆和女儿,还是在上海的父母等。倒是表哥的妈妈,也就是我姑妈,至今仍还瞒着她。表哥也是怕她担心,每次通电话,都说就在家待着,或着在店里看看。

朱仁仔细核对送餐数量

现在,我们从原来的500多份饭降到了两三百份,不是我们不想送。而是有两家店的员工宿舍所在的小区,出现了确诊病例。整个小区都被隔离了,没有厨师。现在只剩下一家店的员工在。还有一个原因是,原本我嫂子弟弟的车也没了,因为他家小区也因为同样的原因全部被封了,连车库都封了。

中西医结合医院接收函

好在随着疫情防控的发展,全国各地的援助力量也多了起来。送餐的队伍也多了起来。医护人员的吃饭问题还是可以保障的。

目前,我们遇到比较大的问题是储备的外卖盒不多了,大概还能撑一周左右。我们也在积极联系方方面面看看能不能找到供应商。另外,一些食材已经用完了,也比较难找。所以,我们目前都改成了盖饭,肥牛和鳗鱼两种,接下去可能鳗鱼也会告急。

我现在的生活还是很充实和规律的——每天10点出门,到点理帮忙打包、清点数量,再送餐。完了之后,回几家店看一下,做好清洁;再跟员工联系一下,问问有没有有生病的。基本上,每天下午四点左右到家。

2月12日,作为一个17年的资深TF,我把我的经历写在了KDS宽带山论坛上。本来只想问问,有没有和我一样在武汉的上海人,问问他们过得怎么样。没想到,当我先开始讲了自己的经历后,一下子引来很多人留言。

KDS网友在牛岛大众点评的留言

你可以看到,大家都还是很关心武汉的真实状况的,所以我每天到家后,也会上网给他们说说见闻。

收到的回复都是挺正能量的。现在的武汉,基本生活都是可以保障的,我也让他们不用担心。

武汉这边口罩、酒精、消毒水依旧紧缺,药店排队买口罩

我相信疫情很快就会过去,在这之前一定会在能力范围内坚持给他们提供最好的饭菜,让他们有体力在一线战斗。

文中配图均由受访人提供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新民周刊(ID:xinminzhoukan) ,口述:朱仁,整理:应琛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