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上市搁浅后,优客工场赴美逆势提交招股书

尽管共享办公空间鼻祖WEWORK上市搁浅,但没有阻止其“中国学徒”优客工场的IPO步伐。

12月12日,优客工场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式提交了招股书,准备在纽约证券交易所首发上市,代码为“UK”。

成立于2015年4月,共享办公空间优客工场在前三年每年都获得了四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真格基金、歌斐资产、亿润投资、中投汉富、创新工场等。据不完全统计,优客工场目前共获得总融资金额超过47亿元。

招股书显示,根据Frost&Sullivan的报告,就中国的共享办公空间数量而言,优客工场是国内最大的共享办公社区。

2018年,优客工场还并购了Workingdom、WeDo、Woo Space和New Space四家联合办公空间品牌与资产。

截至2019年6月30日,在仅四年的时间里,优客工场共覆盖包括中国一线和新一线城市、以及新加坡和纽约在内的44个城市,管理逾200个联合办公空间(其中包含7个联营办公空间)。

不断增长的高营收,伴随着高额亏损

优客工场2017年净营收为1.674亿元人民币,2018年净营收为4.48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67.9%。在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9个月时间里,优客工场净营收为8.746亿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净营收则为2.822亿元人民币,今年同比增长了209.9%。

然而,优客工场不断增长的高营收也同时伴随着高额的亏损。2017年、2018年,企业运营亏损分别为3.99亿元、4.57亿元,2019年前9个月运营亏损更是高达5.7亿元。

巨额的亏损有多方影响因素。

一方面,接连不断的融资抬高了企业估值,必须有安全的股权结构为优客工场背书。

然而,据天眼查有关数据显示,优客工场的运营主体优客工场(北京)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中,除毛大庆持股为35.27%,为公司最大股东,AMBITIOUS WORLD LIMITED持股为8.56%、Starry Shore Company Limited持股为5.31%之外,其余还有其他43位股东,在达到分权目的同时,股东之间为争夺企业控制权而展开权力斗争的风险也会同步增加。

此外,优客工场的盈利模式也一直备受质疑。2015年10月,就有媒体曾报道过优客工场的收入组成,其中90%来自租金,业务收入单一。

盈利模式单一,办公空间租金仍是营收主要来源

尽管目前优客工场的主要盈利模式已扩展为直营办公空间、品牌加盟管理、生态圈投资、个人会员服务以及流量平台5种,但公开数据显示,优客工场2017年营收为1.67亿元,其中来自办公空间租金的收入占比依然高达九成。2018年,优客工场除去租金以外的收入提升至25%,但办公空间租金仍是营收的主要来源。

优客工场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优客工场主要通过四种方式实现:第一种,是以租金获取现金流;第二种,是依靠如会议室、IT维修等基础增值服务;第三种,则是依靠培训、传媒等优客自身提供的各种高级服务;第四种则主要靠会员的会费。未来,增值服务和租金的占比四六开。

盈利模式仍在探索的不确定因素尚未解决,共享经济下行的行业趋势和市场大环境的不景气,进一步影响着优客工场。

《2018年中国联合办公活力指数报告》显示,收租的“二房东”模式中,行业盈利依赖卖工位,而只有共享办公出租率平均达到85%时,才能保持盈亏平衡;而企业对共享办公需求的热度冷却,对未来二房东的出租率产生了挑战。

前有WeWork上市失败,后有优客工场迎难而上,两家在声量、规模都处于行业头部的公司,曾被资本市场所青睐,但如今发出最大质疑声的,又恰恰是资本市场。

正如WeWork上市前夕,其在一级市场的估值一度高达470亿美元,但在递交招股书之后,估值便不断被调低,甚至低至150亿美元。后来, WeWork上市搁浅,最终被软银接盘,WeWork创始人落得出局的下场。

国内方面,从2018年下半年来说,WeWork的中国后继者们也是风波不断。其中,氪空间2019年管理层遭遇大调整,CEO、CFO、COO等集体离职;潘石屹也公开表示,截止2018年底,SOHO 3Q的规模未达预期,共享办公业务也进展不顺,这导致SOHO中国开始重回销售老本行; 优客工场也进行了裁员,资本对共享办公空间的兴致也在褪去。

此次优客工场的上市,对于共享办公企业来说,无疑能在寒冬中给人带来一剂强心剂。然而,为了优客工场的可持续发展,毛大庆道阻且长。

(钛媒体编辑陶淘综合自雷帝触网、新浪科技、腾讯网)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