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直播带货,抢红包翻车居然是因为它!

罗老师前两天直播带货,并且为抖音带来了第一个销量破亿的记录。

本来看这场直播,我只想专心听听罗老师的单口相声,顺带嗑着瓜子再抢点又便宜又好的货。

但是,在看的过程中,职业病却突然发作,身不由己的发现了一个无伤大雅却又至关重要的小问题。

那就是:当听到罗老师说“还有 15 秒红包开抢!”的时候,我的手机屏幕上显示已经进入最后 1 秒倒计时!这好消息实在让我猝不及防,红包自然也是没有抢到的......

那么,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我抢红包翻车呢?

是因为直播卡住了?还是因为我的手速太慢?

都不是!!!

原因在直播的音视频解决方案上。

事实上,直播平台采用的音视频传输技术,通常有两种:CDN(Content Delivery Network,内容分发网络)和 RTC(Real-time Communications,实时音视频)。

CDN 采用的是 TCP 传输,一般延时在 5-15 秒,也就是说,主播说话之后 5-15 秒,观众端才能听和看见主播说的内容。CDN 适用于对互动要求没那么高的直播场景,例如单主播直播、大班课、赛事直播、演唱会直播等。

而刚刚提到的两个问题,正是因为直播平台在单主播直播的时候,采用的是 CDN 技术, 发红包的消息经罗老师口播 10 秒左右之后,我才听到这个至关重要的抢红包提醒 ,这个时长是在 CDN 技术的正常延时范围内,但是对于竞争激烈的抢红包,我确实是来不及准备的。

关于抢红包,此前还出过一个热搜“李佳琦眼眶红了”,说的就是李佳琦在直播间发红包,但是员工仗着延时优势抢红包,结果是那名员工流泪道歉,李佳琦现场也红了眼眶。

众所周知,抢红包这件事情,抢得越多越好。但 前提是,能抢到

在单主播直播的情况下,一般是主播在讲,观众在发文字和礼物互动,拥有 10 秒左右的延迟,对交流的影响并不是特别大。在这样的场景下,发红包也是偶发情况 ,所以在这种场景下用 CDN 还是能够保证直播这类产品的娱乐互动的。

但是,涉及到主播连麦pk、在线教育、视频会议这类强调实时且高互动的场景,10 秒延时是无法顺畅沟通的,用什么技术方案更好呢?

答案就是,RTC。

RTC 技术采用了 UDP 传输,延时在毫秒级别,适用于 强互动场景 ,比如直播连麦、直播PK、一对一教学、视频会议、音视频电话等。

在直播平台,通常单主播直播用 CDN,那么在用到连麦和PK这种场景的时候,则会选择用 RTC。因为连麦和 PK ,通常是需要主播与主播、主播与观众之间的实时互动和深度沟通,别说 10 秒延时了,就算是 1 秒的延时都无法顺畅沟通。这个时候,RTC 技术就是不二之选。

而声网经过长期的 RTC 技术积累,基于独家的 SD-RTN™ 全球传输网络的优势,结合智能动态路由和 Last mile 算法,在互动的超低延时上已经做到了业内领先水平, 实现通话低于 400ms 延时,直播低于 800ms 延时

试想,如果罗老师口播提醒的同时,我就能够实时听到”红包预警“,凭我的手速,会抢不到红包?

当然,技术无优劣,关键看场景。重在观看可选 CDN ,重在互动的则 RTC。

声网为直播行业赋能 RTC 实时音视频能力,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在国内,陌陌、Blued、Bilibili、触手、斗鱼、虎牙、荔枝、伊对.....这些知名社交直播平台的背后,都是声网Agora在提供实时音视频方面的赋能及技术支持。在海外,Meetme、Hike、Gravy、Jaumo 等众多知名社交直播应用也在使用声网的解决方案。

疫情期间,宅在家里看直播、玩游戏,已经成为了既安全、又能舒缓情绪的正常社交活动。百度发布数据显示,疫情期间,“直播”的用户搜索总量环比疫情之前增长 120% 。疫情期间,声网国内社交直播的分钟数峰值也因此得到了翻倍的增长,平台日均通话分钟数达 15.6 亿分钟(换算成按流计时为 62.4 亿分钟/日)。

最后的最后:罗老师此次直播的 slogan 是“不赚钱交个朋友”。但相比起罗老师这次采用的 主播讲观众听 模式, 和其他主播进行连麦PK 更易引起共鸣、灵感更易碰撞出火花,实在是一种不可或缺的交朋友方式呢!

不知道在将来的某一天,是否能有幸看到罗老师和李佳琦同框连麦互动一把?

文:致力于让爸妈也能看懂 RTC 的 哞哞

图:致力于设计出“五彩斑斓的黑”的 小瑾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