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杭州,6万人集体摇房的“信仰”

杭州钱塘江畔的高楼,图片来源@作者拍摄

文丨慢点TALKING,作者丨骆驼骑士

5月29日下午6点,近500人的微信群渐渐地安静了起来。而在此前,这个名为“摇号必中xx(编号)”的微信群,从早到晚喧闹不停,新消息如潮涌动。

这天下午6点,是杭州新开楼盘“远洋西溪公馆”摇号客户补充、修改资料的最后期限。6点一过,“大门”终于关上了。

来自媒体的消息是,西溪公馆的登记购房者近6万——这已经是杭州自实施新房摇号政策以来的新纪录。考虑到该楼盘根据户型、冻结资金需求等差异,共开设了2个报名通道,会有部分重叠用户。

1个楼盘、5天时间、近6万购房者,热闹的登记,又在登记结束后戛然而止。微信群安静之后,恐怕不少人都在心里默念自己可能成为幸运儿。

“一个楼盘,把杭州所有的房票都‘炸’了出来!”首次参与新房摇号的购房者苏小汶,如此感慨。

“便宜”的房票

2016年上半年,苏小汶在杭州城西购入一套二手房。如今,四年已过,她又开始留意房子了。

“2016年9月G20峰会刚结束,杭州的房子就猛涨了一个台阶。”她说,那场突然的上涨令许多人措手不及,“后年,杭州又将举办亚运会,我很担心房价再上涨。房价一上去,再‘上车’就更困难。”

5月23日,周六,同样在关注新房的前同事郭琳特意提醒她:城西的西溪公馆可以登记了,毛坯房均价只需2.8万元/平方米。

“西溪公馆?”苏小汶有点纳闷儿,因为她和丈夫根本不知道这个楼盘在哪里。“地图上一搜索,才知道原来以前经常路过那儿。”

西溪公馆(备案名:溪水园)位于杭州城西东、西方向主干道文一西路与荆长大道交叉路口,距离同样位于文一西路上的阿里巴巴西溪园区不到2公里。在杭期间,苏小汶曾在西溪公馆往北几百米远的海创园人才公寓住过数月,“当时西溪公馆还是一片工地,没留意。”

杭州城西海创园附近,两三年前还是一大片工地的房子已经集聚了人气(作者摄)

在杭州城西,依托阿里巴巴的带动作用,整个未来科技城建设热火朝天,新地铁、新高铁站纷纷上马。在政策、产业红利多重夹持之下,这里被认为是杭州最具发展潜力的区域。伴随着杭州“西部大开发”的步伐,当地房价也水涨船高,令不少购房者望而却步。

西溪公馆的毛坯房均价2.8万元/平方米,自然吸引了一大波的“赶车人”。要知道,马路对面某小区的带装二手房,不少挂出了近5万元/平方米的售价。

这次西溪公馆推出的户型面积为60-192平方米不等,共959套房源,分为两个摇号通道,资金冻结需求分40万元、80万元、160万元不等。最低冻结40万元,对于杭州不少楼盘动辄过一二百万的资金冻结要求来说,这张房票已经“不贵”。

前同事郭琳推荐楼盘的5月23日下午,苏小汶和丈夫就奔去了西溪公馆的售楼处。

摇房微信群

售楼处大厅内闹闹哄哄,售楼员的红色激光笔在沙盘上来来回回地扫射。由于看房者实在太多,一名售楼员需要向七八个人同时讲解。苏小汶踏进西溪公馆的售楼处,便感受到这里有点不太一样,“人很多,叽叽喳喳,售楼员根本忙不过来。”

“不好意思,我们没有样板房。”售楼员告诉苏小汶和她丈夫。今年上半年,苏小汶小俩口已经在杭州转塘、湘湖、萧山开发区、城西等地看过多个新楼盘,没有样板房的新楼盘这里是头一个。

5月23日,听闻消息后涌进西溪公馆售楼处的看房者(作者摄)

在售楼中心近半小时,苏小汶他们未能争得和哪位售楼员单独详细沟通的机会。临走前,她从售楼处前台的名片架上抽了一张名片,在添加了这位陈姓售楼员的微信后,苏小汶被拉进了上述的“摇号必中”群。

苏小汶刚进微信群时,群里只有200多个人,之后,新的购房者不断地被拉进来。每一波新人入群,售楼员就在群里“重播”一遍这次楼盘信息、摇号登记指南。最多时,群里有了490多个人。腾讯对单个微信群的限制是500人,以此估算,此次西溪公馆摇号群的数量或达100余个。

