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AI逆袭战 比特大陆欲打造“芯片帝国”

作者 | LucyCheng

在2018年的加密货币熊市阴霾之下,矿业市场也迎来了寒冬,不管是挖矿收益,还是矿机价格及销量都随之大幅缩水。比特大陆作为矿业市场的龙头,其赴港IPO的消息被许多媒体和分析机构解读为摆脱当前加密货币市场困局的“资本式出路”。但醉翁之意不在酒,吴忌寒的野心早就冲破了加密货币矿业市场的天花板, 比特大陆不仅仅想靠IPO巩固矿业龙头的位置,更是在为其进攻AI芯片制造领域奠定最重要的一步

从去年五月开始比特大陆就已在公开场合表明其入局人工智能领域的想法,“五年内公司近40%的收入将来自AI芯片”。而近日更是在招股书中大篇幅提AI芯片,同时称自身为中国第二大兼全球前十大无晶圆厂芯片设计公司。

招股书节选1

招股书节选2

招股书中提及“人工智能”、“AI芯片”相关字眼的次数比“区块链”多数十次

截至目前为止,这家公司已先后推出两代人工智能芯片,且专注方向——云端训练及推断现阶段只有少数公司能够实现;但是目前其AI芯片收入占比还不到比特大陆整体收入的0.1%,具体发展规划也未在公开文件明确阐明。从多方面来看,比特大陆的AI芯片业务才刚刚起步。而在市场绝大部分份额早已被谷歌和英伟达两大科技巨头占据的当下,比特大陆试图入局并逆袭上位的底气在哪?

早有部署,近来高调宣布或获政府支持

实际上,从2015年起比特大陆就在旧金山、以色列以及荷兰等地相继设立研发基地。而其产品战略总监汤炜伟也曾表示,2015到2016年间比特大陆已确定人工智能为公司下一个主要的发展目标,去年四月一代芯片就交由晶圆代工进行流片。只是到了2017年年底才正式对外公布及宣传其首款AI芯片SOPHONBM 1680。

图片源自:比特大陆AI产品总监Roger Lo早前演讲时使用的PPT

而与以往保持低调及神秘的作风相比,比特大陆这次入局AI领域又开品牌发布会,又参会展示成果等的做法似乎略显高调。不过从其开始宣传的时间不难推测出,这些“异常”行为或与政府大力支持人工智能领域有关。

去年下旬政府多次发文支持AI研发及应用,并发布促进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三年行动计划;随后比特大陆公开宣布进军人工智能领域,同时与政府间的联系也变得越发密切——六月末比特大陆和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以及福州市人民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同月该地区主要领导莅临海交会比特大陆AI产品展位,并获中央电视台重点报道。除此之外,搭载BM 1680芯片的算丰智能视频分析服务器还获得了中国安防网评选的“年度优秀AI应用”称号。

由于比特大陆在ASIC芯片研发上取得的成绩,再加上在美国制裁中兴、赛灵思收购深鉴科技等等美对中高科技领域施压的大背景之下,中国政府对于这家芯片公司的支持从过去的默许变成现在的“公开支持”,这是比特大陆推进其AI芯片发展战略的最重要前提。我们从比特大陆的招股书中也能稍看出端倪,2018上半年比特大陆获得131.2万美元的政府补助,较2017年增长约2.64倍。

图片源自:比特大陆在港交所提交的招股说明书

研发投入少,但团队实力不容小觑

当然应用和框架创新是发展AI芯片的必由之路,能否在人工智能领域突围;除了获得外部支持之外,更需要的是强大的研发能力。

而从近日公布的数据来看,比特大陆近几年研发投入有显著增长,从2015年的570万美元上涨至今年上半年的8697万美元,同时AI芯片研发人力也扩大至300人左右;然而与斥资数亿美元研发以及拥有上千人团队的英伟达、谷歌等领域先导者相比,确实还有很大一段距离。话虽如此,但带着半年成功研发ASIC矿机、五年实现六次更新迭代的光环,再加上近年纳入英伟达、英特尔、AMD、谷歌等顶尖科技企业高级工程师以及与清华大学等一流学府合作等等部署;比特大陆的研发实力似乎不容小觑。

比特大陆四代AI芯片的研发进展

单看今年三月发布的第二代AI芯片SOPHONBM 1682,其训练计算性能正向英伟达目前应用最为广泛的Tesla P4 GPU(基于Pascal架构)的水平靠拢,且能耗更低。而按照比特大陆AI芯片当前以及计划的更新情况来估算,其迭代速度短于九个月/次;也就是说,比特大陆或许会先英伟达一步推出七纳米AI芯片。如果SOPHONBM 1686能够延续低能耗的特点,这家公司明年即将发布的第四代AI芯片将具有与这些科技巨头高端产品同台竞争的实力;毕竟长期运营过程中,成本低更具优势。

