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闹绯闻的虚拟偶像,正在抢走真人演员的生意

对于喜欢二次元或是爱看直播的朋友来说,绊爱,Akari 和洛天依等虚拟偶像并不是什么陌生的人物。

但在一些日本企业眼中,这些原本只活跃线在线上视频网站的「VTuber」,已经变成比真人演员更好的合作对象。

据《日经亚洲评论》报道称 ,为了跟进这波风靡日本的 VTuber 潮流,日本酒类饮料公司三得利、乐敦制药和电商网站 DMM 等企业,均已经在近两年内上线了官方的虚拟偶像。

和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代言人广告不同,这些虚拟人物不仅会详细的背景设定、年龄和性格等人格化介绍,还会发布自己的单曲,或是和其虚拟偶像展开联动,而产品仅仅是作为视频中的植入广告存在的,为的就是不让商业广告影响虚拟偶像本身的人设。

而像日本东京电视台,也并未止步于「让虚拟偶像播报天气」这种节目,去年它们还播出了有史以来第一个由虚拟偶像主演的电视剧《四月一日家》,其中负责主演的时乃空已经以 VTuber 的身份出道 2 年,已经在线上积累了一些人气。

根据日本调研机构 User Local 的数据显示,在 2019 年,日本虚拟偶像的「人口」已经超过了 9000 人,而在 2018 年年初,这个数字仅为 200 人左右。

数量的激增也意味着商机的到来,尤其是对这些拥有栩栩如生的动作,言行表情和真人没什么区别的虚拟偶像来说,它们在现实世界中的「存在感」会比普通的二次元角色更高,这令他们能在 YouTube 视频平台之外,像真人一样进军其他领域。

2019 年 8 月,日本虚拟偶像新创公司 Balus 就为东京一家名为「Virtual Snack」的酒吧制作了几位「虚拟偶像」,用来取代原本的老板娘「妈妈桑」,算是一个将流行文化与传统互动相结合的例子了。

据悉,酒吧管理者专门在吧台中央放了一块巨大的显示屏,还有一个麦克风,方面来喝酒倾诉的客人能实时和屏幕上的人物展开互动,而且酒吧还会在不同时间段安排不同性格的人物出现,尽可能满足来客的需求。

Balus 公司的 CEO 接受《日经亚洲评论》采访时说道,他认为目前最受欢迎的 VTuber 每年营收能达到数亿日元,而在整个日本,现有 VTuber 市场规模会在 50-100 亿日元之间,但在未来几年,这个数字会进一步激增至 500 亿日元。

曾专门制作移动社交游戏的日本公司 GREE,如今也转型为一家虚拟偶像制作商。他们称这项业务和运营一个明星经纪公司差不多,最终目标都是提升艺人的知名度。

但和真人不同的是,这些虚拟偶像更多是以 IP 的形式存在的,这让他们能找到意料之外的变现途径。

另外,企业越来越多地在各种节目中选用虚拟偶像,而不是去聘请真人明星,不仅因为它们的高人气,同时也看中了 VTuber 本身「低风险、零负面」的特质。

我们都知道,娱乐行业经常会曝光各种和艺人演员相关的丑闻,一旦自家代言人沾上了负面,往往就要对相关的宣传物料做整体调整,徒增成本不说,对于品牌口碑也会带来不好的影响。

但对虚拟偶像而言,本身就自带不老容颜和永远在线这些真人办不到的特性,何况品牌方还不用担心它们会沦为八卦题材的风险,更不用说和出轨吸毒这类烦心事扯上关系,遇到的外因阻力更小。

最终,依托 VTuber 的平台方能更大胆地采取创新的宣传形式,迎合年轻用户群的偏好;而观众也可以将对虚拟偶像的情感,转移到在具体的产品上,这种双向情感驱动,可能也是 VTuber 相较于真人的优势了。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