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CDMA往事

CDMA 要和我们说再见了。

根据最新的消息,中国电信已明确要求从 2020 年起, 所有 5G 终端不允许存在 CDMA 频段和制式,同时要求不允许存在 VoLTE 开关 ;如果已报 CDMA 频段和制式,需要明确去除时间安排,最终入网证和型号核准证不允许出现 CDMA 频段和制式。

这就意味着, 5G 时代,CDMA 将彻底离开我们

看到这则新闻,小枣君的内心是非常复杂的。

我和 CDMA 之间,有着特殊的感情。当年我刚入行的时候,就是从事 CDMA 核心网的工作,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也是和 CDMA 打交道。就连我的手机,也一直都是 CDMA 的。可以说,对于 CDMA,我是既亲切又熟悉。

今天趁着这个机会,我想和大家聊聊我自己关于 CDMA 的往事,就当是送别 CDMA 的纪念。

正文开始

我是 06 年正式进入Z司的,入职部门是 CDMA 南京用服部。这个部门隶属于 CDMA 事业部,专门从事 CDMA 核心网的用户服务(工程服务、技术支持)工作。

CDMA 事业部下面,负责售后的,还有 CDMA 深圳用服部和 CDMA 网规网优部,他们都在深圳,主要负责 CDMA 无线(基站)那边的工程交付。

当时,CDMA 事业部是Z司最重要的一个事业部,也是最赚钱的一个事业部,资格很老,地位很高。后来公司很多高管,都是出自 CDMA 事业部。

我至今还记得 CDMA 事业部的口号,是“敢为人先,成事为乐”。鲜枣课堂的“鲜枣”,谐音“先早”——比别人先行动,比别人早努力。其实也是来源于此。

说到这里,要回顾一下 CDMA 这项技术的发展历程。

CDMA 这项技术,最早的奠基人是二战时期好莱坞女星 海蒂拉玛 。她和钢琴师乔治·安太尔共同发明了跳频技术并申请了专利。

海蒂的跳频技术手稿

关于海蒂拉玛“CDMA 之母”的称谓有很多争议。有人赞同,也有人反对。

我本人是持赞同意见的。海蒂拉玛并没有发明 CDMA 网络,也没有制定 CDMA 标准,她发明的是跳频技术。而这项技术是 CDMA 的灵魂。

学术界也是认可海蒂拉玛地位和贡献的。只不过因为海蒂拉玛的特殊身份和独特个性,很多无良媒体乱炒作,反而误导了公众对她的评价。

海蒂拉玛的一生都充满了争议

跳频技术被发明之后,因为保密性和抗干扰性良好,在冷战时期被用于军事用途,也被军方严格限制。

直到 80 年代,艾文·雅各布博士发现其商用价值,于是成立高通,将 CDMA 技术商业化,并最终被认可为通信标准。

艾文·雅各布

所以,高通是 CDMA 技术真正的创造者,也是 CDMA 标准的发明人和推动者。

从技术的角度来说,CDMA 确实比 GSM 更加优秀,而且优秀很多。无奈推出时间稍微晚了一些,加上各种客观原因,市场基本上已经被 GSM 占据,所以无法与之抗衡。

到了 3G 时代,大家都认可 CDMA 码分复用的优异性能,于是纷纷投入到 CDMA 怀抱。欧洲搞出的 WCDMA,是基于 CDMA 的。中国的 TDS-CDMA,是基于 CDMA 的。北美的 CDMA2000 就更不用说了,是 2G CDMA 1X 技术的嫡系继承者。

在那一时期,高通可以说是通信行业的最大赢家,专利费赚得盆满钵满。

高通总部的专利墙,上面贴的都是专利证书

我们国家之所以会有 CDMA 网络,其实也是有原因的。有一种说法,说是当时因为中国要加入 WTO,卡在和老美的谈判上。老美要求必须我们也建立一张 CDMA 网络。为了入世,无奈我们就同意了。

