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正在“放弃”Android 11

就在昨天,谷歌宣布原定于6月3日召开的Android 11 Beta版发布会将延期举办,安卓团队在推特上表示“这不是一个该庆祝的时候”,但也补充道,Android 11的发布并不会拖延很长时间。

这场发布会的延期是可见的,黑人弗洛伊德死亡引发的抗议活动,已经演变为一场席卷全美的大规模骚乱:示威者们不分缘由地冲进议会大楼、打砸抢劫商店。截止到目前,华盛顿、旧金山、洛杉矶、芝加哥等大城市均已实施宵禁,亚马逊,苹果等科技公司也关闭了其线下业务。

根据锋科技(id:feng_keji)的猜测,谷歌推迟这场线上发布会,是不希望在群情激愤的时候“当出头鸟”,招致不必要的麻烦。不论谷歌推迟的动机如何,Android 11可谓是发布最“艰难”的操作系统了。

先是3月份Google IO大会因疫情取消,导致Android 11开发者预览版只能在线上默默放出,而本次发布会的延期,又让大众测试版无法在第一时间和用户见面,只能静待后续消息。

抛开场外因素,在锋科技(id:feng_keji)看来,这次的Adroid 11虽然会维持谷歌和移动厂商的融合局面,但它也是谷歌全面转向手机硬件研发的写照。

万恶的碎片化

极端点说,谷歌从2015年Android 5.0发布之后,就一直在尝试收回安卓的部分权限机制。在每次安卓的大版本迭代中,我们总能看到谷歌的努力:危险权限管理、私有API的限制、IMEI与Mac地址的屏蔽以及定位权限的划分。同时,谷歌也一直积极推进安卓的“一体化”进程,Google Design和全面屏手势,承载的是谷歌“一统江湖”的梦想。

但在缺乏完善的管理机制下,谷歌的一番好心反而助长了部分安卓App的嚣张气焰:谷歌在Android 6.0中明确规定,App在安装前必须给出明确的权限申请说明,这本该有助于用户充分了解App在使用过程中的功能运作,谷歌却也允许App查看权限申请是否被拒绝。这导致部分App只要拒绝摄像头/通讯录等权限,就会强制闪退,逼迫用户打开相关权限。

国内市场则更为特殊,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谷歌移动服务不可能接入到国内,谷歌框架的缺失,让国内安卓阵营的服务更加分裂。推送、隐私、自启动等问题成为了“国服特色”。

直到Android 8.0,手机厂商的定制系统才对国内恶性App有了基本压制力,统一推送联盟、互传联盟的建立,也标志着国内硬件厂商开始寻求合作,找到一个适合中国国情的生态解决方案。

谷歌并不满足于在软件层面对App进行管理,开始直接从系统更深层下手。首先是最令安卓头疼的版本号问题,Project Treble让厂商也能够参与到系统的编写中,并且增加了支持Beta测试的设备类型。

从今年开始,更是向手机厂商提出严格要求,只要新设备没有升级到Android 10.0,就不能得到GMS相关认证。谷歌一系列举措实施后,使得安卓新版本(近两年内发布)的占有率,从2018年的8.9%变成了如今的20%。

大一统时代下的分裂

在安卓大一统之路上,最让谷歌感到受伤的,莫过于华为的出走。

早在去年华为被列入实体清单的时候,就有消息人士曝光谷歌向美国政府游说,申请安卓对华为的赦免令,以此来保持安卓生态的一致性。2019年第三季度,华为在欧洲依然有着22.2%的市场份额,仅次于三星之后。失去了全球第二大合作伙伴的支持,安卓系统的统一又将遥遥无期。

除了政治原因外,手机大厂的“定制化”也让谷歌开始警惕。不谈国内的各种ROM,哪怕是世界第一大厂三星,如今也不会对安卓的更新全盘接收了。由于三星安全系统Knox的存在,虽然三星手机的安卓版本更新速度有提升,但首批的测试版支持机型中几乎没有三星的身影。

随着国内手机大厂的出海,“原生化”似乎离谷歌越来越遥远。以小米为例,MIUI在去年12月的活跃海外用户数量已经突破2亿,而除了谷歌框架之外,绝大部分的底层和设计都经过了小米的“魔改”,Funtouch OS、Color OS等国产ROM的海外版也均是如此。

一个最直观的例子就是Material Design的败北,在2015年,它还被谷歌称作为“操作系统的终极设计”,但到了2017年,连谷歌自家的Google+都开始吸收iOS的设计元素。Instagram、Twitter等App,也都在iOS和安卓上采取了“融合一致”的设计方案,基本不会照搬双方操作系统的设计标准。

让谷歌哭笑不得的是,在手机大厂的一致努力下,安卓设备的“分裂化”已经不如五年前那么严重,甚至这些厂商(如小米、华为)一直积极推进安卓最新版本号的普及化 。但他们在底层系统上,已经不像以前那些小厂照搬谷歌的标准,而是遵循着自家的风格:从通知样式到应用抽屉,都和谷歌原版设计存在割裂。

在“表面统一、深度定制”的新局面下,Android 11的一些更新,让我们看到了谷歌未来的战略方向。

Android 11能否满足谷歌的期待?

在Android 11上,谷歌对视觉设计的“干预”少了,更侧重于对App权限的限制,长期未启用的应用权限管理、存储机制的改善,都是在底层对安卓的生态问题进行优化。在前期的开发者预览中也可以看到,很多UI和服务功能的更新只在Pixel和部分机型中可以实现,谷歌已经不再奢求从里到外的“大一统”。

锋科技(id:feng_keji)认为,近两年的原生安卓系统,正在变为和Pixel一样的展示窗口:多任务撤回、取消常驻通知、支持反向充电,这些功能的更新,并不意味着一种强制均一化的设计,而是谷歌在向硬件厂商表达自己对于手机操作系统的设计心得。 只要大版本更新符合安卓的既定规范,包括权限控制等诸多功能更新,谷歌都选择放手让厂商完成自我优化。

所以,与其说这次的更新是Android 11,不如叫它Android 10+,从最初预览版的提前放出,到如今谷歌所说的“它(Android 11)不会拖延很长时间”的表态来看。Android 11注定是一个在新时代安卓阵营的划分下,谷歌给出的一个指示性的更新。

它在很多地方都是“去个性化”的(甚至取消了彩蛋),但又收紧了对App的控制权。谷歌将更多的加法交给了厂商,自身则专注做着减法。

不过,与其说这是谷歌的豁达,倒不如说是出自无奈: 谷歌也意识到,深度的软硬定制将是未来,而硬件厂商会占据优势。 在独家定制了TPU、ISP等专属硬件之后,谷歌在上个月宣布,正在和三星展开关于5nm芯片的合作研发。

在可见的未来,安卓能带给我们的惊喜恐怕会越来越少,但谷歌重金投资的“硬件震撼”将会迎来一场爆发。

图片来自Urbanasia、UXMisfi、tNotebookCheck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