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CP磕学”

作者:周矗  编辑:石灿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周杰伦粉丝与蔡徐坤粉丝的“坤伦之战”,让许多“成年人”认识了“微博超话榜”。

在这个“万物皆可打榜”的社区中,粉丝需要每天签到、赚积分、买礼物,只为搏取一个榜单上漂亮的位置。

从超话社区的分类来看,打榜的主体范围之广,可以从明星、剧集涵盖到科技产品。

然而,最近有网友发现,“CP超话榜”突然消失了。

万物皆可CP

这份“CP超话榜”,在2017年新浪微博的更新版本中首次出现,用户可以点击超话栏左侧的“CP”一项,查看榜单。

这里曾经是“CP粉”们圈地自萌的地方。在之前的界面截图中可以发现,位居榜单前十位的CP,有影视明星、二次元人物、综艺人物等等,涵盖了古今中外、多维次元。

曾经的新浪微博CP超话榜,图片来源:新浪微博截图

今年年初,CP超话榜的公开入口悄悄下线,无法通过正常搜索进入。唯一的入口,是要点进一个CP的超话,再点击上面的排行榜,才能看到。

现在,这唯一的入口也消失了,CP超话榜正式“查无此榜”,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虽然榜没了,但粉丝的打榜热情未减。因《陈情令》走红的“博君一肖”(王一博x肖战)CP超话,截止8月21日17时,阅读量已高达74.8亿,有56.1万篇帖子。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截图

在盛产CP剪辑视频的b站中,“博君一肖”更是热搜榜上的常客,原创视频最高播放量达230多万,弹幕数超6万。

《陈情令》改编自墨香铜臭小说《魔道祖师》,是一部古装仙侠剧。原著中的蓝忘机雅正端方,不染尘埃,看似性格冷清,但却与插科打诨的魏无羡惺惺相惜,二人的情感也在打怪解谜中不断升温。

魏无羡与蓝忘机,图片来源:新浪微博@陈情令官微

在电视剧里,王一博饰演蓝忘机,肖战饰演魏无羡,二人在剧中一冷一热,虽性格迥异,但同怀锄奸扶弱之志。16年前,“管他熙熙攘攘阳关道,我非要一条独木桥走到黑”的魏无羡,为了坚持心中的正义,不惜与天下为敌。

16年后,他依旧被天下人所不齿时,蓝忘机成了那个唯一愿意相信他,不惜毁誉护他的人。“一条独木桥走到黑的感觉,确实不差”,家室背景、性格处世上看似冰火不容的二人,终成为了令人钦羡的毕生知己。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陈情令官微

观众把原著的“CP感”延伸至戏外,发现两人在花絮和访谈节目中也频繁互动,延续着剧中的“默契”。而两人又同为偶像组合出身,性格与经历十分契合,“博君一肖”CP便应运而生。

同样上榜的影视剧CP,还有《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藕饼”CP(哪吒x敖丙)“饼渣”CP(敖丙x哪吒);泰剧《不期而爱》中的“perthsaint”CP(Ae x Pete);泰剧《一年生》中的“teamperaya”CP(singto x krist);《上瘾》中的“鱼粥”CP(黄景瑜x许魏洲);《香蜜沉沉烬如霜》中的“北奥夫妇”(邓伦x杨紫)。

在暑期档火起来的影视剧CP,被粉丝们称为“夏日限定”,即每个夏天都会出现一对。如《镇魂》中的“巍澜”CP(沈巍x赵云澜),《延禧攻略》中的“令后”CP(魏璎珞x富察容音),《伪装者》中的“楼诚”(明楼x明诚)CP等等。

“巍澜”CP,图片来源:新浪微博@剧版镇魂

这些影视CP的共同点是,粉丝会将戏内的“CP”感代入到戏外,关注他们现实中的互动与“火花”。

2018年,真人秀《声入人心》开播,综艺界的“CP”势力开始异军突起。

《声入人心》第一季,成了很多CP粉的“磕学大本营”。这档节目在刚开播时,由于唱法过于小众,收视率和声量比较低迷。

但随着节目的播出,《声入人心》第一季开始凭借高质量的选手、优质的音乐作品、“和谐”的赛制突出重围,在豆瓣拿到了9.2分的超高评分。粉丝们开始在这片肥沃的“创作土壤”中,自发造梗、造CP。

