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慈善变营销,巴菲特午餐今年还约不约?

位于纽约曼哈顿中城的 Smith & Wollensky 是美国顶尖的牛排餐厅,这里也是巴菲特每年招待拍下慈善午宴客人的用餐地,不过,这栋绿白小房子大概等不来今年的客人了,在以创纪录的 3000 多万人民币拍下 2019 年巴菲特午餐仅过了 1 个半月,孙宇晨便宣布不去了,理由是得了肾结石。

虽然后来波场基金会澄清说午餐会只是延期,并没有取消,但「20 年来第一次放巴菲特鸽子的人」的名号已成了孙宇晨的新头衔。

巴菲特午餐是一项始于 2000 年的慈善拍卖,拍卖所得全数捐赠给格莱德基金会。最初这是巴菲特已故的妻子苏珊的设想,她在这家致力于救济无家可归之人的基金会当了 15 年义工后,人们才知道她竟然是股神的妻子。

▲ 图片来自: Mitch Broder’s Vintage New York

坊间爱把 Smith & Wollensky 冠以「巴菲特最爱的餐厅」的名号,但巴菲特选中该餐厅并不是有多爱它家的牛排,只是因为餐厅创始人 Alan Stillman 主动给巴菲特打电话提出只要对方把慈善午餐安排在自己餐厅,他就向格莱德基金会捐款。于是从 2004 年起,Smith & Wollensky 成了巴菲特午餐的御用餐厅,Stillman 每年至少向格莱德基金会捐出 1 万美元。吃个慈善午餐都不放过「薅羊毛」的机会,这倒是很符合巴菲特一贯的「抠门」作派。

不过也有例外,曾于 2010 和 2011 连续两年拍得巴菲特午餐的 Ted Weschler 就不愿意在 Smith & Wollensky 用餐,他成功说服巴菲特把午餐改成晚餐,并把用餐地点选在了巴菲特的家乡奥马哈一家名为 Piccolo 的意大利牛排餐厅,这家倒是名副其实的「巴菲特最爱餐厅」,不过已经于 2016 年关张。

▲  图片来自: Omaha World-Herald

Ted Weschler 拍下这两顿午餐的价格分别为 2,626,311 美元和 2,626,411 美元,而这笔投资早已收到了回报,因为和第二次用餐仅隔了一年,Ted Weschler 就加入了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公司担任投资经理。

但与其说 Weschler 是幸运儿,倒不如说是实力使然。Weschler 本人一直是巴菲特投资理念的忠实信奉者,而他在半岛资本的出色业绩(2000 年到 2011 年投资者的资产涨了 1236%)也引起了巴菲特的兴趣,后者在第二顿晚餐的饭桌上向他发出工作邀请,次年他即因优秀的投资业绩获得 5000 万美元奖金,因此有人称拍下巴菲特午餐才是对冲基金经理做的最英明的投资决策。

事实上,由于 Ebay 不显示竞拍者完整账号,大部分竞拍者的身份都未公开,即使是 Weschler 也是在加入伯克希尔后才被《财富》杂志挖出了这段轶事,相比之下,4 位拍下过巴菲特午餐的中国人可就高调得多。

那些年和巴菲特吃过午饭的中国人

2006 年,已卸任步步高董事长的段永平以 62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496 万)拍得巴菲特午餐,成为第一个和巴老吃饭的的中国人,也让这项拍卖活动开始进入国人视野。

▲ 巴菲特与段永平 图片来自网络

彼时段永平是以名下基金会的名义赴宴的,因此招受了不少骂声,指责他身为中国人去把钱拿去国外做慈善,对此段永平解释说对于已经取得绿卡的人来说,美国不算国外,而且自己每年在中国也捐了不少钱。当时段永平最为人称道的一笔投资是以不到每股 1 美元的价格买进了 205 万股网易股票,最终网易股价超过 70 美元,为他带来超过 1 亿美元回报,因为这一神来之笔,段永平也被誉为「中国巴菲特」。

