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屏全面取代物理按键,背后隐藏着代价

编者按:车载娱乐系统的触摸屏似乎代表了未来的选择,但其潜在的代价却不容忽视。本文作者 Amber Case ,原文标题 The Hidden Cost of Touchscreens

2012年,我在一次汽车会议上试用了一款全新的豪华车,设计风格是欧洲的极简主义。在我试着打开车载娱乐系统之前,一切都没什么不对劲。车载娱乐系统看上去是一块反光的长方形玻璃,触屏软件异常笨拙笨拙的,我花了五步把手机和汽车配对,而且还是在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显示器上的情况下才搞清楚的。整个系统也没有实体按钮——比如开关或者调解音量的按钮。我完全没法想象在晚上开着它开车会是什么感觉。

我向旁边的人表达了我的失望:“我真不敢相信,这家公司竟然出这种岔子!”这就好像整个系统是在理想的实验室条件下设计的,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在路上问问司机的感受。

最初,旁边的男人还在嘲笑我。但后来他道了歉,还把名片给了我。事实证明,他是公司的管理人士。

Tesla’2012年触屏装置(来源 Car Connection

“触摸屏的问题我们难辞其咎”,他承认,“我们从未在路上测试过。”显然,管理层确信车载娱乐触屏系统的蓝色矩形触屏界面是“未来”之所在,以至于公司在发布它之前甚至都懒得在路上先试验一下。毕竟,Tesla最近的首次亮相广受赞誉——这是其首款拥有类似触摸屏系统的车型。既然这家新公司的汽车正在量产,要想挽回损失需要多年的时间。

触摸屏的危险性

实体界面对于汽车的可用性至关重要。操作依赖于简单的一瞥或肌肉记忆。相比之下,触摸屏迫使司机去不得不在驾驶的过程中分神。屏幕上的按钮不在固定位置,抑制了司机们肌肉记忆和查找的能力。这些都增加了驾驶的危险。

在潜在危险情况下被反复使用的界面不该是基于触摸屏的。如果必须使用触摸屏,那么它应该嵌入一组固定的实体按钮,这些按钮支持肌肉记忆,易于操作。

车载界面现在怎么样呢?五年后,我们发现一些车型坚持使用实体按钮和刻度盘,这让我们松了一口气。

除了安全方面的考虑之外,实体控制还能提高生产率。当我大学期间在邮件收发室工作时,我是用一个非常难看的、键盘操纵的系统处理包裹的。我在一天之内学会了怎么用那玩意儿。它能快速处理密度巨大的数据,就像高中生在微积分课上使用图形计算器一样,这些实体元件可以辅助我们的工作,却不会分散我们的注意力。

触摸屏当然也没什么可怕的。在正确的情况下,它们非常有用,比如在与服务相关的行业中已经非常普遍,但这些屏幕通常都有颜色编码和专业的软件,但它们不应该用于移动中的汽车!

服务行业中的图像触摸屏举例

一些基本的设计原则,触摸屏设计完全可以采用。比如不同的颜色编码会减少反应的时间——习惯成自然嘛。而大脑对图像编码的处理则需要更长的时间,而缺乏对比会让人困惑,因为大脑还得费劲儿把某一样东西跟其他东西区别开来。当这种看起来差不多的图片很多时,服务人员必须依靠位置和肌肉记忆来加快效率。

丑陋但实用的POS系统:色彩区分,对比强烈,耗时甚少,便于操作

当我在食品服务业和邮件收发室工作时,更难看的触摸屏总是更容易使用。它们用明亮的、对比鲜明的颜色编码,使数字或物品之间的区别非常明显。我发现颜色的使用减少了错误,我通常只看一眼界面就会点击正确的项目。过了一段时间后,提交订单或打印收据之前,我只会在过程结束时才检查一下看看屏幕上有没有错误。

大多数触摸屏界面都不使用高对比度的颜色或固定的实体按钮来实现基本的功能。这让我们在开车时分散注意力去寻找正确的按钮,或者让沮丧的乘客通过蓝牙连接手机,这无疑都增加了驾驶时的危险性。

但是还有一点需要注意,如果图像看起来太相似,那在处理订单的时候仍然有可能犯错。我知道有一些咖啡店特意用高对比度的卡通人物代替了店里产品的图片。这是一种既适合员工又适合客户的策略。

触摸屏的低效性

我们会看到实体界面的回归吗?我当然希望如此。虽然实体界面并不适用于所有情况,但它们确实迫使设计者做出永久性的决定。而且,由于实体按钮的放置必须做出特定的选择,因此很难设计出没法使用的接口。一次设计,一锤定音。但触摸界面却可以快速地改变内容——因而世界上就到处都是变来变去的屏幕和一脸迷茫的用户。

上周,我家附近的杂货店用触摸屏取代了所有基于键盘的机器。现在,店里的工作人员们必须花更多的时间来查看屏幕,然后点击一些不同的图片以选择正确的商品。除了降低生产力,设计不佳的系统也让工作人员们不满意。我过去常常看到经验丰富的工作人员熟练地将产品的PLU编码输入键盘。他们一只手装水果,另一只手打字。这种精准和记性常常让他们引以为傲。现在,这份荣誉感已经荡然无存。更糟糕的是,新的屏幕需要不同程度的聚焦,这使得一些工作人员很难阅读屏幕上的东西。我看到很多工作人员在点击正确的产品图像之前得把眼镜先摘下来才能仔细观察显示屏。我甚至发现他们会代表机器道歉。

我问一位收银员,他是否认为自己能像使用实体机器一样,在触摸屏上感受到同样的“舒适”。

“绝对不会”,他抱怨道,“因为我刚刚熟悉这套软件时候,他们就会给我换那套了。”

这些问题只是暗示了触摸屏固有的问题。在后续的文章中,我们将研究它们如何进一步加剧我们在自动化崛起中已经看到的社会摩擦。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