在被称为“梅溪湖36子”的36名参赛成员中,几乎每两人同台,都会诞生一对新的“CP”。

梅溪湖36子,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其中“最能打”的,是阿云嘎与郑云龙的“云次方”CP。

“看节目的时候,先是被两个人的能力吸引,站在台上就像是两个音乐剧王子。他们在合唱《歌剧魅影》的时候,配合得特别好,一个人抛一句,另一个人能很好的接,和声的时候干净整齐,连呼吸的气口都很一致。”粉丝小静兴奋地说。

郑云龙和阿云嘎是北京舞蹈学院09届音乐剧专业的室友,也是相识十年的挚友。他们之间的互动,有着其他人难以企及的默契。

“云次方”CP,图片来源:湖南卫视《声入人心》第一季截图

“有他们两个的场合,其他人容易显得很多余。”小静说,两个人对音乐剧痴迷般的热爱,成就了现实生活中的灵魂伴侣。

郑云龙(左)与阿云嘎(右),图片来源:新浪微博@湖南卫视声入人心

2018年年末,粉丝们正式把“云次方”CP送上了CP榜榜首。这一上去,就持续霸榜长达七个多月。

偶像团体由于人数众多,擅长“营业”,成了CP的聚集地。TFboys与EXO这两个中韩人气偶像组合,虽出道多年,但CP人气仍居高不下。可以发现,“凯源CP”(王俊凯x王源)和“灿白CP”(朴灿烈x边伯贤)依旧高位在榜。

以“凯源”CP为例。2011和2012年,王俊凯和王源先后加入现在的经济公司时代峰峻,成为了中国第一批练习生。为了成为艺人,两人接受了形体、舞蹈、声乐等各项艰苦训练,最后成功携手出道,这种共患难的“竹马情”打动了很多粉丝。

“凯源”CP,图片来源:新浪微博@凯源吧官博

在TFboys成立之前,王俊凯和王源曾凭借合唱《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走红网络。视频里,两个小男孩一边唱歌、一边对视微笑的场景,成为很多凯源CP粉的初心。

尽管近年两人的互动逐渐减少,但每年粉丝都会举办双人应援活动。2017年,他们将凯源的大幅写真送上了重庆各个轻轨站和解放碑巨型LED;2018年,他们打败了当时势头正猛的偶像练习生CP,成功拿下了微博CP超话榜首并登上热搜第一;2019年,CP粉为第七个夏秋纪念日,创造了“七越山海寄渝声”的话题,讨论数超26万。

长期在单人超话榜夺魁的歌手蔡徐坤,同样在CP超话榜拥有一席之地。不同的是,他的“奎葵”CP只有一个人,是他自己。

iKun小粒子告诉我,蔡徐坤会根据不同的舞台和作品,表现出不一样的性格。时间长了,粉丝就把比较帅的性格人设叫作“大奎”,比较可爱的叫作“小葵”,“奎葵”CP便应运而生。据说,这一粉丝自创的CP还得到了蔡徐坤本人的认证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截图

不过,现在的“奎葵”CP超话,已经变成了iKun们换取积分,为主榜(明星超话榜)“补充弹药”的阵地。

“磕学”的力量

CP粉们给CP研究理论起了一个名字,叫作“磕学”。

因为在他们眼中,无论是影视剧、综艺,还是偶像团体,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CP可磕。

“CP”(coupling)一词最早出现于日本ACGN同人作品当中,作者们会将同人作品中有恋爱关系的二人,统称为“CP”。20世纪六七十年代,CP文化以动漫和轻小说为载体出现。70年代末,日本发行了第一本CP漫画杂志《COMICJUN》,CP文化才开始正式走入大众视野。

90年代末,日本动漫作品在国内大火,CP文化也随之传入中国。2002年,起点文学城,晋江文学城等网络文学网站建立,CP小说和二次创作开始流行于二次元群体之中。

助推“CP磕学”走进三次元的,是擅长制造话题的韩国综艺。2004年,韩国SBS电视台推出一档叫做《情书》的综艺节目,节目中的男嘉宾需要使出百般解数,展示才艺,吸引女嘉宾组成临时CP进行比赛。

“官方组CP”的赛制给了男女艺人们展现个性、摩擦火花的空间。出演过《情书》的神话组合、全慧彬、蔡妍等艺人,皆通过性格展示与“CP效应”,在亚洲范围内收获了极高人气,该节目也被誉为“韩国的流行文化制造机”。