不管是真是假,1995 年 8 月,原邮电部与总参通信部联合下发文件,决定建立 800MHz CDMA 蜂窝移动通信网络。1996 年 4 月,两部确定在北京、上海、西安、广州四个城市建立 CDMA 试验网,双方各投资 50%。这个试验网,就是老一辈人很熟悉的中国长城网、133 网。

1998 年,中央发出了军队不得经商的命令,于是这张C网要完全交给地方。

当时的中国电信本来想要这张C网,结果最高层领导不同意,认为中国电信拆分后规模仍然过于庞大,如果再拥有移动牌照,刚刚分离出来的中国移动和正在重组中的中国联通很难与其形成有效竞争。

中国联通获知此事后,积极向最高层领导争取,希望能把 4 个城市的 CDMA 资产划归自己。国务院从扶持联通发展的角度出发,同意了其要求。

2000 年,中国联通与高通签署知识产权框架协议,随后启动 CDMA 网络建设,CDMA 正式进入中国。

这样一来,联通就有两张网,一张 GSM,一张 CDMA。联通给 CDMA 的定位,就是高端网络,因为 CDMA 绿色、辐射小、音质清晰、抗干扰性强、而且保密性强。

如果经历过那一时代,一定还记得“联通新时空”

当时 CDMA 在海外也有很多运营商在用,尤其是亚洲、非洲和南美洲,不少运营商建立了 CDMA 的网络。

我进入Z司的 2006 年,就是全球建网 3G 的高峰期。虽然大部分选择 WCDMA,但也有不少选择 CDMA2000。

当时部门所有的老员工都是搞 2G CDMA 的,据说 2G 时代(2000 年左右)CDMA 事业部业绩很好,发奖金都是拿麻袋装的。好多人都在那个时候买了好几套房,让我们这些新人羡慕不已。

我入职时,公司刚开始推 3G CDMA2000。因为国内 3G 牌照未发,所以我们这批新员工入职培训之后,直接都是去海外项目。

当时 CDMA2000 在海外项目很多,有印度、斯里兰卡、印度尼西亚等,还是一些亚非拉国家。我去的是印度 Reliance 项目,当时世界上容量最大的 CDMA 项目。这一期间的工作非常辛苦,新产品问题很多,但是我们见证了Z司 CDMA 3G 产品逐渐走向成熟。

前面我说过,Z司的 CDMA 是非常强的,研发很厉害,市场很厉害,售后也很厉害,在全球基本上随便都能拿单。我们遇到H司的 CDMA 同行,都是昂着头走路的。

大家都知道,在那一时期,Z司押宝押对了两样东西,一样是 CDMA,还有一样是小灵通。通过这两个技术,Z司实现了弯道超车,赚了很多钱,曾经一度将和H司之间的差距拉小到不到 10%。H司老板一直都很懊悔错失了这两个机会,H司也一度因为Z司的威胁而感到如芒在背。

H 司押宝的是 WCDMA,当时H司一直闷头搞 WCDMA 的技术储备,在海外验证自己的 WCDMA 产品和运营经验,也在争取 WCDMA 的实验局,在这块的积累日益增加。

2008 年,国内发 3G 牌照。联通把 CDMA 网络卖给了电信。有趣的是,买C网的钱,一半还是移动帮忙掏的。

电信拿到 CDMA 这张网,如获至宝,马上停掉了自己的小灵通,然后专心搞 CDMA2000。这一阶段,Z司抢占了很多中国电信的市场,趁机搬迁替换了很多三条杠公司的 CDMA 2G 设备。

当时我们部门拼命招兵买马,搞国内搬迁,我们很多在海外培养起来的懂 CDMA2000 的员工,经过 2 年的洗礼,刚好回国作为骨干参与了搬迁工程。

我当时还在海外,所以错过了这波建设热潮。等我回国的时候,中国电信 CDMA 3G 网络建设基本上已经完成了。

然后,谁也没想到,这就是 CDMA 最后的辉煌 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应该都知道,因为高通收取的巨额专利费,导致了所有人对 CDMA 的反感。此时,IEEE 的 WiMAX 崛起,硬是跻身成为“第 4 个 3G 标准”,严重威胁到了 3GPP 阵营的 WCDMA。