不过,当 12 年后段永平和巴菲特这顿饭再次被人提起,已经和网易没什么关系,而是因为他当时带去饭局的黄峥。多年以后,当黄峥以拼多多创始人的身份被人们熟知时,也被冠以「段永平弟子」的称号。

段永平拉开了中国人参与巴菲特午餐拍卖的大幕,如果说已处于半退隐状态的段永平还能看出是抱着向投资导师请教和致敬的心态,那么后来三位中国企业家拍下这顿午餐,可就是各怀心事。

▲ 巴菲特与赵丹阳 图片来自: finance.sina.com.cn

2 年之后,赤子之心中国成长投资基金总经理赵丹阳成了第二位赢得了与巴菲特共进午餐机会的中国人。在这顿午饭之前,赵丹阳也有几个名号,因在旗下私募基金在熊市实现 25% 高收益得名「熊市牛人」,又因在 2005 年-2007 年 A 股正逢牛市时未跑赢大盘并在 2008 年 1 月将旗下五只信托基金集体清盘,被嘲笑为「牛市熊人」,结果却成功躲过了 2008 年的股灾,堪称 A 股传奇。

赵丹阳花了 211 万美元拍得巴菲特午餐,直接将上一年度的成交价翻了 2 倍,也是巴菲特午餐首次突破百万美元,这笔投资很快就收到了回报。他在午餐席间向对方推荐了自己重仓的物美商业股票,并在采访中声称巴菲特表示「会考虑」,巴老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物美股票连续 3 个交易日大涨近 20%,赵丹阳账面盈利达到了 1680 万美元,尽管赵丹阳否认了外界对他精心布局借巴菲特名头操纵股价的质疑,但意识到被套路的巴菲特午餐后来多了个规矩,即不谈个股。

如今的赵丹阳依然活跃在投资界,只不过他的两只基金去年表现并不好,亏损都超过 18%,但成立至今的累计回报率依然可观,他每年也都会效仿巴菲特写《致投资者的一封信》。

▲ 2000 年第一位中标者只花了 2.5 万美元 图片来自: Business Weekly

巴菲特的光环也不是万能的,如果孙宇晨知道上一位与巴菲特吃饭的中国人的下场,可能按下竞拍按钮前会再考虑一下。2015 年,天神娱乐董事长朱晔以 234 万美元(约 1500 万元人民币)拍下巴菲特午餐,他的公司曾出品过《傲剑》、《飞升》、《傲剑 2》、《梦幻 Q 仙》等爆款游戏,2014 年借壳上市后市值一度超过 200 亿元,这大概也是他敢在饭桌上向巴菲特夸口「我做实业还行,炒股不行」的底气所在,不料 3 年后就打脸了。2019 年 1 月,天神娱乐发布公告称 2018 年预计亏损近 80 亿元,股价随即跌停,市值缩水至 39.71 亿,近日其债券更是被评级机构下设至属于「垃圾债」的 BB 级,天神娱乐成了「天雷娱乐」。

▲朱晔与巴菲特的合影 图片来自: 《中国日报》

至于朱晔本人,早在去年 5 月就被证监会以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为由立案调查。

当然,朱晔可能不是下场最惨的,好歹还和巴菲特吃过饭还合了影,花了刷新纪录的 4567888 美元(折合人民币约 3154.03 万元)的孙宇晨连巴菲特的面都没见着,就已经一病二边控三被建议立案了。在此之前,自诩为「马云门徒」的孙宇晨还只是在币圈以炒作和抄袭著称,而拍下巴菲特午餐则助他成功「出圈」,虽然骂声不断,但知名度也上了一个台阶,还差点演变成「花样作死」的闹剧。之所以说是「差点」,是因为边控传闻传出后,孙宇晨态度来了个 180 度转弯,发了一封道歉信承认自己的行为是「恶俗炒作与营销」,但只字不提他的波场割韭菜的本质和「陪我」应用涉黄涉赌,实在很难让人相信道歉的诚意。

过去 20 年间,巴菲特午宴已为格莱德基金会筹集约善款约 3.42 亿美元,但这当中有多少是真心实意的捐款,又有多少是为自我推销交的「广告费」呢?

题图来自:电影《西红市首富》截图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