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顿后的小红书,分享社区还是种草乐园?

前情提要

“小红书”作为一个拥有过亿用户量的APP,有着包含美妆、美食、健身、旅行、萌宠、教育、婚礼等44个板块,被很多plmm称为生活的“红宝书”。不过与追捧相伴的,还有它贩卖假货、充斥虚假笔记等等争议。为了解决这些问题,5月10日至6月10日,小红书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整顿。那么整顿后的小红书变什么样了?能像它号称的那样帮我们找到想要的生活吗?

作者 | 罗诗婷

编辑| 珲哥

KOL大清洗

5月10日小红书发布了《品牌合作人平台升级说明》,开启了为期1个月的铁腕整顿。整顿的核心是对平台上的有品牌合作的博主(也称为KOL)进行“肃清”,提高准入门槛。就在说明出台的第二天早上,洛蛋蛋如往常一样打开小红书的后台账号,却吃惊地发现,自己已经被取消了品牌合作人的资格,这意味着她再也不能接品牌商的广告了。

更让洛蛋蛋在情感上难以接受的是小红书平台体现出来的“专横”——品牌合作人的标准怎么能说改就改,资格说撤就撤呢!

其实如洛蛋蛋一般遭遇的博主,数量远不止小红书官方所说的3000人。根据公众号“Tech星球”拿到的后台数据,在5月10日,博主的认证数量有17083位,而仅仅一周之后就降至5512位。其对博主“清洗”的“惨烈程度”,被戏谑为灭霸打了一个响指。

缘何动手?

了解小红书的运营模式,大概就能看出端倪。

在小红书这个平台中,主要存在四个角色,一是博主,二是小红书上的重要金主——各大品牌商,品牌方通过在小红书上投放广告,来吸引顾客。在博主和品牌方之间存在的中介MCN机构,此外,消费者也是小红书上的重要一方,消费者可能通过博主直接购买,也可以通过小红书里的“商城”购买,或者是被“种草”后在其它平台购买。总之,广告收入和销售收入基本上就构成了小红书的主要收入。

当然,小红书这次的整顿,绝不仅仅是过滤低质量广告和虚假笔记那么简单,更长远的是为了商业利益。小红书本质上就是一个需要利润追求利润的商业机构,即便它的商业变现模式还不是很成熟。从较为理想化的一面来看,有品牌合作人资质的博主数量的锐减,会使高质量的品牌合作人更加稀缺;平台内容质量的提高,会提升小红书的信誉度,巩固小红书的立身之本;自身MCN的推出,对博主管控力度的增强,可以使小红书在商业变现中有更多的自主性。所有这些对小红书未来的盈利和发展都是有好处的。

当然,这只是理想化的一面,整顿也会带来其它的副作用。

那么,对于我们普通用户来说,这次整顿后的小红书能帮我们找到想要的生活吗?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李佳琦OMG!

不到一年后的今天,李佳琦在小红书上发了177篇笔记,有了将近600万粉丝、超过800万获赞和收藏。虽然李佳琦现象级IP主要是依靠抖音的小视频爆发的,但这样的带货大V也是小红书的渴望。精致的猪猪女孩们纷纷表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李佳琦OMG!

但问题是,你需要这么多支口红吗?

“美好生活的引导者”or 虚假欲望的制造者?这是我们所要思考的小红书——也是我们面对一切自称UGC社区实则潜在推销现场的平台都要思索的问题。

作为一个自幼齿弱多病的娃,一次在跟朋友分享起口腔护理时,对各种口腔护理产品侃侃而谈。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还是用的最普通的牙刷,而在大学毕业后的短短几年,冲牙器,机械式的和超声波式的电动牙刷、智齿刷、齿间刷等等一应俱全,有时我会问自己,我需要那么多的器械帮助自己吗?这些也都不是牙医推荐我买的,而是被网络上各种笔记和广告种草的呀!

还有一些令人困惑的事情,其实连洛蛋蛋这样利益相关的美妆博主也感到迷惘。例如,每天洗完脸就要涂上三种护肤品,对年轻女孩来说,这样保养是否太过度了呢?还是说保养就要趁早呢?商家就不能把三样东西合并成一样吗?为什么要那么麻烦?为什么还要推荐满脸痘痘每天涂厚厚的脂粉,不让皮肤自然呼吸一下呢?为什么不能早睡一点、生活规律一点,偏要用死贵的眼霜去除黑眼圈呢?

真不知道这样的消费是究竟是被唤起的还是真的被我们所需要的。

西方经济学里有一对重要的概念叫“供给——需求”,其中的需求是指,消费者在一定价格条件下对商品的需要量。包括两个条件,即消费者愿意购买和有支付能力。在生产力迅速发展,供给能力大大提升的情况下,当我们的真实的或虚假的购买意愿被激起,琳琅满目的信用消费产品(如蚂蚁花呗、借呗、京东白条等)的出现,又不断增大我们支付能力的时候,我们的需求似乎更加无限扩张了,在疯狂的种草中丧失理智,消费也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再联想到近几年因为购买奢侈品陷入裸贷、校园贷陷阱的案例,也许真的应该好好审视自己的一系列购物欲的兴起和消费行为了。

实际上,在小红书、抖音等披着“社区”外衣的平台上,我们可能更加深陷于此。

△图片来源:网络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