于是,3GPP 赶紧就搞起了 LTE,师夷长技以制夷,采用了 WiMAX 里面的 OFDM(正交频分复用)等技术,从此抛弃了 CDMA(码分复用)这条线。

高通本来打算牵头 3GPP2 组织,继续往 UMB(超移动宽带)方向走,结果看到没人愿意和他玩,只能自讨没趣,停掉了 CDMA 的未来演进,也停掉了 3GPP2。

最终的结果是,3GPP 的 LTE 打败了 IEEE 的 WiMAX,成为了 4G 的最终标准,也成了全球运营商的主流选择。而 CDMA,也从“小甜甜”变成“牛夫人”。

这一切发生得很快。我们 CDMA 事业部做着做着就发现项目越来越少了,当时 WiMAX 也属于 CDMA 事业部,本来以为是趋势,开发了很多教材和培训视频,很快也凉了。

再后来,公司就将 CDMA 事业部和移动事业部(当时负责 WCDMA 和 TD)合并,组成了无线产品经营部。我的工作对象,就变成了全部2/3/4G 核心网产品。

从那个时候开始,CDMA 基本上就是维护了。我之前参与建设的很多C网项目,要么被搬迁了,要么就是被废弃了。例如印度 Reliance 的 CDMA 核心网,就被搬迁了。后来好像C网也退网了。

每次听到自己辛苦开的局被搬迁,心里还是很难受的。但是,这个就是趋势,无法阻挡。

随着小灵通和 CDMA 热潮的退却,Z司失去了超越H司的最好机会。随着 LTE 的兴起,H司逐渐掌控了比赛的节奏,拉开了和Z司之间的差距。最终变成了现在的局面。

世事如斯,实在令人唏嘘。

由此可见, 在通信这个行业,有时候就是赌命,选错一步,满盘皆输。

国内中国电信的C网,是世界上最大的C网。这张网络维持运营到现在,也是很不容易的。随着时代的发展,它的落幕,也是必然的。

之前我介绍 2G 退网相关知识的时候,提到过,三大运营商里面,中国电信的退网局面最为复杂。

中国移动退 3G TD-SCDMA,留 2G GSM,这是肯定的,都不需要考虑。联通退 2G GSM,留 3G WCDMA,也是不需要过多考虑的。唯独中国电信,最难搞。

CDMA 2G,是 CDMA 1X。CDMA 3G,是 CDMA EvDO(DO 就是 data only)。纯 CDMA 3G 是不能打电话的。

目前是 CDMA BSC 和基站同时开 1X 和 DO,相当于双模,以支持手机终端拨打语音电话。如果退掉 CDMA,电信首先要面对的,就是语音电话怎么打的问题。

电信到时候只能靠 LTE,靠 VoLTE 打电话。以电信目前的 LTE 网络覆盖,压力真的太大了,很可能导致用户体验有很大的下滑。这是致命的风险。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电信联通的共享共建,借助联通的 WCDMA 来打电话,当然这也取决于很多因素。

所以说,如果真的像电信所说,5G 手机不允许支持 CDMA,那真的是一步大胆的险棋。

当然,换个角度来说,电信退网 CDMA 也是很迫切的一个需求。

CDMA 的专利费抛开不说,它所带来的的维护成本压力,一直困扰着电信的发展。CDMA 还占据着宝贵的频率资源,这也制约了电信的网络升级,甚至是 5G 战略。

手心手背都是肉。摆在电信面前的选择,并不容易。

不管怎么说,时代的车轮要向前滚动,新主角不断出现,旧主角也要懂得在合适的时机谢幕。这是时代发展的规律。

CDMA 已经很好地扮演了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是时候告别历史舞台了。

再见了,CDMA!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