《情书》中的神话组合以及主持人们,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2008年以后,韩国综艺开始直接通过“组CP”来制造热度。MBC电视台曾经的王牌综艺《我们结婚了》,便是一档以明星“假想夫妻”为卖点的真人秀节目。其中宋茜与尼坤的“维尼夫妇”,不但为节目创造了收视率和话题度的“双高”,还为宋茜的个人发展带来了巨大的人气加持。

“维尼夫妇”,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演员秋瓷炫和于晓光的中韩夫妇,同样因参加SBS电视台真人秀《同床异梦2:你是我的命运》而名声大噪。

今年7月,节目播出两人的婚礼片段后,连续两周刷新了最高收视纪录,每分钟最高收视率突破了15%。在国内一直不温不火的演员于晓光,还因节目出演在韩国人气暴涨,成了韩国女孩心中的“理想型老公”,签约了韩国经纪公司。

于晓光与秋瓷炫的婚礼场景,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见识到“组CP”的巨大能量后,国内综艺也马上跟进。在《奔跑吧,兄弟!》第一季中,即使唯一的女成员Angelababy刚刚结婚,也需要效仿韩版《Running man》的“周一情侣”,与郑凯组成“周五情侣”。随后,还出现了李晨和陈赫的“母子”CP,鹿晗与迪丽热巴的“陆地”CP。

“周五情侣”,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在社交媒体的催化下,“CP磕学”开始成为一种流行文化,病毒式地泛化至体育圈(如张继科x马龙的“獒龙”CP)、电竞圈(如兮夜 x mystic的“舅夜”CP)、相声圈(如张云雷x杨九郎的“九辫”CP)等。CP粉们享受着“组CP”“磕CP”的快乐,显微镜一般搜寻着CP“发糖”的蛛丝马迹,并加以二次、多次创作。

什么样的两个人会被组成CP?在“CP磕学”中,两个人的气质和颜值首先要相符,迎合的是“好看的人都和好看的人在一起”的视觉审美。在这段以臆想为主的关系中,CP粉会以围观者的角度,营造出一段段现实中求而不得的“绝美感情”。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时尚芭莎

不过,“组CP”并不是高颜值的堆砌,还得看两个人之间有没有“CP感”。有豆瓣网友曾说,“CP感”这个东西是玄学。从本质上来看,二者能否按照粉丝喜欢的方式互动、交往、传递感情,是衡量“CP”感的主要尺度。

若两人的气氛不符合想象,那碰撞出的则是令人错愕的火花,例如《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的吴亦凡与刘亦菲,《上海堡垒》中的鹿晗与舒淇。

《上海堡垒》中的鹿晗与舒淇,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除了视觉上的满足,CP还会让粉丝们相信“人间有真爱”。两个截然不同的个体,可以因为彼此惺惺相惜,释放出不为旁人所知的感情;又或是他们的不同,本身建立在相同的价值观之上,使得他们在面对大是大非之时,总能站在一起,形成一股强大的“磕学力量”。

以《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藕饼”CP为例。电影中的哪吒天生拥有神力,但却同样因神力被众人视为异类。在世人的眼中,他叛逆、任性,无恶不作,是恶魔的种子。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就这样,他被贴上了“恶童”的标签,很少有人看到他善良、幼稚,像同龄人一样渴望朋友的一面;这种人格多面性,却偶然间被龙族的敖丙发现,并成了决定剧情走向的关键。

敖丙与哪吒二人本是一颗混元珠,一分为二,因不同的使命成为敌人,又因共同的追求不计前嫌。这种经历了生死是非,却矢志不渝的友情,在两个小时的电影中被演绎得淋漓尽致,这也是“藕饼”CP受到粉丝追捧的原因。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虽然CP们的感情真假难辨,但CP粉们却坚信,自己磕的CP一定是真的。“磕CP是因为我没有那么好看,也没有那么完美的爱情,但是我看到有好看的人相互珍惜相互爱,会让我相信人间有真爱。”

粉丝眼中的CP之情,是理想情况下的完美伴侣,他们情比金坚。友情也好,爱情也罢,这股“磕学”的力量,投射的还是他们对美好感情的想象。

“CP磕学”的商业奇迹

哪里有流量,哪里就有商业价值,CP文化也不例外。

日本的CP文化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在东京的秋叶原,很多书店和音像店都有公开出售的CP衍生产品,还会拓展到广播剧、舞台剧甚至真人秀领域,每年创造出数十亿日元的商业价值。《日本经济新闻》曾报道称,在CP商业化方面,日本是“毫无争议的世界第一”。

