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再无“公主”

刚过完 95 岁生日,仍保持着高营收的迪士尼,手上最值钱的资产是什么?

IP。

迪士尼乐园贩卖的,其实是与公主和唐老鸭一同在城堡里生活的童话梦,这需要大量角色支撑。翻看迪士尼影业近年的上映作品,也处处可见旧系列的续作,如《超人总动员》、《无敌破坏王》《赛车总动员》等。其中也不乏动画电影的真人翻拍版。

从 2010 年《爱丽丝梦游仙境》3D 真人版票房奥斯卡双收之后,迪士尼就走上了翻拍经典动画电影的“不归路”。近年已上映的有《灰姑娘》《美女与野兽》,今年有《小飞象》《狮子王》,以及近日刚上映的《阿拉丁》。

黑帮动作片导演+迪士尼公主

说起迪士尼公主,我们很容易联想到的元素有:梦幻城堡、娇滴滴的小公主、英俊勇敢的王子、嫉妒心重的邪恶女性反派等。

《阿拉丁》和这些元素基本都不沾边。单从画风上来看,这部电影就和其他公主电影相距甚远。

和动画版同样,形式是音乐电影,其他大部分剧情也延续了动画版的设定。但在具体的结构、画面和运镜上,真人《阿拉丁》做了不少改编。

导演是盖·里奇,就是那个拍了《两杆大烟枪》《偷拐抢骗》《大侦探福尔摩斯》,钟爱于犯罪、悬疑、动作片的硬核导演。因此,你可以在这部电影中看到不少打斗追逐的动作镜头。

阿拉丁在市井中长大,以偷东西为生,被城管追赶是常有的事。开场便是闹市追逐,这一段与动画版相比增加了不少篇幅,逃跑的路线也更加丰富。阿拉丁带着公主在屋顶上跑酷,同样的拍摄手法在《刺客信条》《海王》中都可以看到。

后半段主角与反派贾方争抢神灯部分,也从宫殿内延伸到了市区,加上众多士兵参与追逐、魔毯和鹦鹉的参与,这部分动作镜头贯穿了地面、空中、屋檐下等几个场景。

与动画版相比,这部电影的改编几乎都是用于拍摄动作戏讨好观众眼睛。另外,故事地点在阿拉伯,因此也加进了许多五彩斑斓的场景和跳舞镜头,画面色彩饱和度高,异域风情更浓。

总体而言,这是一部节奏轻松愉快、画面色彩讨喜、带有动作镜头的爱情歌舞电影。

除了视觉效果之外,对动画的另一部分改编则是针对角色的设定。

《阿拉丁》的动画版赋予了灯神自主意识,让灯神有善恶观、会选择朋友。在真人版电影中,灯神变得更像人了,甚至有了感情线。另一方面,有主见的茉莉公主,在这部电影中变得更加强大且独立。

成为另一种 Queen

《阿拉丁》动画版于 1992 年上映,在当时,茉莉就已经是众多迪士尼公主中尤为特殊的存在:有色人种、有主见、略叛逆、宠物还是一只大老虎。

与其他肤白胜雪、喜欢和小鸟说话、不是任由被欺负就是全程睡觉的公主们相比,茉莉公主简直就是独立清新不做作的新女性代言人。

但她身上依然存在着刻板印象和被压制的影子。在贾方造反时,茉莉能做的就是等待阿拉丁来救自己,而她为了分散贾方注意力时采用的手段是:脱衣服色诱、告白、接吻。

有主见如茉莉公主,关键时刻还是只能靠自己的外貌和性吸引力来辅助男性。另一方面,这里茉莉公主的自主意识,只局限于选择丈夫这一件事上,仍然没有逃离“女人最重要的是嫁个好丈夫”的怪圈。

而在新的真人电影中,茉莉公主的烦恼不再仅仅是“我想自己选择丈夫”,而是“为什么我不能当国王”。

她对父亲抱怨,自己从小阅览群书,就是为了成为国王做知识储备,为什么只能选个异国王子来继承王位;在反派贾方造反时,她利用聪明智慧做出了实质性的努力,鼓励指挥官突破规则勇敢维护真正的王;争夺神灯部分,她也有了更多的主动行为,第一个从贾方手中抢过神灯,与阿拉丁一同参与战斗躲避追杀。

这在迪士尼公主系列中,无疑是具有开创性的。公主的成长路径,不再只有王后一条路,也可以是女王。

其实女性角色的定位,在迪士尼近年的电影中已早有改变。

2012 年《勇敢传说》,Merida 不愿成为人们刻板印象中的端庄闺秀早早出嫁,反而个性外向喜欢射箭;2013 年《冰雪奇缘》,公主成为女王,王子不再是救世主,而是懦弱自私的反派;2016 年《海洋奇缘》,莫阿娜独自踏上航海之旅冒险。

去年底上映的《无敌破坏王2》中,迪士尼公主们同框,并自嘲“如果人们普遍认为你什么事也不会,但会有一个男性角色来拯救你,那你就是公主”;在刚刚下线的《复仇者联盟4》中,漫威也特意安排了一组女英雄战斗的同框画面。

回顾迪士尼往年所有公主系列作品,其中女性角色的形象都恰好对应不同时期的性别观念,《阿拉丁》的动画和真人版对比恰好映射了这一改变。与 20 年代初相比,如今的女性对自己人生的选择权要求变得更高,不再只局限于自主挑选丈夫,还希望拥有与男性平等的权利和职业选择。

等着被王子拯救的公主时代已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对理想女性的要求。2016 年 10 月,迪士尼更新了十条“公主准则”,分别是:

关心他人;健康生活;分清对错;诚实;值得信赖;相信自己;忠诚;不以貌取人;尽你所能;永不放弃。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