主要云端推断芯片对比

对于AI芯片来说,芯片和算法同样重要。针对此,比特大陆还建立了上百人规模的算法团队,并安排专人跟踪及分析最新最前沿的算法趋势,借此形成数据-算法-产品-数据的闭环结构研发新模式。

走专业化路线,欲加速产品落地

虽然比特大陆有着早前的资本积累、丰富的芯片打造经验以及政府支持等等条件;但是挺进云端芯片市场却非易事。与终端市场群雄割据的形式不同,目前云端AI芯片市场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方面都已被传统巨头瓜分殆尽,留给初创公司或新入场者的空间本就不多;如果比特大陆还要等到芯片技术与这些巨头成熟的高端产品媲美时才进场,那余下的市场份额就更少了。

为此比特大陆选择了一个落地速度更快的策略——走定制化路线,从具体应用场景切入市场;而不是像英伟达等领域巨头,或者说Groq、寒武纪这些具有强大背景的初创公司一样,主打高端产品。目前比特大陆瞄准的AI+安防、AI+互联网以及AI+大数据三大行业中,与安防相关的项目已有部分落地,比如湖北、四川、新疆、北京等地的园区安防AI应用。而今年七月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比特大陆还就旗下的SOPHONBM 1682芯片与百度最新的AI推断加速引擎达成合作关系。

图片源自:知乎Peter Liu专栏

在灵活性高以及AI算法还未成熟固定的当下,领域内公司大多采用的是通用芯片CPU、GPU,或者被称为中间解决方案的FPGA。但是随着未来AI算法的成熟稳定,市场对于效能更高、功耗更低且擅长完成特定任务的ASIC的需求会逐渐提高;这或许也是谷歌率先采用TPU(ASIC芯片方案的一种)布局智能云市场的原因之一。届时早已在实际应用场景布局的比特大陆或将取得广泛认可;而制造外包的运营模式以及与台积电等第三方晶圆代工的深度合作,则能让其AI芯片产品在成本效益方面相对具备优势。

虽说有部分人认为,比特大陆这种过于依赖第三方代工的模式可能存在潜在风险——如果比特大陆未能获得晶圆代工的产能,且找不到替代方案,或许会对其业务造成不良影响。不过目前看来这属于远虑了,毕竟现阶段“晶圆代工之王”台积电对比特大陆的重视程度颇高;不仅将后者列为亚太地区的第三大客户,还在台积电30周年庆中将吴忌寒安排在第一排的贵宾席位。

发起IPO,为打造“芯片帝国”助力

不过进军人工智能芯片领域,与其说是转型,不如说是比特大陆打造“芯片帝国”的其中一环。相较于我们对比特大陆“加密货币矿商”的称呼,吴忌寒更倾向于把其定位为一家致力于优化成本效益的高性能计算芯片企业;而受到各大科技巨头甚至是Elon Musk旗下特斯拉争抢的AI芯片领域,必然会成为其扩展蓝图的选择。

早前吴忌寒接受彭博社商业周刊采访时的言论也印证了这一点,“人工智能芯片这个方向对比特大陆来说是自然的选择,因为‘人工智能要求巨大的计算量’。我们的目标是提供专一功能强大的AI芯片产品,用这样的策略,在人工智能领域开辟新的收入来源”。

图片源自:比特大陆在港交所提交的招股说明书

在数据面上,我们也能看出比特大陆逐渐清晰的发展方向。根据招股说明书的资料显示,比特大陆自营挖矿收益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呈逐年下降趋势;相反矿机业务的收益份额则从2015年的78.6%上涨至如今的94.5%,几乎占据了总收益的全部。这反映了比特大陆目前依赖单一矿机收入的同时,也体现出其将重心逐渐转移至矿机制造或者说ASIC芯片制造的过程。

比特大陆近年来对外投资情况(数据源自:IT桔子)

从吴忌寒以及比特大陆产品战略总监汤炜伟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及“区块链+人工智能”来看,加密货币和AI都不是比特大陆的终点,他们的野心是在三大领域人工智能、区块链和大数据中建立自己的“芯片帝国”,毕竟前三者的核心内容离不开芯片计算。而这或许也是比特大陆近年来在区块链生态内以及人工智能领域频繁投资背后的逻辑。发起IPO,则是这个新生芯片巨头加速前冲的第一步。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