苏小汶所在的这个微信群里,有3名西溪公馆的工作人员,他们的备注名统一改为“西溪公馆摇号群陈xx”,同时以陈姓售楼员身份解答购房者们问题。

从苏小汶的观察看,一个摇房微信群,尽显世间百态。“资金充足的人在群里询问,他能付全款,能不能优先摇号;有的人为了有二套房购房资格,计划马上领结婚证;有人怀疑别的购房者的资金冻结截图是PS的;有人吐槽参加了多次摇号但从未中签……”

西溪公馆的购房者们在摇号群里密集打听登记编号。

西溪公馆,简直是一块检验杭州究竟多少人拥有购房资格的“试金石”。

“巧的是,在群里我发现了自己的朋友!”苏小汶介绍。而大家在西溪公馆“撞见”的熟人还不止于此,因为第二天她就得知自己部门的一名同事也报了名摇号。此外,前面提到的郭琳及她同事,也在摇西溪公馆。

系统崩溃了

原计划,西溪公馆在5月24日9点开启线上摇号登记,5月28日下午6点关闭资料提交通道。次日下午6点前为补充、修改资料时间。

但是,就在5月28日下午,在购房者登记信息的最后关头,西溪公馆的摇号登记系统不堪重负,竟然崩溃了。

焦躁的购房者们在微信群里接二连三地抱怨页面无法打开,资料无法提交,“服务器需要扩容”、“简直了,你们需要程序员”。

下午16点45分,距离原计划的资料提交截止时间仅剩1小时15分钟,工作人员在摇号群里发布群消息:“因目前报名人数过多,系统出现卡顿,现登记时间延迟到今晚23点。”17点35分,西溪公馆官方微信公号发布消息,将登记时间再次延长至当晚24点。

西溪公馆发布的登记延时公告。

28日晚上24点,登记的大门关上后,楼盘的工作人员还需繁忙地审核客户资料。29日早上6点39分,此前被在“摇号必中xx”群的客户们轮番催促的陈姓售楼员发布了一条群消息——“从昨天晚上7点半到早上全员通宵审核.......语音电话勿弹,早上补个觉/中午左右回复留言。”

除了登记时间延迟,西溪公馆于5月29日发布消息,由于登记人数多、资料审核任务重,购房意向客户登记结果也顺延三天。

来自媒体的消息显示,为了应对数万购房者的登记,西溪公馆甚至租用了售楼处几公里外的网吧及旁边的一家宾馆,数十名工作人员轮班在网吧电脑上审核客户资料。“人手还是不够,远洋又找劳务公司招了50个学生兼职,每天给130元,帮着做初审工作。”

这种操作,在杭州楼市历史上,恐怕绝无仅有。

锦鲤或炮灰

能摇中的西溪公馆的,都是“锦鲤”。

由于资金有限,苏小汶只报名参加了通道一,而她同事则两个摇号通道均报了名。“我收到的短信编号是20000出头,郭琳的短信编号是近30000。”苏小汶介绍,她和郭琳开玩笑说,希望以后两家人能够在西溪公馆做邻居。

不过,要摇中房子的概率非常低,预估下来,普通购房者在西溪公馆的平均中签率约为2%。两个购房者做邻居的机会,就更加渺茫。

事实上,大家的摇号念想并非局限于西溪公馆。

5月27日,杭州城北、之江新区的多个楼盘均同时拿到了预售证,苏小汶和郭琳也同步保持着关注并准备参加摇号。

而在西溪公馆的“摇号必中xx”群里,人们也同步讨论着这些新楼盘的,不时有人透露自己参加了多个楼盘的摇号。在苏小汶参与的另一个楼盘摇号的微信群里,甚至有购房者往群里甩出自己在杭州银行“西湖卡”上的300多万元存款截图。

这种对于“摇中”的认知是存在一定的矛盾。一方面,购房者们心知摇中的概率非常低,另一方面,却纷纷割舍不下心中的侥幸之心——万一摇中了呢?“摇号必中”成为了购房者心中的美好祈愿。

​各大楼盘也乐于向客户们传达着这种愿望。​西湖公馆的一名售楼员将自己的头像改为“摇号必中符”,而另一个楼盘的售楼员则将自己的名片头衔写成“摇号锦鲤&职业顾问郭xx”​。

西溪公馆一个摇号微信群内,售楼员的头像为“摇号必中符”。

“有点刺激,不过重在参与!”苏小汶认为,只要参加了,就会有一线机会。和苏小汶的想法一样,上述的郭琳也认为,如果不参与,那么就将和这些政府限价的新房绝缘,报个名摇个号,好歹存在一些可能性。

6月2日,​西溪公馆就将公布摇号结果了。不管能不能摇中,苏小汶、郭琳已经开始新楼盘的摇号登记了,顺利的话6月上旬将再次摇房。​

追逐一个又一个新楼盘,让摇房,成为苏小汶、郭琳以及其他近6万西溪公馆购房者们的“信仰”。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苏小汶、郭琳均为化名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