从营销角度来看,“造CP”不但能快速制造话题,还可以利用双方的流量基础多向导流,为其他品牌增加曝光度,产生“1+1>2”的叠加效应。

以粉丝经济为核心商业模式的国内娱乐产业,正在见证着“CP文化”的商业奇迹。

“博君一肖”CP为肖战和王一博带来的,是肉眼可见的声量与商业价值。两人在《陈情令》播出期间,微博均涨粉1000多万,双双步入“千万粉丝”量级,携手冲进微博超话榜前十。在抖音上,肖战王一博的抖音特辑点赞量超过699万,播放量突破1亿。

AIMAN中国娱乐指数显示,在全网热议榜和活跃粉丝数中,肖战与王一博均分居冠亚。

图片来源:AIMAN中国娱乐指数截图

王一博、肖战参与录制的《陈情令》国风音乐专辑,上线4小时之内销量就突破265万张,在TME(QQ、酷狗、酷我)总销售额突破2000万元,打破了国产影视OST的销售记录。肖战和王一博合唱的《陈情令》主题曲《无羁》,在由你音乐榜连续六周夺冠。

星数数据统计,仅在《陈情令》播出后,王一博便新增品牌代言4个,肖战新增品牌代言2个,线上线下推广活动次数大幅增加。在AIMAN中国娱乐指数的7月艺人商业价值榜单中,肖战一下子上升了47位,排名跃至第三,仅次于易烊千玺和杨紫。

图片来源:星数

即使《声入人心》第一季已经完结,“云次方”CP的商业价值依旧不可小觑。2019年,两人频频同框,合体演唱电影《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深夜食堂》主题曲,还斩获了海飞丝、olay等五项“双人”商业合作。

图片来源:星数

“藕饼CP”的《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已经超过了漫威的《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与《战狼2》《流浪地球》一起瓜分国内票房前三宝座。

在CP粉庞大消费能力的鼓舞下,一些平台方开始亲自下场“炒CP”。

《亲爱的,热爱的》播出平台浙江、东方卫视,就曾在炒CP上一起“上过头”。剧集还没完结时,两家卫视就提前放出大量“童颜夫妇”(剧中李现与杨紫的CP)预告与吻戏合集。7月18日,两家卫视的微博还双双换上了“童颜夫妇”的头像,开始在线battle。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截图

然而,短期“炒CP”吸睛,过度“炒CP”伤人。CP的长期捆绑营销,副作用和明星造人设如出一辙,伤害的是艺人自身的长尾价值。

所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为满足粉丝定向营业未尝不可,但一旦某一方需要摆脱捆绑独立发展,或是显露出不符合粉丝想象的一面。今天还爱的死去活来的粉丝,很容易在下一秒立刻翻脸,终结这段脆弱的粉丝之情。

那些肆意“炒CP”的幕后推手们,追逐的依然是流量,而不是质量。消费的是艺人本身的名气,伤害的是以内容为核心的创作态度,甚至还会带来伦理导向的偏差,倒逼监管力度的加大。

一些业内人士在面对“炒CP”质疑时,都予以了否认。

《爸爸去哪儿》的导演谢涤葵就曾澄清,节目组没有刻意营造胡军和刘烨的CP,两人甚至在录节目前,都不知道彼此参加的事实。《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导演饺子,也笑称自己是个“直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脸无辜:“我编的纯粹的友情,真的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这样解读了,她们很有想象力!”

他们认可粉丝解读作品的自由,但也表明了一个创作者应有的态度,即自己的作品不需要靠炒CP的手段迎合受众,提高话题度。

有人需要做梦,就要有人负责造梦。CP粉们游离在亦真亦幻的粉红泡泡中,获得暂时性的快乐。造梦的人沉浸在战略正确的满足中,获得名声与利益。

但既然是梦,就要做好随时醒过来的准备。

(文中粉丝名均为化名)

参考资料:

《“CP热”凭啥横扫全球文化圈》,环球时报 蜀青曾欣芦笛金惠真

《CP文化的消费解读与奇观化批判》,刘丹阳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