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41岁创业逆袭成全美最受欢迎CEO,公司市值近200亿美金

导语:袁征(Eric Yuan)在国内鲜为人知,却在硅谷的商业世界,创造了华人新的可能性——带领公司成功上市,成为全美国上市公司当中、美国面向全球的企业里估值最高的华人CEO。而他的秘诀竟然是“开心”。

1994年,当中国还在由邮局通信,美国的比尔•盖茨在日本发表了“信息高速公路”的演讲,他不会想到一个中国小伙子恰巧在现场听了那场演讲,并深受启发,决意前往美国追逐这波互联网的革命热潮,并由此开启了他进击硅谷华人CEO之路。

这个小伙子就是袁征,山东泰安人。他后来创办了视频会议软件公司ZOOM,今年4月19日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跟微软的视频服务直接竞争。

25年后,在2019年11月举办的GGV Evolving Enterprise企业互联网变革大会上,袁征通过Zoom视频对话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亮相中国,身份已经转变为美国市值近200亿美金的上市公司的创始人兼CEO。

“我们要谦虚,要保持不断学习,作为CEO,你要开心,要让员工开心,股东开心。我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情是问我自己是否开心,如果我不开心我要找到根本原因,包括Zoom的员工也是这样,你不开心可以在家待着,一定要找到根本原因。”说话时带着明显的山东口音、欢快而厚重,时不时因为一句接地气的回答逗笑观众,面带笑容的袁征以他“开心”的理念和追求征服了全场。

而在视频现场看不到的另一面是,2018年,袁征击败硅谷一众巨头,荣登求职网站 Glassdoor的美国最佳CEO榜首。这是第一次非白人CEO荣登榜首。这个一路逆袭的男人,从90年代一名普通得不得再普通的数学和计算机系的毕业生,逆袭成为通讯领域巨头的硅谷CEO,也带领Zoom在WebEx、苹果 Facetime 和谷歌Hangout 等巨头的激烈竞争中,一路逆袭杀出重围。

逆袭之路:从被拒签8次到硅谷亿万富翁

袁征赴美追梦的第一关就不顺利,由于语言等原因,袁征第一次申请美国签证便遭到了拒绝。此后两年,他接连申请了八次签证,终于在第九次尝试时获得了签证许可,于1997年才抵达美国。

初到美国时,袁征不会说英语,但是凭借编程的技术,他成功加入视频会议软件公司WebEx,成为十几名初创工程师之一。从工程师到工程师经理,再到高级工程师经理、总监、高级总监,一直到副总裁,袁征在WebEx工作的14年里,职位不断提升。

2007年,思科以3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WebEx。随后,袁征升职为思科工程副总裁。在他的带领下, WebEx从最初的10名工程师发展到800多名,并将收入从0增长提高到8亿多美元。

过程中,袁征的勤奋努力发挥了重要作用,1997年-2011年,袁征每天都比本土员工早一个半小时到岗,没日没夜得努力,风雨不改整整十四年。袁征表示,“我知道我必须努力工作,所以我就按我想的做了。同时,我也很偏执,我对自己说,我必须更努力地工作。那就是我唯一比我的竞争对手更了解的事情。”

但加入思科后,Webex的创新开始放缓,甚至停止。袁征每天早晨起来的时候并不高兴,因为每次造访WebEX的客户都发现他们不高兴。当初设计WebEX的时候只是为了方便人们分享PPT,但三四十年之后出现了全新的问题,客户希望得到一种统一的解决方案。这需要重写代码,但是思科不愿意,袁征只能离开。”

2011年,袁征离开思科,创立Zoom,大概有40多个工程师也跟随他一起去了。在GGV Evolving Enterprise大会现场,袁征开玩笑道:“我觉得我做一个产品能让用户开心的话就很好了,如果产品很好又便宜的话就更好了。如果我听其他投资人的话就不会做Zoom了,因为当时没有一个投资人会做Zoom。”

2019年4月19日,由袁征创立的视频会议软件公司Zoom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IPO定价区间为32美元至35美元。交易的第一天Zoom的股价就飙升80%,当日盘中一度达到66美元,最终收于62美元,涨幅72.22%,市值近160亿美元。凭借着这次上市,拥有公司22%股份的袁征成为了硅谷新的亿万富翁。

杀出重围,Zoom做对了什么?

Zoom并不是在空白的市场上出来的创新产品,相反,这个市场原来就有很多玩家,例如微软的Skype、Cisco的Webex、Google的Hangouts、GoToMeeting等等,这些产品原本已经占据了很大的企业服务市场,

所以,当袁征离开Cisco,准备开一家公司做一个与之竞争的产品时,所有人都说他疯了。理由是“这个市场太拥挤了“。袁征的解决方案只有一个:做这个市场里最好的产品。他的原话是:

这个市场确实竞争特别激烈。 但是潜力很大。 如果我们的产品比其它的都要好,我们就能活下来。

相比于竞品,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问袁征, Zoom产品的优势是什么?

袁征的回答是,“从外观来讲差不多,都是会议,但内部的架构非常不一样。比如说你开福特和开特斯拉都是一样的车,但是里面的引擎完全不一样。我们核心的架构主要以视频为主,如果用户用视频的话, 我们做到最最简单的,效果最好的。 比如说十年前的画质不好,但是现在你可以看清楚我,可以听客户的反馈,比如说我现在用的是虚拟背景,有很关键的会议背景的话还有水印。用户喜欢你,然后你就会活下去,这个市场很大。”

很快,Zoom用上面这些产品都无法比拟的速度攻占了越来越多的企业客户。

这种速度上的差异来自一个很简单的原因:Zoom能够提供更好的体验,这种体验不仅仅能给到已有的用户,还能给到那些被现有用户邀请参加会议的新用户,而这些新用户又会不断地转化为付费用户。

A16Z的投资人Andrew Chen(前Uber的增长官)分享了这么一个小细节:“有一天Eric给我打电话,让我咨询一下我所投的公司当中属于Zoom的客户,他让我帮忙收集所有对Zoom的不满。Eric要拿去专门安排一个PM去都改掉。”

因此在Zoom,收集和响应用户反馈是他们做行业第一产品的关键。而且很多时候,Zoom的团队通过自己的产品会议里去收集反馈。

同时,他们一个最重视的指标是NPS (Net Promoter Score),大概的测量方式咨询用户:“从0到10,你多愿意(或不愿意)把产品分享给他们身边的人?”分数是从-100分到+100分,(-100就是地这个产品排斥到了极点)。而Zoom的得分是69分,同行里的平均水平是19至48分。

Zoom的营利模式是免费至增值模型,也就是一般用户可以免费使用,但也提供专业版和企业版,付费版本有更多功能和个性化的需求。而免费使用的版本,最长的视讯时长是40分钟(一般到了35分钟的时候会提示:40分钟后会议会断开,付费用户可以免除此限制)。

最后一轮领投的Sequoia(红杉资本)在接受TechCrunch专访时说:

我们一直在关注视讯会议这一块。我们深信这是一个很有潜力很大的市场,并且极需要创新。但我们一直没有找到客户喜欢的产品。直到有一天,我们所投的公司在向我们疯狂推荐和赞美Zoom。

管理的秘诀:“开心快乐”与“自我学习”

早在上大学期间,因为与女朋友异地恋,袁征便设想过这样一款智能设备:只需点击一下就能跟相见的人见面,当时的袁征只有20岁,而创立Zoom时,他已经41岁,体力不如以前,反而对人生有了更深层的认识。

在创立Zoom的第一天,袁征独自坐在办公室里,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我想要为一个怎样的企业工作?”最后他的结论是: 要让别人快乐。

“传递快乐 Deliver Happiness”,是袁征一直强调的公司文化,“ 作为CEO要努力让员工高兴,员工高兴了就会想办法让客户高兴,客户高兴了我就会高兴,我高兴了就会再想办法让员工高兴。 就是这样良性的循环,简单又高效。 客户高兴了,公司就可以活下来。

袁征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情是问自己是否开心,如果不开心就要找到根本原因,他要求Zoom的员工也这样,不开心可以在家待着,一定要找到根本原因。

除此之外,早年努力工作的经历似乎也在影响着袁征的管理理念。“自我学习”成为Zoom员工重要的必修课。在Zoom内部,袁征一直鼓励员工们多多读书。任何Zoom的员工,无论何时为自己或家人购买书籍,都可以向公司申请报销。同时,袁征也会在公司召开全员会议,员工们可以自由地提出任何关于公司的问题,以便及时改进。

他不愿意跟员工提996,员工喜欢自己的工作,就会发自内心的去做,“知之者不如好知者,好知者不如乐知者”。有很多996制度刚开始还可以,时间长了就不行了,没有可持续性,因为它涉及到家庭、工作。

2018年7月,求职网站Glassdoor评出了全美100强CEO榜单, ZoomCEO袁征以99%的员工好评率夺冠,成为首次荣登榜首的非白人CEO。现在,Zoom在全球拥有1300多名员工,每年为超过200亿分钟的视频会议提供服务,其客户包括三分之一的美国财富500强公司和美国排名前200大学的90%。

如今,年轻时分隔两地的女朋友现在已经是他的妻子,当初白日梦般的设想最终还是实现了。

作为土生土长的华人,袁征能在美国取得这样的成功,激励我们:大陆来的中国人不光可以做Facebook VP of Enginering和Pinterest SVP of Engineering,也可以创业成功,走上人生巅峰。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